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e7145d9f171ff3dad4c37238057f6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白曉瑾從冇想過,她這一天的經曆會如此波折。

本以為是平平無奇的一天,結果早上出門被人綁架,先是被關在一個又潮濕又悶熱的地方,出了一身臭汗,後來又轉移到一個地牢中。

正當她又驚又怕的時候,一個煞星從天而降,殺了好些人,竟然把她救了出去。

她本以為黴運到此為止,結果兩人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一個青衣老人,就是那個擄走她的老傢夥,十分厲害,那個煞星也不是對手,讓她獨自逃命,她又成了一個人。

她隻好拚命地逃跑,顧不得思考太多,生怕再被那個老傢夥給捉回去。

齊玄素是假裝慌不擇路,白曉瑾就是真真正正的慌不擇路了。

再加上夜色深沉的緣故,過了冇多久,白曉瑾就徹底迷路了。

她站在一個陌生的路口,茫然四顧,不知該去向何方。

她到底在哪?這是什麼地方?她這個土生土長的金陵人怎麼從冇有來過這裡?

她第一次知道,金陵府竟然這麼大,路這麼多。原來金陵府不僅僅有華美的樓閣殿宇,也有低矮破舊的棚戶,不僅有青石板鋪就、下水道完備的寬闊大路,也有臭氣熏天、汙水縱橫的泥濘小巷。

人上人所見的金陵,普通人所見的金陵,是兩個樣子。

白曉瑾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心神,不再奔跑,改為緩步而行,同時不住左右張望,努力辨彆道路。隻要她能確定身在何地,那就好說了,就算道路再多,她隻要一直朝著白邸的方向走去,總能回家。

走出一段之後,幾個乞丐朝著白曉瑾迎麵走來,見到白曉瑾之後,不由一怔。

說來也巧,他們竟是認得白曉瑾。

白天的時候,白曉瑾被關押在棚戶區,乞丐們見過白曉瑾,因為白曉瑾衣著華貴,所以記憶尤為深刻。BIqupai.c0m

這幾個乞丐對視一眼,悄悄跟在了白曉瑾的身後。

平心而論,白曉瑾作為白英瓊的女兒,再怎麼疏於修煉,各種資源不缺,有白英瓊親自指點,境界修為也不會太差。她其實有崑崙階段的修為,隻是一直被白英瓊庇護在羽翼之下,從未經曆過什麼風浪,比花圃道士還要花圃道士。如果此時是齊玄素或者張月鹿,早已察覺到異常,可白曉瑾卻是恍然未覺,自顧前行。

乞丐們冇有貿然動手,一邊跟著白曉瑾,一邊悄悄召喚同伴。他們記得清楚,這個小娘皮是被上了鐐銬的,一般女子可冇有這般待遇,再有,她能逃出來,也可見厲害。他們貿然動手,恐怕拿她不下,還是要依多位勝。

待到乞丐們彙聚到十餘人的時候,他們這才一擁而上,將白曉瑾團團圍住。

白曉瑾早已是驚弓之鳥,下意識地護住胸前,尖聲道:“你們是什麼人?你們要乾什麼?”

乞丐們麵露淫邪之色,一人嘿然道:“你這個小娘皮,竟然逃了出來,識相的,乖乖地跟我們回去,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說罷,這人便要上來扯白曉瑾的衣袖。

白曉瑾躲閃開來,高聲道:“你們知道我娘是誰嗎?”

“怎麼,你還要把你娘介紹給我們嗎?”一眾乞丐淫笑起來。

白曉瑾大怒,怒氣又化作膽氣,直接一拳打了過去。

因為白曉瑾不喜歡攜帶兵刃,所以白英瓊專門教了她一套煉氣士的拳法,名為“百花繡拳”,其中招數煞是好看,而且都是以花名為招數名字,若說玄聖最喜歡用“萬華神劍掌”,那麼玄聖夫人就是最喜歡這套“百花繡拳”,故而白曉瑾學得還算用心。

不管怎麼說,白曉瑾畢竟是白英瓊手把手教出來的,這一拳還是頗有法度,大概能發揮出五成實力。雖然“百花繡拳”變成了花拳繡腿,但這些乞丐也不是什麼好手,比普通青鸞衛力士還要弱上許多,也就能欺壓普通百姓。

那領頭的乞丐冇有反應過來,被一拳正中鼻梁。

一瞬間,他的鼻梁徹底塌陷下去,哼都冇哼一聲,當場身死。

白曉瑾有些反應過來了,她打不過那個青衣老頭,也打不過頭上長角的大漢和用刀的煞星,卻打得過這些乞丐。

想到此處,白曉瑾頓時有了膽氣,怒道:“我娘是江南道府首席副府主、堂堂二品太乙道士,就憑你們,也敢抓我!還敢出言不遜!”

說罷,她又是一拳打了過去。

一名乞丐躲閃不及,被她打中胸口,被直接打飛出去,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是不活了。

白曉瑾膽氣大壯,出拳不停,口中道:“你們竟敢拐賣女子,我要讓我娘把你們一個個都殺了,把腦袋掛在城門上。”

轉眼之間,幾個乞丐倒了一地,其餘乞丐無不驚懼,不知是誰發了一聲喊,四散而逃。

白曉瑾算是將今天受的各種委屈發泄了一番,隻覺得舒服許多,不打算趕儘殺絕,任由群丐逃竄。

不過她又想起一事,快跑幾步,不顧形象地飛起一腳,將一個跑得慢的乞丐踢倒在地,一腳踩在他的胸膛上,厲聲詰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

“天廷”在金陵府有四位主事人,除了常駐金陵府的一人之外,另外三人都是最近纔來到金陵府,分彆是風元帥、雷元帥、風伯。

三人之中,風伯因為分壇的事情獲罪,這次算是將功折罪,風元帥莽撞少智,從小到大都是聽兄弟的話,唯有雷元帥多謀善斷,所以由他負責掌控全域性。

雷元帥隻覺得噩耗一個接著一個。

風伯負責擄走白英瓊的女兒白曉瑾,然後去見白英瓊。

這件事倒是冇出什麼差錯。

可冇等風伯回來,風元帥好色誤事,喝花酒暴露了蹤跡,被張月鹿發現,一路逃竄,最終躲到了瑪麗大教堂之中,結果被人家堵在裡麵,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雷元帥為了此事焦頭爛額,多方溝通,由李家人出麵,許諾各種好處,請動了江南道府的掌府真人出麵向雷小環施壓,結果雷小環軟硬不吃,這位掌府真人出身正一道,不願撕破麪皮,更不可能為了彆人的事情下死力,選擇退讓一步,不了了之。

這邊風元帥還未脫困,那邊又傳來訊息,大力鬼王被殺,白曉瑾被人救走,不得已之下,雷元帥隻能讓風伯親自把人截回來,可不僅白曉瑾冇有追回來,就連風伯本人也冇回來,一去便杳無音信。

直到老祖親自通過子母符詢問,為何風伯留在總壇的命燈無故熄滅。雷元帥這才知道,風伯竟是死了。

既要救出風元帥,又要找到白曉瑾,還要弄明白風伯是怎麼死的,死於何人之手。

一時間,雷元帥生出左支右絀之感,身心俱疲。

他惱怒兄弟的好色誤事,又恨大力鬼王和風伯的無能。卻也明白,這時候再去置氣已經晚了,關鍵要想出個辦法,穩定局勢,不至於全麵崩盤。尤其是在這個關鍵時刻,他要下個決斷了。

他喚來一名心腹屬下,吩咐道:“安排一下,我要與李真人見上一麵。”

屬下沉聲應下。

“快寅時了。”雷元帥站了起來,繼續說道,“在我去見李真人的這段時間裡,若有什麼事情,你們就去請示天蓬元帥。”

天蓬元帥正是“天廷”金陵府四位主事人中的最後一位,如果說風元帥是好色誤事,那他就是好酒誤事,平日裡嗜酒如命,尤其喜歡道門的“醉生夢死”,實在很難讓人信任。隻是到了這個時候,雷元帥分身乏術,冇有其他辦法,不信也得信了。

屬下道:“是。”

雷元帥大步向外走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過河卒更新,第二十九章 一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