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cee1bd30bff591d5b2f926ad62fd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嗡!”

“嗡!”

中年男子左右兩側又閃過一道藍光,隨後就見到兩個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他的兩側。

百裡雲見中年男子出現後,他的身體又恢複了正常。

猜到應是孔任為了專心迎敵,收回了他體內的靈力束縛。

隨即他偷瞥了孔任一眼,見孔任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不由地摸向懷中的家族玉牌。

“百裡雲,莫非你又想引發天怒!”

中年男子看著百裡雲,微笑道。

百裡雲聞言一驚,有些詫異地看向中年男子。

“百裡雲,你不可妄動!”

“此人已達無相無色境,言出法隨,自成空間,天怒根本就傷不到他!”

這時,孔任的聲音又在百裡雲的腦中響起。

百裡雲聽到孔任的話,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

“嗡!”

這時,書院祭壇方向又射出一道白光,應是孔經平再次祭出了通天符。

“轟!”

中年男子右手一揮,射出一道劍氣,竟後發先至地趕上那道白光,並將白光吞噬。

“軒轅廣平!”

在白光被吞噬後,祭壇方向又傳來孔經平的怒吼之聲。

可惜的是,除了孔經平的聲音在上方迴盪外,再無任何聲響。

孔任聞聲,朝祭壇方向望瞭望,又看向空中的中年男子道:“妖王,我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真要與我書院魚死網破嗎?”

中年男子搖了搖頭,道:“孔任,我既然能夠阻攔你各路援兵,你又有何能力與我魚死網破?”

說罷,他左側一人飛身而起,撞向空中的石門。

“轟隆隆!”

......

一陣巨響後,石門竟緩慢消散。

而那箇中年男子卻毫髮無傷地飛了回來,靜立在左側。

“孔任,你看到了吧,連天庭都不願與我正麵為敵,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

中年男子一臉笑容地看著孔任,不緊不慢地說道。

“呼!”

這時,孔經平的身形飛馳而至。

“你就是十年前名震九宮的孔經平吧,果然天資出眾,可惜啊可惜!”

中年男子見到孔經平,稱讚一句後,又連叫可惜。

孔經平聞言,怒視了中年男子一眼,又低聲朝孔任道:“院長,不如讓經平上天庭吧?”

孔任搖頭道:“天庭已是今非昔比,既然他們此刻已經退去,你再上天庭又有何用?”

孔任說著,又緩緩上前,道:“妖王,我冇想到無相無色境的人,竟是你的分身。”

“但是你應該也知道,我孔任也是身懷大運氣之人,更是摸到了天道封神的門檻。”

“若是我強行封神,雖會身死道消,但也可引來天道接引。”

“一旦接引使降臨,縱使妖王你能走得了,你的手下恐怕一個也逃不掉,你覺得這樣值得嗎?”

中年男子聞言,依然微笑道:“孔任,你不用虛張聲勢。”

“先前你與孫尚智合謀,雖然傷了鬼王,但是你也受了不輕的傷。”

“以你當前的情況,一旦強行封神,根本等不到接引使出現,你就已經飛灰湮滅,他又怎麼可能發現得了你!”

“更何況這數百年,除百裡奚封神成功外,再無一人,甚至有傳聞接引之路已經斷絕,你覺得本王會害怕嗎?”

孔任聞言,心中微微一驚。

不過他見中年男子如此侃侃而談,似乎其中還有迴旋的餘地。

雖然他不懼死,卻也不願白白犧牲。

於是他又繼續說道:“妖王你錯了,孔聖等人雖未選擇天道封神,但是他們英靈長存世間。”

“若是我以自身靈氣召喚,必能得到他們的幫助。難道妖王覺得,以我書院數百年的氣運,還引不來接引使?”

“啊!”

突然,一柄漆黑的長劍從孔任後背刺入,貫穿他的心臟。

“李奇!”

百裡雲一聲怒吼,飛身撲向偷襲孔任的李奇。BiquPai.CoM

“轟!”

百裡雲接了李奇一掌,身形急速後退,一臉詫異地看著他。

這時,李奇身形一陣搖晃,竟也變成了中年男子的模樣。

“好手段,冇想到你竟也學會了一氣化三清!”

孔任穩住身形後,又沉聲向中年男子說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還算不得一氣化三清,不過也快了!”

說罷,他右手一招,李奇化身的中年男子朝他緩緩地飛去。

“啵!”

遮天大陣發出一聲輕響,李奇穿過遮天大陣後,就與中年男子融為一體。

接著中年男子左右兩人,也快速地融入到他的體內。

原來這中年男子不僅修煉了妖族功法,而且對人族功法也頗有心得。

特彆是人類絕學——一氣化三清,也讓他摸到了一些門檻。

由於一氣化三清是人類至高絕學,他雖化身為人,但是在修煉這門功法時,因為妖身的緣故,無法完全修煉成功。

所以他就彆出心裁,先將神識三分,潛入人類體內,自然脫胎生長。

等到其修煉到騰雲境後,再施展秘法,讓其神識覺醒,瞬間恢複到先前的境界。

本來他三具身體是要同時覺醒的,不過由於李奇尚需行刺孔任,所以才拖到此刻。

“嗡!”

一道白光閃過,中年男子緩緩地睜開眼睛,凶威滔天。

“孔任,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中年男子看著孔任,微笑道。

孔任拔出漆黑的長劍,道:“妖王果然好手段,此劍竟以饕餮殘魂凝鍊,不僅可吞儘我的靈力,更能讓饕餮重現,不過可惜妖王你也算錯了一步!”

中年男子聞言,有些驚訝地道:“我也算錯了一步?”

“不錯,你也算錯了一步!”

這時,又一個孔任出現在現在孔任的身邊。

他朝先前的孔任行了一禮,恭敬地道:“麒麟大人,讓您受苦了!”

“嗡!”

先前孔任身上飛出數道白光,融入到後來的孔任身上後,他的身形瞬間變成一個獅頭、鹿角,虎眼、麋身、龍鱗、牛尾的麒麟。

“麒麟神獸?”

中年男子看到麒麟後,臉上首次露出了驚訝之色。

“唔傲!”

麒麟昂首發出一聲長叫,將淩空的妖鬼兩族儘皆震落。

隨後麒麟身上又冒起一道道白光,同時體內隱約傳來一陣低沉的嘶吼之聲。

眾妖鬼驚訝過後,又紛紛朝中年男子和百裡無敵靠近。

而曾文濤等人也飛身而下,站在孔任身後。

“你竟想煉化饕餮殘魂?”

中年男子聽到饕餮的慘叫聲,詫異地看向麒麟。

“哼,些許殘魂,竟敢興風作浪,本座不煉化它,難道還要讓它為禍人間嗎?”

麒麟冷冷地看向中年男子,道:“你雖修得妖族秘法,不過在這方天地下,你根本就無法全力施展。”

“至於你修煉的人族功法,也就隻有這一氣化三清能上得了檯麵,可惜也未儘全功。”

“今日有本座在此,你不可能占到一絲便宜。”

中年男子見麒麟瞬間就煉化了饕餮的殘魂,心中也是一驚。

這縷饕餮殘魂,本是他從趙孝成王的鎮天璽中得來。

雖說有些羸弱,但是經過趙國國運的加持,也已達到朝暉境。

冇想到今日偷襲失敗,竟被麒麟如此輕鬆煉化,由此可見麒麟之強。

“妖王,我知你還有後手,但是再僵持下去,對雙方也都不利,反而便宜了其他人。”

“依我之見,今日之事,就到此結束,你以為如何?”

孔任見中年男子麵露沉吟之色,又開口勸道。

同時,他又故意看了看百裡無敵和孫傲天等人。

百裡無敵等人知他有意挑撥,怒視他一眼後,又雙目微閉,不知是不是在用神識與中年男子商量。

“孔任,我今日也並非一定要剪除你書院,隻要你們肯離開此地,今日之事就到此結束,如何?”

中年男子沉默一會後,又開口朝孔任說道。

孔任聞言,搖頭道:“妖王,你弄錯了,我們並非是在向你乞降,而是不想多傷無辜!”

“若你今日不肯退讓,那我們定然奉陪到底!”

說著,他體內散發出一股磅礴的靈力。

“無相無色境!”

中年男子沉聲低呼道。

“嗡!”

與此同時,麒麟身形一震,同樣散發出一股磅礴的靈力,直沖天際。

“轟隆隆!”

這時,天空中傳來一聲雷鳴,隨後出現一道五彩光芒,冇入麒麟體內。

“好,倒是我托大了!”

中年男子見麒麟也已達到五色無相境,微微一笑後,道:“我本來還有些猶豫,冇想到你們竟成長到如此境界。”

“若是再給你們一些時日,恐怕到時連我也奈何不了你們,那才真是我妖族的劫難!”

說罷,他身形一震,一股龐大的威壓壓了下來。

“啵!”

遮天大陣在他的威壓下,瞬間破裂。

隨即眾人好似大山壓頂,身形逐漸彎曲。

一些功力稍弱之人,已是一臉慘白,跌坐在地。

“嗡!”

這時,從孔任身上散發出一道白光,將眾人籠罩。

隨後眾人又見到點點金光,從四麵八方湧來。

“孔任,不可!”

一旁的麒麟見狀,疾聲大呼道。

孔任微微一笑,道:“麒麟大人,孔任的使命就是找尋傳說中的易道之子。”

“今日既然已經達成使命,孔任心願足矣!”

說罷,他的身形逐漸消散,也化作點點金光,與湧來的金光融為一體。

“轟隆隆!”

這時,在遙遠的上方,又傳來一陣驚雷之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百鍊成神更新,第三百二十一章 孔任成仁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