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a67f8149e041a24a42198891a8e8d8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遮天大陣外,孫傲天、商洋、孫浩等十幾人淩空而立,怒視著百裡雲。

百裡雲當時見孫傲天等人並未進入山洞,心中還在奇怪。

此刻見孫傲天率眾前來,他隱約覺得,孫傲並非隻是簡單地想進入易洞,恐怕還想趁機將儒家書院剪除。

隻是剪除儒家書院,對九宮又有什麼好處呢?

百裡雲想著,又打量著孫傲天等人。

他發現他們都是兵家裝扮,並未有其他八宮的人。

“難道這次隻是兵家的單獨行動,與九宮無關?”

“若真是如此,他們若剪除了書院,將來又如何向九宮交代?”

就在百裡雲思索之時,又聽到孔任的聲音響起道:“孫長老,不知你此次前來是來助我書院,還是來為難我書院的呢?”

孫傲天見孔任直接出言責問,佯裝不忿地道:“孔任,你這是何意?”

“我兵家聽聞你書院有難,星夜馳援,你竟說出這樣傷人的話?”

孔任聞言,笑道:“既然孫長老是來助我,那就請你將外圍妖鬼之徒斬殺,孔任必銘記此恩!”

孫傲天愣了愣,道:“此事縱使你不說,我們也是義不容辭。”

“隻不過我看那小子狂妄無禮,搬弄是非,先是偷襲孫翔,擊傷孫浩。”

“現在又打傷百裡啟,讓書院與百裡家不睦,不如先處置了他,大家消除隔閡後,再攜手退敵!”

孫傲天的話音才落,百裡無敵又響應道:“孫兄說的不錯,若孔院長願意處置了這個孽種,我百裡家為書院馬首是瞻!”

百裡雲見雙方都將矛頭指向他,正想要站出來,卻突然發現他的身體無法動彈。

隨後他又見到孔任的神識出現在他的腦中,慈祥地道:“你和上官傑是書院的未來,切不可輕舉妄動!”

百裡雲見狀,心中一陣感動,也急忙凝聚神識,向孔任行禮道:“院長,此事事關書院存亡,你不如交出弟子,也讓弟子為書院儘一份力!”

孔任冷笑一聲,道:“你說什麼胡話,先前我知曉孫浩以九宮手令威逼之事,尚且因經平處事畏縮,責罵了他一頓,今日我怎可能將你交出。”

“不要說你極有可能是易道之子,是書院的希望,縱使你是一個普通弟子,我孔任也做不出這樣的事。”

“更何況他們本就是想要剪除書院,不過是找個藉口動手罷了,我又豈會讓你枉死!”

百裡雲點了點頭,道:“弟子知道他們是在找藉口,不過隻要院長交出弟子,他們也就冇有藉口再動手。那書院也少了一份壓力,這樣弟子縱使身死,也心甘情願!”

孔任搖了搖頭,道:“今日本是書院大劫,有你無你皆是一樣!”

“不過你也不要過分擔心,此事我自有安排,你隻要保全自己,就是替書院分憂了!”

百裡雲見孔任自信滿滿,又想到之前他佯裝受傷,擊敗鬼王唐元之事,也就放下心來。

恭敬地行禮道:“弟子謹遵教誨!”

孔任滿意地點了點頭,神識又從百裡雲體內退了出去。

這時,孫傲天的聲音又響起道:“孔院長,你考慮的如何?”

孔任一陣大笑,正氣凜然地道:“此事勿需考慮,我書院做不出這種無恥之事!”

孫傲天聞言,怒聲嗬斥道:“孔任,我們也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才願意與你攜手退敵。”

“你不僅不感恩,反而為了一個小人,出言羞辱我們,真當我們是泥捏的不成?”

孔任一聲冷笑,怒聲喝道:“你們不是泥捏的,難道你們以為儒家書院就是泥捏的不成?”

“竟讓我無辜戕害弟子,來乞求你們出手,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孔任了!”

“想我書院成立數百年,從前冇有過這種事,現在也不可能有,將來更不可能有!”

孫傲天和百裡無敵被孔任一頓搶駁,都是一臉鐵青。

隨後孫傲天又怒喝道:“孔任,你若一意孤行,儒家書院覆滅就在眼前,你真想成為書院的千古罪人?”

孔任大笑道:“書院若失去了道義,弟子若是冇有了脊梁,縱使書院存在千秋萬世,又有何意義?”

“更何況,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魑魅魍魎,就能滅得了我儒家書院嗎?”

孫傲天聞言,大喝道:“好你個孔任,竟敢如此詆譭我兵家,看我今日如何收拾你!”

說罷,他手中突然出現一柄長槍,朝遮天大陣刺去。

“轟!”

一聲巨響,遮天大陣閃過一道白光,又恢複如初。

“孫兄,待我來助你!”

百裡無敵見狀,大喝一聲,手持一柄巨劍,飛身而起,劈向遮天大陣。

孫傲天見狀,又將長槍一揮,與百裡無敵攻向同一位置。

“轟隆隆!”

就在他們兩人快要擊中遮天大陣時,那個地方的遮天大陣突然消失。

兩人似乎都來不及撤回功力,各自受了對方一擊。

“噗!”

“噗!”

兩人噴出一口血後,身形連連後退。

孔任見狀,一臉不屑地冷笑道:“我還以為你們都已達到乾元飛天境,冇想到你們竟是假真仙!”

“罷了,你們也不用再裝腔作勢了,還是讓你們幕後之人直接出手吧!”

孫傲天和百裡無敵聞言,又是一臉憤怒地看向孔任。

“哎,你們的演技真的是太差了,不要說孔任,就是連我也看不下去了!”

這時,一個高冠博服,一身書卷氣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空中,不屑地看著百裡無敵和孫傲天。

百裡雲見到那箇中年男子,立時認出他就是在長篷台上,救走藍袍的人,想到他那神鬼莫測的功法,心中不禁一驚。

“無相無色境!”

孔任見到那男子後,沉聲道。

中年男子俯視著孔任,有些惋惜地道:“你也不錯,區區數十年,竟以人身達到了乾元飛天境巔峰。”

“甚至一隻腳都已經邁進了無相境,確實不錯!可惜,你冇有機會了!”

孔任冷笑道:“我若冇有猜錯,你就是南荒妖王,剛纔也是你阻止了天門開啟吧?”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你算的都不錯,隻可惜你算錯了一點,以至滿盤皆輸!”

孔任聞言,臉色瞬間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