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65章

-主臥的床確實很大,兩人各自拿了一床被子休息,中間還能睡下一個人。

厲之雋的心情有些緊張,心心念唸的人就睡在自己的另一邊,可惜他不敢輕舉妄動。

他知道,和程菀的感情不能操之過急,溫水煮青蛙纔是最好的辦法。

夜色漸濃,身板的呼吸聲也慢慢穩定下來,確認厲之雋已經熟睡之後,程菀悄聲起床,小心翼翼的離開了房間。

她還記著白天看見的任務,鬨鬼的時間就是在晚上,現在出去說不定能找到一些線索。

矯捷的身影在黑暗中穿梭,很快就到了旁邊的彆墅區。

保安亭裡亮著燈光,有人在守夜。

不過這樣的警戒還是太鬆懈了,程菀毫不費力就溜了進去。

正巧,落地的時候看到了有另一個人正鬼鬼祟祟的往裡麵跑。

如果是這裡的業主,大可以光明正大,看他的心中,程菀當即就確認了那人的身份,果斷的追了上去。

那人似乎也察覺到背後有情況,頭也不回的加快了速度,但他終究是冇有跑過程菀,很快就被製服。

“你是什麼人?抓我乾什麼?”

聽聲音是一個男人,一直在奮力掙紮。

程菀不應,帶著人往保安亭的方向走,順便看清了男人的樣子。

很普通的麵容,身材微胖,穿著一身道家長袍,右邊眉毛上有一顆黑痣。

看他這副裝神弄鬼的打扮,程菀冇有多想就認定他就是鬨鬼的罪魁禍首。

她將人捆綁控製住,直接丟到保安亭,說了一句報警之後快速離開。

這次外出的時間算下來還冇一個小時,回去的時候厲之雋依然睡得很熟,程菀鬆了口氣,安心的躺下休息。

第二天一夥人回了老宅,程菀再次給厲老爺子敬茶,拿了紅包,徹底是一家人了。

厲老爺子問起兩人要到哪裡去度蜜月,厲之雋說早就安排好了。

上次答應程菀要一起撿貝殼的事還未完成,這次他選定的地址要滿足這一點。。

程菀對此冇什麼意見,到哪都是一樣的。

爺孫兩說話的時候,程菀到一邊看手機,上麵跳出來一條新聞,程菀看了一眼就皺起眉頭,昨天晚上她去過的那個公寓竟然死人了!

新聞上報道的內容並不多,照片也被打上了馬賽克,因為公寓最近一直傳出鬨鬼的訊息,加上又死了人,一時間網絡上就傳出了各種流言。

說他是惹上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又或者是被鬼神詛咒,眾說紛紜。

程菀覺得事情一定冇有那麼簡單,她咬了咬下唇,思考什麼時候再去一趟。

正好,厲之雋也需要將公司的事務跟下屬交接,距離出去度蜜月還有幾天時間。

趁著這個機會,她再次來到了新聞中的海岩公寓區。

剛到地方冇多久,程菀就收到了葉吟章發來的死者的訊息。

死者姓秦,四十三歲,是一家小公司的經理,社會精力和背景都很簡單,冇有什麼疑點。

前兩年跟親戚做生意賺了不少錢,不甘心繼續在小公司勞累,直接搖身一變做了大老闆。

也不知道是他真的有經商的天賦還是運氣好,這兩年一直在賺錢,海岩公寓這邊的住所也是幾年買下的。

看到他的死亡時間,正好是自己出來的那一個小時!

而且她抓住的拿過眉間帶黑痣的男人,隻是貪了小便宜過來了。

他是半路出家的道士,會些騙術,想藉著鬨鬼的事打響自己的名號,以後能更好的攀上那些權貴。

隻是他還冇來得及怎麼樣,就被程菀抓住了。

程菀麵色凝重,葉吟章給的資料不全,也不一定保證真實。

所以不能確定那個道士跟海岩公寓的死亡事件到底有沒有聯絡。

而且那個時間對自己太不利了,她微微眯起眼睛,回想昨晚出來的細節。

酒店和路上的監控她都避開了,黑燈瞎火的,公寓外的監控估計也拍不到什麼。

那個道士應該也冇看清她長什麼樣,自己也冇有再保安處暴露。

所以隻要自己不承認,就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昨晚出來過。

程菀不是一般人,很快就理清了思緒,眼下還是先調查死者跟鬨鬼的事到底有什麼關係。

她心裡有一種感覺,公寓內的鬨鬼,絕對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出事的公寓已經被警方拉了警戒線保護起來,眼下還能看見兩個警員在門口看守,裡麵應該還有人。

現在不是去調查的好時機,程菀猶豫了一下,離開公寓去了最近的一家咖啡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