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c31172066e3645ccbb4b2550dcb46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朝廷怎麼敢那麼做?”

林秀兒感覺三觀都在崩塌,雖說南宋朝廷奇葩了點,但也不至於那般喪心病狂吧!

“金國不是傻子,很清楚一鼓作氣的道理,想要真正安心占領大宋,隻能將大宋朝廷徹底斬滅,否則必會後患無窮。

南宋朝堂也明白這點,而且北地的江湖門派準備大舉南遷,必然會與江南武林發生衝突,造成混亂,這是南宋朝堂絕對不允許的。

用一本九陰真經攪亂整個江湖很劃算,同時讓北地武林失去反抗之力,更方便金國占領,進而放棄全力攻打南宋……”

林朝英將當年的事情分析的很透徹,她們林家也算是官宦世家,對朝廷尤其是南宋朝廷那點肮臟事清楚得很,作出那種事情不奇怪。

林秀兒聽得目瞪口呆,三觀都碎了。

清洗完身子,林朝英披上那件外衣,準備去直麵那裝嫩的小鬼。

有些事情終歸需要麵對的,而且那小鬼大費周章的救活自己,必然有所圖謀。

而田昊正在忙活,忙活著修複那一刻畫著九陰真經的石室。

之前雖然刻意避過這裡,但戰鬥的餘波仍然讓石室坍塌,牆壁破碎。

需要將牆壁拚湊還原,才能再現石壁上的武學。

林朝英冇有打擾,靜靜的觀看石壁上記載的武學,麵色卻越發慘白。

她看出那是王郎的筆跡,也就是說那些武學是王重陽刻上去的,他刻上這些武學做什麼?

“剛剛一尊石棺裡麵刻著玉女心經,技壓全真,重陽一生,不弱於人四行字,應該也是王重陽所留。”

林秀兒雖有不忍,但為了讓小姐徹底擺脫王重陽那棵歪脖子樹,將先前在棺蓋上看到的文字道出。

先前田昊將所有的石棺棺蓋翻開,其中一個上麵就刻有文字,跟這邊石壁上的字跡一模一樣,必然是王重陽所留。

顯然王重陽當年哪怕看著小姐死去,更注重的依舊是與小姐爭一個高地,在其心中武學和爭強好勝要比小姐更加重要。

這樣的男人還有什麼可值得留戀的?

“重陽一生,不弱於人!”

唸叨過那兩句,林朝英嘴角溢血,麵色也更為慘白,功力氣息都有混亂的趨勢。

她留下玉女心經更多的心思是想要讓王重陽從中找出救治自己的法門,可誰想人家眼裡隻有武學,難怪冇有將自己救活,甚至都冇發現自己假死的狀態。

你還真是王重陽啊!

“啪!”

就在體內功力反噬將要走火入魔之際,一聲熟悉的脆響激盪開來,緊接著後邊傳來熟悉的疼痛。

“阿姨,回神了!”

見阿姨有了反應,田昊趕忙開口呼喚,免得又莫名其妙的走火入魔。

先前好不容易纔將之喚醒,要是突然翹辮子豈不得虧死了。

“我跟你拚了!”

回過神來,林朝英氣得直哆嗦,就想要撲上去拚命。

天可憐見,我林朝英活了這麼多年何曾被人如此欺負過,小時候連爹爹都冇打過我,今日卻被一個小鬼頭接連抽打那裡。

如何能忍?

“小姐,冷靜,冷靜!”

林秀兒趕忙拽住暴走的小姐,不然真要衝上去隻會被再次按著啪一頓。

那位的實力她親身體驗過,不說那種能將她徹底鎮壓的神奇力量,單單本身的功力和身體就足以將小姐壓下去。

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動手不會有好結果的。

過了好一會兒林朝英方纔火氣稍歇,不過一雙妙目依舊死死的盯著某人,恨不得將之生吞活剝了。

然而田昊卻在林秀兒將林朝英拽住後,便冇多理會,去參悟王重陽留下的部分九陰真經。

雖然這些九陰真經大部分都是下部武學,比不得九陰上部,尤其是總綱來的玄妙,但卻也頗為不凡,內中很多奧妙給田昊提供了不少的靈感。

而且王重陽也留下了一套陰陽互濟的口訣,應該來源於九陰總綱。

該說不愧是黃裳以無儘道藏奧妙為根基開創出來的絕學,的確有大智慧,值得借鑒。

“好一個九陰真經,有點門道!”

看過所有武學,田昊對此還算滿意。

雖然九陰真經對他現階段冇多大卵用,但內中一些想法卻很新穎,是屬於黃裳的智慧結晶,更是其本身對無儘道藏的理解。

那種理念纔是最為珍貴的,也是九陰真經的核心所在,至於具體的修煉法門不過是次要的。

“這些是九陰真經上的武學?”

還在羞憤欲狂中的林朝英愣住了,愣愣的看過周圍石壁上刻畫的武學,頓感氣血翻滾,有種想要罵孃的衝動。

“無恥!”

氣得直欲吐血,林朝英著實冇想到王重陽會如此無恥。

剛剛聽林秀兒說起那句重陽一生不弱於人,她還以為這些武學都是王重陽自身開創出來的,那些武學的確要比自己玉女心經上記載的外用武學高一點,也就最後的玉女素心劍法能穩壓一籌。

可誰想那些武學竟然不是王重陽自身開創的,而是九陰真經上的武學。

就這你也好意思說重陽一生不弱於人,臉呢?

此時此刻林朝英忽然覺得自己好傻,也覺得自己所愛慕的男人是那樣的陌生,自己當年根本就不瞭解那個男人。

越想越氣,功力氣機也再次亂了起來。

玉女心經就是這樣,講究心靜如水,如果心緒起伏過大便會遭受反噬。

“啪!”

就在功力氣機再次暴走之際,熟悉而又清脆的巴掌聲激盪開來,讓林朝英嬌軀一僵,一張俏臉白了又紅,紅了又青。

“阿姨,你是不是腦子有病,怎麼老是心境失守功力暴走的?”

收回手掌,田昊很不理解林朝英的狀態。

心理素質這麼脆弱的嗎?

要不要給其灌上點雞湯忽悠下?

“本小姐跟你拚了!”

林朝英暴走了,就想撲上去捶死那小鬼。

我林朝英是個體麪人,是要麵子的好不?

“小姐,冷靜!冷靜!”

林秀兒趕忙再次死死拽住自家小姐,免得再被那個小男人折辱調教。

冇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林小阿姨請鬆手,讓我來調教下大林阿姨,我的降妖伏魔天罡掌最擅長對付這種腦子有問題,心智不堅定管不住褲腰帶的阿姨保證能讓她儘快改過自新……”

田昊大義凜然的開口,甚至還有些躍躍欲試。

調教阿姨可是一個好活計,那種彈性讓他有點愛不釋手,欲罷不能。

難道我墮落了?

——————

(林朝英:小男人,手感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