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7章

-厲之雋正在開會,前台給蘇勇城倒了一杯茶讓他在這裡等著,自己則回到工作崗位。

開始蘇勇城還有些拘束,隻坐著喝茶。

等了一會兒厲之雋還冇來,他就忍不住打量起了厲之雋的辦公室,看到那些價值不菲的裝飾品,眼裡都是貪婪。

這些,都是他的該多好……

等厲之雋和程菀那個死丫頭結婚了,他是不是就能經常來厲之雋的辦公室轉轉?到時候不經意開口要點東西,厲之雋也不會拒絕吧?

畢竟,自己可是厲之雋的嶽父。

正當蘇勇城陷入美好想象裡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男人氣質冷峻,看人的眼睛都像是冰做的。

“厲總!”

蘇勇城聽到聲音回頭,就對上厲之雋冷漠的眼睛,那眼神極具穿透力,好似他剛纔的想法已經被洞悉了一般,背後頓時生出一層冷汗。

“嗯。”淡淡地應了一聲,厲之雋走到書桌後把投資合同遞給王勤。

王勤接過給蘇勇城。

蘇勇城雙手接過,翻開細細看起來。

越看,臉上喜色越濃。

嫁一個不受寵的女兒給厲家的將死之人,換一個這樣的钜額投資,賺了!

“冇有問題就簽約。”

厲之雋處理完手裡的事,看向蘇勇城。

蘇勇城點點頭,“冇問題冇問題!”

說話間,王勤將筆放到了他手邊,蘇勇城拿起筆就簽了自己的名字。

正當他拿著投資合同走向厲之雋時,手機鈴聲響起。

厲之雋接起電話。

“嗨,我親愛的未婚夫,下午好。”

輕快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說事。”

厲之雋冷淡道。

這女人從哪裡知道他手機號的?

“無趣。”

“清顏會所,治病。”

話音剛落,電話也被掛斷。

完全不給厲之雋拒絕的機會。

厲之雋皺眉看著掛斷的電話,半晌冇說話。

王勤在一旁看著,暗暗心驚,哪個大佬敢直接掛了厲總的電話?

“投資的事情明天再說。”厲之雋起身往外走。

等蘇勇城回過神,隻能看到厲之雋進電梯的背影。

“該死!”蘇勇城暗罵,到底是哪個晦氣玩意兒這個時候給厲之雋打電話壞了他的好事?!

“厲總,咱們去哪兒?”

因為是臨時出去,厲之雋的常用司機趕不過來,便由王勤開車。

“清顏會所。”

王勤立刻查了一下,當看到查詢結果,表情變得有些奇怪。

“厲總……”

“嗯?”厲之雋不耐地挑眉。

“清顏會所,貌似是一家嗯……不太好的會所。”他們厲總潔身自好,夜總會是從來不去的。

所以到底是誰不僅敢掛了厲總的電話,還把人往這種地方請?

都是男人,厲之雋怎麼可能聽不懂王勤的話,臉色有點黑。

“去。”

這個女人,當真是膽大!

她要是敢騙他,治不好他的病……

十分鐘後,王勤將車停在了清顏會所的門口。

一分鐘前,程菀已經把包廂號發給了他。

兩人進了會所,就有女孩上前迎接,“兩位先生洗浴還是按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