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7152e2882bd319ef26e356814a335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100章一戰

新林鎮外,陰風陣陣,就連高懸的太陽,也在此刻不知為何照不透那一抹黑雲,彷彿在那黑雲之下的森森鬼氣中,有著不容於光明的神罰之地。

在此處不遠的地方,一片祥和的地下,正傳出陣陣越發急促的喘息,就好似一頭壓抑已久的魔獸,此刻正不情願的被誰給勾動起來。

那已塵封多年嗜血成狂的內心,此刻悄悄的在泥土下睜開了一雙猩紅的眸子,力量在此刻此時此地,僅僅隻需要依賴這一抹赤色,就足以宣誓他的強橫與霸道。

隨著一聲暴動,本就破敗的地麵炸裂開來,四散飛落的殘渣好像空氣中的灰塵一般安靜,冇有一人察覺此處的變化。

隨著那荒蕪之地的坑洞內緩緩伸出一隻手掌,那已經彆於常人的血肉之軀此刻是如此的蒼白與虛弱。

可當他輕輕把手扒在地上的大地之時,那原本被遠處吸引而有些不時瑟瑟發抖的土地好似突然化作一頭溫順的驢一樣變的安靜,聽話。

他出來了,看著遠處那陣陣呼喚著自己身心的陰暗角落,他的內心在止不住的狂喜,儘管麵目已然難以辨認,甚至有些讓人難以入目。

可那雙泛著紅光的眼睛在渴望,因為渴望,所以他靜靜看著那個地方。

就在此時此刻,頭頂的高天之上,穿過一片片厚重的陰雲,在浩瀚無垠的蒼穹虛空之間,一顆不起眼的星球正在緩緩遊動,可它太遠了,遠到誰也冇有察覺。

“啊!”

一聲嘶吼,響徹天地,但聲音雖然恐怖,卻還保留著一絲人性的慈悲。

他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然後輕輕握了幾下,這股陌生的適應感他不知該怎麼形容。

“已經屬於我了嗎?”

喃喃自語一句話,他抬起雙眼,輕輕的看著那正在遠處召喚自己的聲音,在那陰風聚集鬼氣肆意的地方,正散發著一股叫人不容抗拒的香味。而此刻的他就如同一頭饑餓的野獸嗅到了血腥的痕跡一般。

接著,他朝著那個地方邁出了腳步。

此時的戰場之上,緣隨雲已經被那兩個法寶逼的走投無路,雙眼中流出的血痕正宣誓著他的不甘與倔強。可即便如此,看著他那不斷極速起伏的胸口,也可以知道,他根本頂不了多久了。

而在另一邊,朱若為已經麵色刷白的滿頭冷汗,那頭頂的鈴聲好似催命符一般不斷催促著已經開始揪拽他心臟的那一股股哀怨聲音。

此刻的他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現在體內的正是那日在血池內吸收的東西,可現在麵對如此情況,他又不能運起攝魂心法來鎮撫內心,一是擔心如果自己運起心法,怕這魂魄被對方拘了去,再就是現在有太多其他人在場,萬一被他們察覺出不對,那以後的麻煩自然不會少。

想到此處,他隻能死死的將身子撐在那白劍上,隻求自己能多忍一點是一點了。

而除了這兩人,其餘的長青穀四人和兩個女子也是早已難過非常,現在都快到強弩之末。

緣隨雲看著大家這樣痛苦,心中也是知曉如果這樣繼續下去,隻怕大家都難逃一死。想到此處,不若另尋他法。

“喂,長青穀的,你們還行嗎?”

緣隨雲喘著氣喊了一聲身後的兩人,可那兩個傢夥其中一個因為傷口早已虛弱不堪,而此刻的另一人也是口鼻出血,再無力迴應了。

“若為!”

緣隨雲扯著嗓子叫了一聲,可此刻的四下風聲太急,他的聲音轉眼就被帶走消散,如此關頭,放眼此刻本就如同幽冥一路的四下,緣隨雲不禁心中感歎,真是倒黴,兩次下山竟然都遇上這些就死一生之事。

可看著頭頂那法寶不斷散發出的刺耳聲音,還有遠處陣陣吸動體內心神的三個深邃黑洞,他心中知道,不論如何,也要博上一博,要不然,可真就要命喪此處了。

“嘿嘿,恭喜大哥,恭喜大哥,再過一會,這幾個小崽子就死定了!”

一旁的古三一臉興奮的向身旁男子道賀,那男子也是一臉的高興,忍不住看向幾個被困之人道

“也是冇想到,這兩個年輕小子居然本事不小,能撐到現在,哼哼,不過,還是難逃我手”

“嘿嘿,王大哥果然是我千玄門頭把交椅,日後做上門主指日可待啊”

對方聽後,也是哈哈一笑,一臉的得意。見對方這般高興,那古三立刻趁勢追擊不好意思的搓著手說道

“隻是,小弟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聽到此話,對方輕輕撇過眼看向對方,見他正不斷撮弄著雙手一臉貪婪的盯著遠處那兩個女子。

“冇出息,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說完,不屑的冷哼一聲,但,還是同意了。得了這個結果的古三自然歡喜異常,雙眼貪婪的放著精光瞪著那黃衣女子的身形。

也正在此時,朱若為好似再也頂不住了,他的耳朵中不斷流出黑色的血絲,身子一軟,整個人原本靠劍勉強支撐的身子此刻悄然趴在地上。而朱若為一倒,他身後的黃衣女子也是隨即兩眼一白暈了過去。隻剩曼奴發出一聲擔憂的驚呼。

餘光掃見不遠處的變化,緣隨雲麵色大驚,而這份驚擾被頭頂的鈴聲一催忽然就隻覺渾身刺疼男人團,立刻就讓他難以忍受的手背暴起青筋死死攥緊了劍柄。

眼見敵方就要得逞,此時的場內忽然生出變化。

在冇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他來了,隻是睜著一雙渴望的眼睛看著似處。

但,很快他失望了。孤零零的身影在平靜中走入眾目睽睽之下,他回看看著四處,雙方的死活都不能引起他的半分注意。他就像一個孤零零迷路的孩子,站在這鬼泣森森的環境中,頭頂的鈴聲雖然一再告知著四處靈魂的歸途,可他,卻不在被邀請的行列。

看著場中這個好似無事之人的存在,千玄門一眾的神色都是一驚,他們不可置信的看著場上的身影,可當看清那張臉時,驚愕還是讓所有人心中一震。

“王大哥,這個傢夥從哪冒出來的”

一旁男子也是一臉不解的麵漏難色,心中的疑惑讓他不時看向兩處正在熠熠生輝的法寶,可他卻始終想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但眼下這多出之人,讓他意識到,萬不可再拖下去,指不定一會又招來些個什麼人。

想到此處,那男子,猛的雙手結印催動寶塔的鈴聲越發響亮。

而這,卻是讓本就熬不住的一乾人等徹底打碎了最後防線,幾乎所有人的七竅中都流出了血跡。

可令眾人冇想到的是,好像被這鈴聲饒的頭疼,就見那被困之下的怪人一聲怒斥

“吵死了”

隨即,大手一揮,那催魂斷腸的鈴聲轉眼就不再了,一併消失的,還有那滿天陰雲。

空中的三個漩渦消失了,解龍劍也一併落下,但隨即就被它的主人一把接住。千玄門一眾呆呆的看著四處逐漸明朗的顏色,還有那古怪強橫的陌生之人,臉上:不免多了幾絲畏懼。

僥倖不死的緣隨雲看著這生出的變故,一把抹掉臉上血跡,卻顧不得其他,急忙催動睏乏的身子掙紮著爬向不遠處的朱若為三人。

“這是個什麼垃圾!”

隻見那怪人輕輕看著手中的精緻寶塔,眼中滿是不屑的自言自語起來。

“混蛋,快把法寶還給我”

眼見自己寶物被奪,那寶物主人也顧不得什麼害怕,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

可那怪人卻是全不在意,仔細看了幾看手中物品後,一臉不屑的將眼光掃了過去。

隻是一眼,那人居然就哆哆嗦嗦的雙腿發軟,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居然直接跪了下去。整個人的五官也失去了剛纔的強橫與自信,此刻好像一灘軟泥一樣低著頭,隻剩本能的沉默著,好似正在無言的求饒。

而發覺帶頭之人這副狼狽模樣,幾個膽小的嘍囉心中已然感知不妙,他們掙紮著就要轉身逃走。可隻見黑光一閃,頃刻間,身首異處。

看著血淋淋的一幕,那已經轉過身的古三臉頰肌肉輕輕跳了幾下,而後雙眼望著一臉平靜的今一尷尬笑道

“嘿…嘿.師弟好手段啊,我…我…正要這麼做呢”

可今一卻不看他一眼,隻是輕輕走到跪在那裡的男子之處,然後伸手輕輕扶起了滿頭大汗的對方,看那蒼白的臉頰虛脫的模樣好似生了大病一般。

而對方被這結實的胳膊扶了起來之後,也是麵色遲疑的抬起了頭。看著那張直視前方的堅毅麵容,他的心中好似有了幾分底氣。

可還未等他開口,黑劍已經在沉默間帶著驚濤駭浪之勢劈了過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