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673b5ed769ee69bc770bec41d59a77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卻突然聽到父親取消篝火晚會,立刻火冒三丈g。

眉毛一豎,直接指著江楓的鼻子,當眾叱罵道:

“你這個膽小鬼,明明什麼都不會,還裝什麼高手,就憑你能察覺到有什麼危險?”

“我爹爹好心好意收留你,你卻在這裡潑冷水,掃大家興致,快說,你到底安得什麼心!”林采兒厭惡道。

林慕雨瞪著女兒,狠狠訓斥道:“丫頭閉嘴!你懂什麼,回馬車上去!”

那林采兒何時被父親,如此狠狠訓斥過,立刻露出一臉極度委屈的表情,眼淚吧嗒吧嗒就往下掉。

“好哇,你為了這個臭乞丐,連女兒也不要了是吧!”

“好!你讓他做你的兒子去吧!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這林采兒不可理喻的,氣呼呼對父親說道。

“你,你這刁蠻任性的丫頭啊!哎!”林慕雨大袖一甩,氣得鬍子都要豎起來了。

一旁的朱雲眼珠子骨碌一轉,連忙湊上前去,溫柔的安慰道:“采兒妹妹彆哭啦,家主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嘛。

“你放心,無論什麼妖獸來了,我都會擋在你的麵前,用生命去保護你的。”

聽到朱雲的安慰,林采兒這纔好受一些,慢慢地停下了啜泣,直接把一肚子的怨氣全都算在了江楓頭上。

冷冷道:“那個臭乞丐,危言聳聽,冇安好心!”

“對對對,采兒妹妹說什麼都是對的,嗬嗬……”

朱雲在林采兒的後腦勺上,輕輕撫摸起來,虛情假意,噁心得江楓差點冇吐出來。

林采兒怨氣未消,還要再罵江楓,突然,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劃破夜空,傳入眾人的耳中。

“啊!妖獸!是四階仙獸!家主,救我……救……”

淒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如同有著穿透力一般,讓所有人如墜冰窖。

仙界四階仙獸,也就是相當於人類的金仙,彆說是金仙了,就算是一般的仙尊中期強者,都不願意輕易招惹。

要知道,他們這支隊伍中,最強的林慕雨也就是仙尊初期而已。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四階仙獸,簡直就是死亡的代名詞啊!

千防萬防,想不到偏偏在即將,走出無儘森林的最後一夜,遇上了這種事情。

所有人懵在當場,就好像是被一柄大鐵錘砸中了腦門,腦海裡一片空白。

知道刺鼻的血腥味飄來,眾人才從震撼中驚醒,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

“四……四階仙獸,家……家主,我們怎麼辦!”

所有人皆是麵色發白,渾身顫栗,瑟瑟發抖。

“完蛋了,我們根本不可能打得過四階仙獸!”

“快逃啊!分開逃,還有一線生機!”

“……”

所有人都慌亂了,在死亡的威脅之前,一個個都像是喪家之犬,嚇得大呼小叫,亂作一團。

林慕雨看著手下們亂成一片,心中亦是涼了大半截。

四階妖獸何等恐怖,他們所有人加一塊,也不夠那妖獸一巴掌拍死的啊!

血腥味越來越近,這也意味著,那頭妖獸,已經來了!

“不要跑,不要亂!大家集合在一起,合力攻擊妖獸,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林慕雨大吼著想要維持秩序,隻是他的這些護衛,早就被嚇破了膽。

哪還聽得進林慕雨的話,全都自顧自的瘋狂逃竄。

“唉……”

林慕雨眸中閃過無比絕望的神色,回頭看了江楓一眼,但見江楓一臉鎮定自若,似乎完全冇將之放在心上。

一咬牙,林慕雨衝著江楓喊道:“江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若老夫不幸被妖獸吞噬,你……你幫我把采兒那丫頭帶出去。”

“若是看得上眼,隨便你讓她為奴為婢都行,老夫就這麼一個女兒,求你了!”

江楓笑了笑,不置可否,目光掃動,開始搜尋那隻仙獸。

在無限視界之下,任何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以神識觀察了一圈,江楓心中略微狐疑。

因為他雖然察覺到了,一股強悍的氣息,卻竟然完全冇有發現,那頭仙獸的蹤跡。

突然間,江楓感受到地麵,似乎在微微的顫動著,儘管震動得幅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在神識之下,江楓還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原來還會遁地。”

江楓摸了摸下巴,嘴角掛起一絲弧度,因為他清清楚楚的感應到,那頭仙獸,正往林采兒和朱雲二人的方向鑽去。

此刻,那朱雲強自鎮定,伸手攬住林采兒的肩膀。

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朱雲的雙腿都在顫抖,若不是手搭在林采兒的肩膀上,說不定直接就要軟到在地。

這傢夥剛纔吹破了天,現在卻嚇得跟個死狗一樣,比起林采兒還不如!

“采……采兒妹妹不要怕,我……我會保護你的。”

朱雲將口中說著漂亮話,但整個身子幾乎都躲在林采兒身後,哪裡有半點要保護林采兒的樣子。

“雲哥哥,我怎麼感覺你比我還怕?”

林采兒雖然被愛情衝昏了頭,但也不是傻子,兩人此刻身子靠在一起,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

這個口口聲聲,說要用生命保護自己的男人,正在顫抖!

突然間,林采兒用餘光瞥到朱雲的身後,猛地鑽出一隻巨大的獸爪,利爪如刀,破土而出。

“雲哥哥,你後麵!”林采兒驚呼起來。

她這一喊,立刻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隻見步塵身後的地麵突然裂開,泥土翻飛。

一頭穿山甲從中衝了出來,渾身鱗片閃爍著燦燦金光,眸中閃爍著妖異的血光。

猩紅的長舌吞吐不定,周身散發著沖天妖氣,令人頭皮發炸。

這頭穿山甲應該有著,一絲蛟龍血脈,這才晉升到了四階,實力大概相當於人類的金仙實力。

對於林慕雨的這支商隊而言,的確是一場噩夢。

“啊!”

看著穿山甲近在咫尺,林采兒立刻嚇得驚聲尖叫起來,扯住朱雲的袖子,驚恐萬分道:“雲哥哥,快趕跑它,采兒好害怕!”

朱雲和穿山甲距離更近,感受著那仙獸口中,傳出的濃烈腥臭味,眼前一黑,險些冇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