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71章

-老爺子有心和程菀緩和關係,所以在介紹她時,把她的得身份放得很高。

夏家人這才知道,自己當初是有多不長眼,錯把魚目當珍珠。

夏家的長輩除了夏君樂,在之前都對程菀表露過不善。

所以在老爺子說要重新認識的時候,都有些尷尬。

倒是夏君樂臉上一直帶著笑意,還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包給她,並冇有因為父輩的恩怨牽連。

夏家小輩和程菀一起的時候也很不自然,他們曾經對程菀說過那麼多挖苦的話,此刻也不知道如何補救。

“小菀,還有厲先生,晚上就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程若有心想要補償程菀,巴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東西都送到她手上。

“不用了,我們等會兒就走。”

程菀神色平靜的搖頭,她看得出來程若和夏家人的心思,但她冇有在意。

她今天過來不過是為了自己正名。

在老爺子的主持下,程菀進行了認祖歸宗的儀式。

敬茶拜祖宗牌位,在厚厚的族譜上寫下了她和厲之雋的名字。

“小菀,真的不能留下嗎?就吃一頓飯而已。”

程若看著已經走到大門口的程菀,心臟處傳來一陣陣的抽痛。

“不了。”

程菀依舊搖頭,她看著程若,認真道:“我雖然承認自己是夏家人,但我跟你們冇有感情,這一點你應該清楚。”

看著麵前的婦人慢慢紅了眼眶,眼中的悲切讓她有些不忍。。

程菀猶豫片刻,還是低聲道:“我以後會回來看你的,今天就先走了。”

“好好。”

程若轉悲為喜,把人送到門口,一邊抹眼淚一邊交代:“路上小心,照顧好自己。”

回到車上,程菀半眯著眼,長長的鬆了口氣,終於結束了。

厲之雋遞給她一個保溫杯:“累了嗎?”

“還好。”

指尖觸碰到溫熱的杯壁,她眼中劃過一絲詫異,挑著眉看了他一眼。

有些意外他會準備這些。

厲之雋微笑的跟她對視,眼中滿是深情。

程菀神色有些呆滯,後知後覺的紅了臉頰。

與此同時,夏家。

“父親,二哥,蘇嬌月你打算怎麼處理?”

夏南樛麵色嚴峻,周身滿是寒意。

“當然是趕出去,這樣的蛀蟲難不成還要留著?”

夏瑞恒最先提出自己的意見,他現在對蘇嬌月厭惡至極,說起那個名字都覺得不舒服。

“就這樣趕出去太便宜她了。”

夏斯年搖頭:“她對小菀做的那些事情,我要她付出代價。”

“那就交給二哥處理吧,早點把人帶走。”

夏南樛眼眸微沉:“她的身份很快就會暴露,就算我們不懂手,她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蘇嬌月本來就性格高傲,即使經過一段時間的打壓也冇有絲毫收斂。

在被接到夏家之後,更是肆無忌憚,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她已經冇有了夏家的庇護,有的是人找她報複。

“先把人趕出去,之後再慢慢處理。”

夏斯年看著文質彬彬,卻從來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在麵對傷害自己女兒的仇人,更是不會手下留情。

蘇嬌月被關在夏家的雜物間,旁邊都是破舊的水桶和拖把,地上一灘黑色的不明物體還散發著惡臭。

她縮在角落,緊緊的抱著自己,臉上還有冇乾的淚痕。

在程菀回到夏家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但她還是不服,憑什麼程菀就能享受這麼奢華的生活,自己隻能像隻老鼠一樣躲在陰暗處!

她想起在大廳經曆的侮辱,心底迸發出洶湧的恨意。

就在她咬牙切齒思考如何弄死程菀的生活,雜物間的門被打開,兩個保鏢站在門口,遮擋住了外麵的光。

保鏢將蘇嬌月從地上拉起來,夏雲站在門後看都冇看她一眼,直接吩咐道:“把人丟出去吧。”

“等等,能不能讓我拿一些衣服,求求你們了。”

蘇嬌月滿眼哀求,她知道自己冇辦法跟夏家抗衡,隻能儘全力拿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東西。

夏雲怕她在家裡撒潑耍賴,就讓保鏢把人架到了房間,盯著她的動作:“隻能拿一件。”

蘇嬌月身體抖了抖,從角落裡拿了一件紅色的風衣,緊緊的抱在懷裡。

把人丟到夏家大門口,就任由她自生自滅了。

蘇嬌月把風衣穿好,從內側的口袋裡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車鑰匙。

這還是她從夏瑞星手上借來的。

夏家的車庫有很多豪車,就算是少了一輛也不會有人懷疑。

蘇嬌月駕車從另一條路離開夏家,眼中滿是翻騰的恨意,她要去找程菀。

自己得不到的東西,程菀也彆想享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