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零三三年。

白髮蒼蒼的周於峰見證了華夏的崛起,這個民族的繁榮昌盛,包括國有企業花朵通訊的強大科技創新能力,以及人們對科技研發的熱衷。

可週於峰的心始終是孤單伶仃的,小朵在這一年的四月份,因病離開了他。

葬禮的時候,周於峰幾乎全程冇有言語,在下朵下葬之後,一個人去了遠方,籬笆小院。

一個老年人的獨處,生活總歸是煎熬的,尤其還習慣了小朵的伺候,水池裡永遠都有冇涮洗的碗筷,家裡亂得厲害。

小虎和狗剩,經常來幫父親打掃籬笆小院,哀求著雇幾個保姆來伺候老父親,可被周於峰態度強硬地回絕了,小朵不喜歡家裡有外人。

父親明顯不對勁,甚至都厭煩與他人說話,自從母親離世後,冇見過父親落淚。

“都快走吧。”

周於峰煩躁地吼了起來,小虎和狗剩也隻能是擔心地離開,知道父親的脾性。

之後,周於峰就坐在窗戶旁,癡癡地望著籬笆小院。

“呼隆隆”

整片天都黑了下來,夾雜著電閃雷鳴,一場大雨即將來臨,可週於峰卻起身走到了籬笆小院,感受著風中熟悉的氣息。

這個時候,我的呆妹又要往家裡收拾衣服了,還有孫子、孫女們的玩具,都要倒騰在家裡,眼前突然出現小朵忙碌的身影,周於峰嘴角淡出笑意。

就這樣看著眼前記憶中的畫麵,任由大雨滂沱,澆灌在自己身上。

突然感覺一切都在,彷彿就是昨天,又很想去屋裡看看呆妹在乾什麼,熟悉的人也都應該在了吧?

可當週於峰轉身回到屋裡,眼前卻是空落落的一片,冇有一個人影,迎麵而來的孤獨感,幾乎讓這個男人窒息,堅強了一輩子的周董事長,終於像是個孩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很想告訴她,告訴那個呆妹,我很想你,卻再也無法跨越這道籬笆

年輕時,周於峰尋找過上一世的親人,但印象中熟悉的城市變得陌生,自己原來的父母親人,竟然如人間蒸發,不存在了,如此的詭異。

所以隻有小朵了

五年以後

周於峰終於從小朵離開的事實中走了出來,一個人遛彎,一個人吃飯,也從籬笆小院裡搬了出來,回到了繁華的京都。

再正常不過的一個午後,周於峰吃完飯,把碗筷直接丟在了池子裡,等孩子們過來了再洗,還是不習慣有外人闖入他的生活。

響起了門鈴聲,周於峰起身開門,卻愣在了門口。

“自染,你怎麼過來了?”片刻後,周於峰纔是記起把沈自染請進來。

這個女強人,締造了商業奇蹟,把雙會發展成為全球一流的副食品公司,更是強調了安全食品,在行業裡做出了標杆。

隻是這一輩子啊,沈自染都是一個人。

“來看看你。”

沈自染淡淡一句,能夠鼓起勇氣來這裡,也是小虎和狗剩兩個孩子的意思,也知道周於峰從小朵的離世中走了出來。

“坐坐吧,有點亂,等孩子們收拾。” 周於峰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把沙發上的衣服隨意一丟,騰出了坐的地。

“嗯”

沈自染點點頭,長籲一口氣後,緩緩坐了下來。

隻是之後,小小的客廳裡,時間好像凝固了似的,兩個人都未言語。

周於峰這樣的人,在多年以前,又豈會看不出沈自染的心意,可那是不可能的事。

隻是沈自染這個人,怎麼就這麼怪,會孤零零的一輩子,她為什麼要這樣,這一輩子實在太苦了

“自染,你真是個怪人,耽誤了自己一輩子,你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

周於峰高呼道,打破了沉寂,又緩緩坐在沈自染身旁。

“哎呀,聊這些事太心煩了,我給你唱首歌吧。”沈自染蹙起眉頭,煩躁的模樣,有幾分年輕時候的問道。

“成。”

“老妹兒啊,你等會啊,咱倆破個悶啊,你猜那,我心裡兒啊我活著是的人兒啊,死了是你的鬼啊”

溫暖的陽光下,蒼老的兩雙手牽在了一起

哪怕這個歲數,短短餘生,對沈自染來說,這輩子也值了。

而對於周於峰,餘生該為沈自染活了!

全劇終!

PS:《重生:回到1983當富翁》,它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再也冇有“”亦或者是“”來為大家延續之後的故事。

小半在這裡,跪謝大家,感謝大家一路的支援。

有太多的話想跟大家敘說,可在這個深夜裡,難以言語,其實我自己,也冇從83的故事中走出來。

自染、於峰、黑子、乾老貨,他們就像活生生的人,從此就要離開我的世界,心頭湧起的落寞難以言語。

心裡有遺憾、落寞,更是不捨,可我們生活的本質,不就是在不斷告彆嗎?

還是再談談小說吧,小半的更新確實不夠快,劇情又拖拉,工作要忙,孩子要看,還請大家原諒,但是,小半冇有一天,一天給大家斷更過。

唯獨的一次,也是稽覈太慢,耽誤了大家看的時間。

小半不想讓等著的書友失望,所以無論多忙,每天都會堅持寫的。

能夠被你們喜歡,實屬榮幸,小半感恩、感謝有你們,再一次跪謝!

生活是有遺憾的,小說亦是這樣,之後的劇情大同小異,如果繼續下去,大家會煩躁的,小半深知這一點,其實這樣的結局,並不是突然,而是小半蓄謀已久,還請大家原諒。

其實任何一本小說,到了最後,大家難免會對它失去一開始的新鮮感,但小半還請大家記得,83帶給大家的驚豔,也曾讓大家惦記,或是一刻的歡笑。

最後,希望大家拾起行囊,繼續前行,奔赴更好的明天,就像奇誌、亮亮他們,追求各自的生活,原本時常能聚在一起的好友,雖是最後連見一麵都成奢侈,但我們是彼此的青春,無悔的青春。

你們是小半無悔的青春!

我們下一本書再見,希望可以繼續支援小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