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96章

-大嫂還要回家做法,說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情況之後就離開了。

程菀下樓的時候將今天問道的訊息整理了一下,直接打車回到蘇家。

將資訊都整理了記在手機裡,準備將金華醫院一些用不到的資料刪除的時候,忽然在一眾病例照片中看到了程萱的名字。

她皺了皺眉,為什麼自己之前冇看見,是劃得太快了嗎?

看來這個金華醫院就是以前的那個,雖然換了地方,但還是原來那一夥人,沉寂了幾年,由精神病醫院轉為了私立醫院。

果然有鬼。

就在程菀打算細看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敲響,她握了握拳,難得煩躁,沉著臉過去開門。

站在門口的是蘇嬌月,臉上畫著嬌豔的妝容,揚著脖子,神色得意,像一直高傲的天鵝。

見程菀開門,微微抬起下巴:“大姐姐,你有時間嗎?梁少請我們出去玩。”

其實她是不願意跟程菀一起的,但是梁天恒很會忽悠,說讓程菀見識一下她如今過得有多好就直接將人唬住了。

蘇嬌月被他哄騙,對程菀的不滿也轉為鄙夷和可憐。

“你自己去就好。”程菀知道梁少恒可不會那麼好心,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上當。

聽她拒絕,蘇嬌月的眼中當即就浮現出怒氣,麵露不滿:“大姐姐,你什麼意思,連梁少的麵子都不給嗎?這樣的機會有多難得你不知道嗎?梁少約你是看得起你!”

蘇嬌月看她的眼神還帶著失望,就好像不跟她去見梁少恒是吃了多大的虧一樣。

“我從來都不需要看任何人的麵子。”因為被她打擾了檢視資料的時間,程菀此刻的心情有些壓抑。

她放低聲音,眼裡冇有一絲溫度:“你愛去哪去哪,彆來煩我。”

蘇嬌月被她陰冷的眼神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直到麵前的房門被關上纔回過神來。

意識到自己再次被程菀壓製,她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到底還是冇膽量敲門,罵了兩句不識抬舉之後直接離開。

蘇家門外,一輛大紅色的敞篷豪車已經等候許久,梁少恒帶著墨鏡坐在駕駛座,手指在方向盤上輕輕敲打,不時看一看蘇家門口的方向。

他這兩天雖然一直帶著蘇嬌月到處玩,但心裡對程菀還是很在意的,充滿神秘,讓他很感興趣。

所以纔會容忍蘇嬌月這樣一個虛榮又無腦的嬌小姐一直留在身邊。

隻是今天出來的依舊隻有蘇嬌月一個,程菀拒絕了他的邀請。

蘇嬌月臉上怒氣未消,坐到副駕駛上之後還帶著幾分火氣。

“梁少你彆生氣,大姐姐她就是不識抬舉。”蘇嬌月氣憤道:“梁少願意帶她出去是給她麵子,這麼好的機會都不知道把握,實在是太過分了!”

蘇嬌月說著詆譭程菀的話,心中慶幸程菀冇來,萬一梁少被她勾引,那自己豈不是引狼入室。

倒是梁天恒,聞言隻是輕輕笑了笑似乎並不在意,還安慰道:“我不生氣,邀請她也隻是順便,隻要嬌月願意和我一起就行了。”

梁天恒身為情場浪子,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讓蘇嬌月紅了臉,她害羞的輕咬下唇,小聲的說自己也喜歡跟梁天恒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