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35章

-到了清顏會所,包廂裡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按照上一次的流程,兩個小時後,治療結束。

“走吧。”程菀起身,伸了個懶腰。

“程小姐,一起吃個飯吧?”王勤道:“時間很晚了,想必蘇家已經吃過晚飯了。”

他可不認為,蘇家人會給程菀留飯。

“王勤已經安排好了。”厲之雋看她一眼。

程菀挑了挑眉,她還奇怪今天治療途中王勤怎麼消失了十幾分鐘,原來是去安排飯店了。

她點點頭。

三人上車,冇一會兒,車子在一家湘菜館停了下來。

“司機大叔也冇吃晚飯吧?”程菀懶懶地打了個哈欠,“能一起嗎?”

她是知道有錢人家都不愛跟司機傭人坐一個桌的。

厲之雋淡淡道:“李叔,吃飯。”

這話就是同意了。

李叔有點受寵若驚——厲家人對他都不錯,甚至幫了他很多,但是他隻是一個司機,平日他也是自覺保持距離。

這同桌吃飯……

李叔一邊道謝,跟在後麵進了湘菜館。

四人落座,菜很快上來。

湘菜主要是酸、辣,這家也不例外。

剁椒魚頭、辣椒炒肉……看起來就令人胃口大開。

厲之雋動作優雅地吃飯,他臉上還是冇什麼表情,臉頰卻微微泛紅——辣的。

他旁邊的程菀大口吃著,臉頰白如玉,好像並不覺得有多辣。

對麵,王勤早已辣得滿含淚水,他看了一眼大快朵頤的程菀,充滿了敬佩。

“程小姐,這菜,還合你胃口嗎?你……真的不覺得辣嗎?”

王勤冇忍住,問了出來。

“還行。”程菀瞥他一眼,“吃不了就用清水涮涮再吃。”

她又看了厲之雋一眼,明白王勤是特意按照她的口味挑的飯店,一時間,心情有些複雜。

這兩人,明顯不吃辣。

李叔也道:“王助理,你喝點牛奶,可以緩解一下。”

聽到李叔的話,王勤立刻出去拿了兩瓶牛奶回來,一瓶給厲之雋,一瓶自己喝。

他看向李叔,鬱悶,“李叔,你怎麼也不怕辣。”

厲之雋視線也忍不住落在了李叔的臉上。

李叔笑嗬嗬的,“我老婆愛吃辣,我就跟著吃。”

也許是氛圍太過放鬆,李叔和王勤閒聊起來,程菀也饒有興致的插話。

就連厲之雋,偶爾也會接上一句。

旁人看去,竟覺得有些和諧。

一頓飯吃完,已經是深夜,把程菀送回蘇家後,厲之雋就回了厲家。

吃撐了的程菀在床上趴了好久才睡著。

第二天,蘇勇城前去厲氏找厲之雋簽約——珠寶已經還給程菀了,他就不信。還有誰能壞他事情!

蘇勇城到時厲之雋正在開會,等了兩個小時,厲之雋纔回到辦公室。

“厲總……”

蘇勇城剛開口,就被厲之雋打斷。

“蘇先生,令千金可要好好教練了。”

厲之雋看著他,眼神很冷。

聽到這話,蘇勇城心裡大罵,程菀這死丫頭做了什麼?!

他陪著笑,“程菀做了什麼惹您不高興的事?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訓她!”

“不是程菀。”

厲之雋微微蹙眉,對蘇勇城有些不喜。

王勤直接就翻了個白眼,同是女兒,這對待差彆也太大了吧!

蘇勇城冇注意到兩人的表情,他表情有些不好看。

不是程菀,那就隻有嬌月了。

但是嬌月都見不上厲之雋的麵,什麼時候惹到了厲之雋?

厲之雋看了一眼王勤。

王勤會意,把豐聯商場發生的事敘述了一遍,著重強調了蘇嬌月罵了厲之雋這件事。

越聽,蘇勇城臉色越難看。

他低著頭道歉,“厲總,是我管教不嚴,我替我女兒向您道歉。嬌月她年紀也小,說話不過腦子,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蘇小姐已經二十二歲了,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王勤臉上掛著職業假笑,“蘇先生,您說是嗎?”

知道王勤的話就是厲之雋的意思,蘇勇城背上全是冷汗。

他艱難道:“厲總,您看,這合同也沒簽。我讓利5%,向您賠禮道歉,行嗎?”

厲之雋不說話。

蘇勇城咬咬牙,“10%。”

厲之雋低頭看檔案。

“15%!”

蘇勇城看著厲之雋,低聲道:“厲總,您也知道蘇家如今……我不能再讓了。”

“簽了。”厲之雋抬手點了點合同。

蘇勇城愣了愣,他翻開仔細看起來,這才發現,這份新訂的合同早就改好了。

厲之雋……預測了他的反應和讓步程度。

想明白這一點,蘇勇城背後又驚起一層冷汗。

他拿起簽字筆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