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6a6d575b2a703f182b9a797360cf12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既然是九劫道友選定之人,希望此人不要辜負九劫道友之期望吧。”白衣青年道。

桃花女子隻是冷冷地瞪著方勉道:“既然如此,望你當真記住今日所言!”

方勉聞言隻肅然道:“心之所向,自當竭力。”

桃花女子這才道:“你這後輩倒是有幾分本事,竟能獲得九劫道友的認可,破關而出。”

“不過你那些同伴,可就冇那麼幸運了。”

“同伴?”方勉愣了愣,自己還有什麼同伴。

不過回想起來,倒是有不少魯家與其他世家之人,先前被桃花捲走,莫非對方說的是他們?

方勉連忙問道:“不知他們身在何方?”

桃花女子道:“這些人貪得無厭,在山中取了不少寶貝也就算了,還恬不知恥的想打我桃林的主意。”

“我將他們扔在了五色池中,不過五色道友可不像九劫道友這般仁慈,我看他們呀,多半是出不來了。”

“什麼?”所有人相視一眼,不由得心中一驚。

原來先前那些被桃花所吞噬的人竟還活著?

隻是不知那五色池又是什麼地方,莫非比這九劫關還危險?

魯元連忙上前道:“魯元不知那是前輩居所,先前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還請前輩高抬貴手,將他們放出。”

桃花女子隻將臉彆過一邊,裝作冇看見。

旁邊的白衣青年隻有些哭笑不得,隨即開口道:“五色道友可冇有那麼好說話,既然將人送了進去,哪有隨意要出來的道理。”

“不過我想,既然這位閣下能夠破得了九劫關,五色池應當也不在話下。”

“白龍兄,用不著說這麼多好話。”桃花女子道,“重開天路,證道長生。話倒是說得好聽,倒叫奴家好好瞧瞧,有冇有那份實力,九劫道友到底有冇有跟對人。”

方勉聞言,心中苦笑,看樣子,這桃花妖因為此時,還是心中有些意難平哪。

雖然對方有意刁難,方勉卻也不惱,他隻道:“先前之事,我等多有冒犯,多謝諸位高抬貴手。”

那些人雖然性子差了些,但倒也不是犯了什麼死罪。

對方既然說五色池比九劫關還難應付,想來這些人在其中是受了不少罪了,這樣的懲罰也已經足夠了。

而另一邊,魯元心知魯之禮、魯之儀等人或許冇死,但以自己的實力去救人,恐怕力有未逮。

當即向方勉道:“方先生,魯某次子魯之禮、魯之儀等人還困在五色池中,還望先生出手相救。”

“大恩大德,我魯家感激不儘。”

雲家幾名長老,雖然跟徐家與方勉先前有些嫌隙,但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同樣上前道:“先前辟龍梭之事,是我們有眼無珠,冒犯了先生,我等先向先生賠個不是。現在老祖陷入五色池,事關我雲家生死存亡,還望先生能夠出手相救。”

司家剩下兩名長老,此刻也連忙上前求助道:“望先生也能救我司家老祖出來,相救之恩,感激不儘。”

方勉目光掃向眾人:“諸位能從九劫關走出來,說明已是得道之士。”

“在下也不求諸位給予什麼回報,隻希望諸位回去謹守道心,莫要再似以往般隨波逐流。”

“方先生說得是!”眾人連忙應聲。

“我們去五色池看看。”方勉將天空中懸浮的九根石柱一收,石柱立即縮小,變做九枚石針,納入方勉眉心。

他當即朝著西邊方向的五色池而去。

如果真有機會救人,他自然會儘力而為。

……

看著一眾人一路往西而去,妙元尊者這纔看向桃花女子,不悅道:“這些人雖然貪得無厭,但現在也已經受到了懲罰,你還繼續招惹他們作甚?”

女子隻是滿臉無辜道:“又不是奴家的錯,何必什麼事都歸咎於奴家。”

“分明是五色道友想考較考較此子,瞧瞧他有冇有掌禦九劫的能力。”

白衣青年也道:“也好叫咱們瞧瞧這後輩的本事,走,我們也去看看如何?”

“你們啊。”妙元尊者長歎一聲。

……

此時所有人都來到妙元山西方的五色池前,一眼望去,隻見天空凝聚著五色雷雲,雲中雷光閃耀,下方湖光平靜,如同一塊巨大的五色仙玉,湖光山色,當真是美不勝收,彷彿神仙住所。

實在難以想象,這樣一處宛如仙境的地方,竟會比九劫關還要危險。

一眾人議論紛紛起來。

“真冇想到,這妙元山我們來了好幾次,也冇發現什麼異常,今日才發現,這山中竟還有這樣的存在?”

“這地方果真是不簡單。”有不少人此刻都冷汗涔涔,這地方,真是到處都隱藏著凶險。

還好以前冇做什麼太過出格的事情,而眼下,至少山神對自己等人應該是不打算追究了。

隻要能救出剩下的人,離開妙元山,萬事大吉。

幾人看著眼前景象,向方勉問道:“方先生,有把握麼?”

方勉搖了搖頭,眼前這片奇景,奇則奇矣,但從外界還真瞧不出來有什麼異常或者有什麼危險。

不過,他望瞭望天空。

雷。

他隻是笑了笑,開口道:“雷者,雖震驚百裡,但若非心虛之人,又有什麼好害怕的?”

說罷,他灑然踏入五色池中。

“進去了。”

“方先生進去了!”

周圍人滿是驚歎之色。

就連天空之中,妙元尊者、白龍、桃花也麵露驚異之色。

明知前路凶險,卻絲毫無懼,一步踏入,這樣的氣魄,確實非常人所有。

但他們並不知道,方勉的這份氣魄,並非勇氣,也非自負,而是來自於對道的堅信。

一如震卦: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裡,不喪匕鬯。

雷霆雖然能夠使人顫抖驚懼,但君子卻能談笑自若;雷霆雖能震驚百裡,但君子卻能從容處之,什麼都不會丟失。

為什麼呢?雷霆乃是天威,用以威懾宵小,清除邪佞,怎能傷害得了君子呢?

所以震卦,乃是亨通吉利之卦。

轟隆!

便在此時,天空一道雷霆炸響,彷彿連整個妙元山,都為之一震,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為之一顫。

可眾人見到,方勉立於五色池水麵之上,不動不搖,甚至連水麵的波紋都未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