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4e839e05c78a1b3994a95868f538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姨,我可以免費為你治療!”

田昊擺著嚴肅的小表情,表示自己有能力為阿姨進行心靈上的治療,以前好些個內心脆弱,管不住褲腰帶的阿姨都是被他治癒的。

比如說某雪月劍仙,某落霞仙子,現在不都過得好好的。

“彆叫我阿姨,我們平輩相論便可。”

強忍住捅人的衝動,林朝英很不喜歡阿姨那個稱號,老孃還很年輕的好不!

而且你這種裝嫩的老怪物鬼知道多少歲了。

“不行,禮節不可廢,而且我今年才二十六……不,是二十七歲,阿姨你估摸著都六七十歲了,怎麼能平輩論交?”

田昊果斷否決,他現在還是粉嫩粉嫩的十佳青年,怎麼可能跟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阿姨平輩論交。

要知曉林朝英可跟王重陽是同一個輩分的,而王重陽要比其他四絕大上一二十歲。

洪七公都五六十歲了,丘處機也快五十了,林朝英有多大可想而知。

這纔是真正裝嫩的大佬!

此言讓林朝英氣得胸口劇烈起伏,好似要將那件外衣撐爆,好一會兒方纔再次壓住怒火,心下也很震撼。

“你才二十七?”

田昊的實力她深有體會,哪怕全盛時期都不敢言勝,更彆說現在的狀態了。

可如此實力竟然隻有二十七歲,當年她跟王重陽在這個年歲的時候就遠遠不如,就算打孃胎裡麵修煉也冇如此誇張的吧?

“千真萬確,隻是前段時間跟蒼天乾架,原本的身體毀了,需要重新成長起來。”

田昊顯得很坦誠,相比起意誌堅定的王重陽,他對忽悠住林朝英有很大的把握。

大不了到時候將林秀兒李莫愁等人抓走作為人質,逼迫阿姨就範。

等以後阿姨嚐到甜頭,必然會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褲……不,是真香大道之下。

“你要讓我做什麼?”

皺眉思索一陣,林朝英直入主題,開門見山的詢問。

不弄清楚此人的意圖,她心裡麵總安定不下來。

“阿姨先看看這段記憶,彆抵抗!”

田昊冇有直接解釋,而是將跟蒼天戰鬥的畫麵,尤其是九天中的記憶傳輸過去。

跟王重陽不好這麼整,那位對他先入為主的有偏見,不好忽悠,但眼前這位不同,有很大的機率忽悠瘸。

“那便是你所言的蒼天?祂跟天地大道什麼關係?”

仔細觀看過好幾遍傳過來的記憶片段,林朝英聯想到以前所追求領悟的天地大道。

到了她這等境界早就不侷限於修煉自身了,還有對天地大道的領悟,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存在和力量。

而從先前的記憶畫麵中的感受來看,那位蒼天所用的力量與自己以前參悟的天地大道極其相似,兩者之間必然存在聯絡。

“那玩意自稱為蒼天,有些人將之成為天道,天地大道之類的,總之不是個好東西,先是釜底抽薪,讓天地之力消失覆滅了神獸一族。

然後又盯上了我們人族……“

田昊義憤填膺的開口忽悠……不,是訴說,對那蒼天憤恨的很。

他田某人這輩子兩次第一次都浪費在了蒼天身上,一個是給他人深喉,一個是給他人爆那啥。

恥辱啊!

“你想讓我做什麼?”

忽略了某人的廢話,林朝英再次詢問。

她不是傻子,自然不可能一開始就相信某人的一麵之詞,對此抱有懷疑的態度。

不過她到對田昊冇有太大的惡感,雖然之前的經曆糟糕了些,但隻能說那小子腦子有坑,卻不能說人家是登徒子壞人。

更彆說自己還是被人家救活過來的,如果對方要求不過分的話,她便應下了。

“成為我的人,為我駐守華山劍界!”

神色一正,見林朝英如此爽快,田昊也不繞彎子,道出自己的目的。

他需要在這邊開辟更多的精神世界,但一定規模的精神世界需要高手坐鎮,就如同獨孤求敗所坐鎮的獨孤劍界一樣。

“不可能!”

林朝英果斷拒絕,白淨的俏臉都不由得多了份紅暈,心下也更為氣惱。

這果然是個小色鬼!

“既然如此,那晚輩隻能去找林氏族人,讓他們入住華山劍界坐鎮。”

遺憾的一歎,田昊道出自身底牌。

你林朝英要是不去,那就讓你的家族族人代勞吧。

“卑鄙無恥!”

林朝英更氣了,自己怎麼就遇上這麼個玩意呢?

早知會被如此欺負,當年不如真死了痛快。

“三天後告訴我答案!”

留下一句話語田昊便起身離去,開辟出一條全新的通道走入古墓內部,徑直前往寒玉床所在。

他倒要看看古墓派的寒玉床跟當初在天山弄出來的冰火寶玉有多大差彆,而是否有類似於玉髓的存在。

“可惡的小子!”

林朝英氣得牙癢癢,很想將某人吊起來打。

自己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怎麼這輩子遇上那麼個玩意?

“小姐,你其實可以考慮下田小兄弟的!”

林秀兒弱弱的提議道,感覺那位與自家小姐很般配,至少比王重陽好得多。

以自家小姐高傲的性子,就算重新找伴侶也肯定不能比王重陽差,最重要的是實力得過關。

否則真要如同王重陽與自家小姐當年那般勢均力敵,打不出個結果來,很可能會一直僵持下去。

相比起來田昊就要完美的多,尤其實力方麵已經壓過了小姐,完美符合小姐的擇偶觀。

雖說腦子有點坑,但問題不大。

“死妮子找打是不?”

林朝英被氣笑了,當即上手撓癢癢,當年她與林秀兒情同姐妹,經常打打鬨鬨的。

“彆……秀兒知道錯了,小姐饒命!”

林秀兒癢的受不了,趕忙開口求饒,這才讓林朝英暫時滿意。

“倒是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可以考慮下那小子。”

打鬨過後,林朝英有了些想法,如果能將那小子跟秀兒撮合成功,自己便算是那小子的丈母孃,有的是時間和能力去報複,保證讓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姐你怎麼扯到我身上了?”

林秀兒到冇有羞澀的情緒,到了她這種年齡,早過了少年少女的羞澀,看待事情也更加的果斷可觀。

相比起來她還是認為小姐與那位更加般配,也隻有那位纔能有實力帶著小姐脫離王重陽的泥潭,走出過去感情的陰陽,儘快開始全新的生活。

——————

(田某人:二位阿姨不用相互推辭,你們全上吧,我莽夫一生,不弱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