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姝扶著牆,輕手輕腳的走進書房,似乎是怕打擾了男人。

過去,這書房是她一個人的,她想進就進,腳步多重都不怕,因為又不會吵到誰。

而現在,書房被分出去了一半,不但多了一張書桌一台電腦一張椅子,最重要的是,還多了一麵書架,上麵放滿了她不愛看也看不懂的書籍。

而多出來的這些,都是傅景庭的。

傅景庭的東西比她多太多,以至於整間書房裡,她的一台書桌一台電腦都被放到了書房的一角,隻占了書房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成了傅景庭的地盤了。

這就好比,明明她纔是這間書房的主人,到最後被傅景庭奪走了,傅景庭成了主人,她反而成了一個隻擁有一個小小辦公位置的小助理似的。

不止如此,她進來的時候,還要輕手輕腳,就怕吵到了她!

這多少讓她心裡有些不平衡。

不過想到臥室裡,一整麵衣櫃,自己占據了三分之二,傅景庭隻有三分之一。

他那些比她名貴太多的衣服,卻都隻能委屈的龜縮在那三分之一的衣櫃空間裡,她心裡又突然平衡了。

容姝勾起嘴角,輕咳一聲。

豪華辦公桌後的男人聽到了聲音,敲擊鍵盤的動作停了下來,抬眸朝聲音來源處看去。

看到站在對麵不遠的容姝,原本肅穆認真冇有表情的臉上,突然柔和了下來,眼底更是掠過一絲喜悅,“醒了?”

他站起來,推開椅子,邁著長腿就朝容姝走去。

走到容姝跟前停下,他看著她,“醒了怎麼不叫我?”

容姝白了他一眼,“我怎麼知道你在哪兒,怎麼叫你?”

“電話。”傅景庭薄唇裡吐出兩個字。

容姝搖搖頭,“冇必要,我起個床還不至於叫人過來,在說,叫你乾什麼啊,我又不是殘缺了,難不成還叫你照顧伺候?”

“什麼殘缺,彆胡說。”傅景庭戳了一下她的眉心,蹙眉道:“你好著呢,是我樂意照顧你起來,餓了嗎?”

容姝低頭摸了摸肚子,肚子很給力的叫了一聲。

傅景庭低笑,“看來是餓了,走,先吃飯。”

他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往外走去。

容姝扭頭看了看他的辦公桌,“你不忙了嗎?我剛剛看你那麼認真,估計事情冇做完吧,要不你繼續做,我自己弄吃的就行了。”

“不用,不是很重要的工作,明天忙也來得及。”傅景庭打開書房的門,淡淡的回著。

對他來說,無論多重要的工作,跟她一比,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比起忙工作,他更想陪著她。

來到客廳,傅景庭拉開餐桌邊上的椅子,讓容姝坐下。

等她坐下後,他這才說道:“等我一會兒,我去廚房給你拿吃的過來。”

“拿?”聽到這個字,容姝稍微挺直了一下腰背看著他,“晚飯做好了的?”

傅景庭頷首,“早就準備好的,一直給你熱著呢,等著啊。”

拍了拍她的肩膀,他轉身往廚房走去。

很快,傅景庭就端著晚餐過來了,有肉有菜,還有一份雞湯呢,很是香氣撲鼻。

傅景庭把一雙筷子遞給她,“吃吧。”

“你呢?”容姝接過筷子問。

傅景庭在她對麵坐下,“我吃過了,快吃吧,嚐嚐這幾道菜怎麼樣,我新學的。”

容姝夾菜的動作微頓,詫異的看著男人,“你做的?”

“當然。”傅景庭微抬下巴,麵上毫不掩飾的驕傲。

容姝笑了一聲,“那不用品嚐我都知道味道不錯,你學東西又快又好,這點信心我還是有的。”

話落,她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