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88章

-梁家如今是A市大家,梁少恒又是出了名的情場浪子,蘇嬌月還真的以為自己能攀上高枝,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今日看了太多的資料,程菀回房又在各個軟件上翻找了一下跟金華醫院有關的帖子之後,就直接休息了,腿上的傷也忘了換藥,傷口微微泛紅也冇有在意。

翌日,剛剛吃過早飯,蘇嬌月又被約出去了,出門之前還很嘚瑟的在程菀麵前轉了好幾圈,像一隻開屏的孔雀。

程菀全程無視,回到房中檢視金華醫院的資料。

葉吟章查到的訊息很詳細,程菀把重點放在了出事的幾個科室。

第一個出事的是傳染科,被害人名叫鄒季,男,年齡二十三歲,診斷是X病,因為他私生活很是混亂,惹了不少人,當時警方判斷是仇殺。

第二個是骨科,被害人楊秋,是一個六十七歲的老人,診斷是骨質疏鬆和腰椎間盤突出。

第三個是兒科,被害人童悅,四歲的小姑娘,診斷是小兒肺炎。

……

除了第一個,後麵的被害人得的都是普通的病症,凶手犯案的動機方向到底是什麼?

越看程菀的臉色越沉,這一次的凶手比上一次陰狠太多了,四歲小孩都不放過!

還有一個疑點,這些人跟黃清的有何關聯?出事的時候,黃清根本不在這個科室。

醫院的監控也找不到異常,程菀有些頭疼。

就在她打算再細看一遍的時候,手機響了,撿起來一看,是王勤的電話。

“怎麼,你們厲總想我了?”一開口就不著調。

王勤看著身邊臉色泛黑的老闆,訕訕的笑了笑:“程小姐,今天不是該給厲總治療了嗎?您到哪裡了?”

程菀動作一頓,一巴掌拍到腦門上,一直在想金華醫院的事,都忘了今天要去給厲之雋紮針了。

“我忘了,你們稍等一下,我馬上過來。”

看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王勤哭笑不得,跟厲之雋重複了一遍程菀的話。

這麼重要的事情也能忘了?厲之雋眼神微暗,為程菀不上心這件事有些生氣。

等了半個小時,程菀到了。

“不好意思,來晚了。”今天確實是她的不對。

厲之雋冷哼一聲:“程小姐大忙人,是我打擾了。”

他的語氣有些衝,心裡的鬱悶就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王勤在一邊低頭無奈,厲總,你什麼時候也開始陰陽怪氣了。

程菀聞言,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笑出聲來:“厲先生彆生氣嘛,人家這不是來了。”

她故意扭著腰過去,將身子搭在厲之雋的手臂上:“早知道厲總這麼捨不得人家,人家昨天就跟著厲先生。”

厲之雋的臉色更黑了,程菀這副樣子像極了古代青樓裡頭的姑娘,實在是冇眼看。

已經多次見識過程菀的大膽,厲之雋還是控製不住臉紅。

他將手抽出來,呼吸有些急促:“程菀,身為一個姑娘,知道什麼叫矜持嗎?”

程菀一臉理所當然:“我們都已經是那種關係了,在你麵前還矜持什麼?”

這話說得太有歧義,厲之雋被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一邊的王勤也在死死的憋笑。

“行了,厲先生,脫衣服準備泡澡吧。”

調戲夠了厲之雋,程菀麻利的開始準備藥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