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d62a0cf79cc8336cc27b7a5cfd8e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佳人已去,趙升轉身便要回洞穴。

就在這時,他突然驚咦一聲,快步走到洞穴旁的一塊石壁處。

趙升右手伸進石壁縫隙中,用力一拽就從裡麵抽出一根“如刀”般的巨大趾爪。

趾爪下半截連著一塊血淋淋的肉塊,肉塊上麵還掛著兩片殘破的鱗甲。

而趾爪上半截卻是一根半人高“如刀”一般的利爪。

不用多說,這東西是那隻倒黴的雲蛟留下的。

趙升提著趾爪,環顧四周。

這時,他才留意到雲蛟還真留下了不少“好東西”。

坡地及附近山壁上,可以看見一片片粘稠殷紅又散發著清香的蛟龍真血。

山縫石間,坡地上也掛墜著細碎而大小不一的蛟龍血肉,偶爾也有或殘破或完好的蛟龍鱗甲。

趙升見狀喜出望外,

要知道蛟龍作為最頂級的真龍種之一,它全身上下都是寶。

蛟龍內丹是煉製“金丹”的上品靈物。血肉可用來煉丹,提煉精血等等,鱗甲爪子骨頭可用來煉器,連龍糞都能用來威懾下等妖獸。

一隻金丹級蛟龍身上掉落的血肉鱗甲,其價值之高可想而知。

趙升忙活了大半天,纔將坡地及周邊山壁打掃“乾淨”。

因為冇有合適的容器,他索性用石頭削出兩個大缸,用來分開盛放蛟龍真血和碎肉鱗甲。

至於趾爪,趙升用法器飛劍費力切割了近半個時辰,纔將爪子和下麵連著的骨節血肉分開。

隻剩下四尺長的蛟爪勉強可放入儲物袋裡。

將兩個大缸搬入洞穴藏好後,趙升按下的傷勢,終於再次發作。

他臉色一變,勉強封死洞穴入口後,立即服下一顆療養丹藥,隨即盤膝而坐運轉靈力,開始一點點修複體內腑臟的裂縫。

……

時光荏苒,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

此時的天柱山一天比一天寒冷,寒潮屢屢爆發,讓無數采藥人叫苦不迭,隻得提前下山,等待來年化凍。

於是,天柱山“冷清”下來,一二重雲海之間的區域已經幾乎看不到人影。

與之相反,從三重雲海往上的區域卻是十分“熱鬨”。

不時可見,一位位金丹真人或駕馭法寶,或乘坐禦獸,或者乾脆乘坐雲舟抵達天柱山。

大部分金丹真人一到這裡,便直接飛入三重雲海之上。

也有少數人去往洞天城,尋找熟人打聽情況,準備妥當後,才向某個神秘地界進發。

對於外界的紛紛擾擾,趙升一概不知,也不願理會。

通道裡,趙升揮動鶴鎬,一鎬下去便鑿下一塊石頭。

此時他正乾的熱火朝天。

自從二十天前腑臟傷勢完全恢複後,趙升就將大半精力投入到開鑿通道上來。

大半個月下來,通道又延長了一倍多。

而周圍靈氣濃度也以驚人的速度提升,已經大大超過了龍鯉湖靈脈的最高水平。

最近兩天,趙升隱隱生出一種預感,預感通道快要挖到頭了。

又過了大約兩個時辰,趙升一鎬頭砸到石壁上,突然感覺手上一輕,再一看,卻見鶴鎬大半冇入了一個黝黑孔洞裡。

“哈哈,終於打通了!”

趙升喜不自禁,急忙抽出鶴鎬,一連鑿了十多下,將眼前的孔洞,擴大到一個能容人進去的大洞。

看著眼前漆黑未知的洞穴,趙升從石壁上,取下照明光球,扔進洞穴裡麵。

隨著照明光球落到裡麵,趙升藉著亮光,看清了洞穴的景物。

令他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洞穴竟然十分寬敞,直徑超過三丈。

周邊岩壁除了樹根撐裂的地方,其他地方都非常光滑,整體看上去就像一根圓形隧道,能讓一輛重型大卡輕鬆在裡麵行駛。

“這是……!”

看到這種異象,趙升慢慢皺起眉頭,心裡忽然浮現一則在洞天城流傳的秘聞。

“靈蚯有王,其名山龍。大者如山嶽,元嬰不可欺。萬壽猶不死,百劫化真龍!”

趙升喃喃自語道:“莫非這隧道是山龍鑽出來的?”

他不認為這個隧道是天然形成的。

而且除了山龍,趙升也想不出有哪種強大妖獸能在兩百多丈深的山體裡自由穿行,並且鑽出這種巨大的隧道。

片刻後,趙升神情異常謹慎的沿著隧道慢慢行走,。

他全副武裝,右手托著小週天符盤,左手握著一根慘綠小箭,麵前飄著三麵水旋盾,身上還罩著兩重金光甲。

這個隧道並不是完全水平,而是成三十度傾斜向下。

此時,他發現神秘樹根就是指示牌,它不僅沿著隧道生長,而且方向也跟靈脈走向一致。

大約走了三四裡路,趙升隻覺眼前豁然開朗,一處地下石窟突兀的出現在他麵前。

這處石窟占地麵積幾十畝,內部靈氣濃度之高,他平生未見。

可以肯定這種靈氣濃度與二階靈脈的靈竅相比也毫不遜色。

然而,趙升心神並冇放到這上麵。

此時他被眼前一幕震撼了。

隻見偌大的石窟裡,無數蟒蛇般的的樹根破開石壁,從四麵八方密密麻麻的倒垂下來。

所有樹根末端都紮入石窟中央一尊盤窩如山的龐大蛇形生物體內。

先前他所見的金丹雲蛟已經算是巨型生物了,但與麵前的這尊巨物相比,活脫脫成了一條小泥鰍。

在看到它的第一眼,趙升已經百分百確定這尊巨物是山龍無疑了。

不僅僅是因為它宛若蚯蚓放大了無數倍的體態,也不僅僅看到一窩窩靈蚯在其體內鑽進鑽出。

最重要的是它身上散發著與雲蛟十分相似的氣息,就像龍威。

即便這條山龍已經死去無數年,但高等龍屬生靈獨有的的天然威壓,始終冇有散去,仍然時刻震懾著他的心神。

趙升撥開阻路的樹根,緩步走向山龍。

隨著越走越近,他更加被山龍龐大的身軀所震撼。同時心裡也十分感慨,感慨像山龍這種受天地垂青的強大生靈竟然也渡不過化龍之劫。

“萬壽猶不死,百劫化真龍!”

望著已然化作土石的山龍遺蛻,趙升神情滿是遺憾,最後微不可聞的呢喃道:“...你是死在哪一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