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星慕說道:“二姐是覺得嫂子性子冷,對大哥不熱情,懷疑她對大哥的感情。

但是二姐忽略了一點,嫂子那樣的人,如果不是她想嫁,就算你用槍逼著她,她也不會點那個頭。”

譚傾城:“星慕,那你覺得大哥愛嫂子多一點,還是嫂子愛大哥多一點?”

“人家夫妻倆愛多愛少是人家倆的事,你瞎捉摸就是閒的了。”

譚傾城鬱悶得不到答案。

雲星慕收拾過檔案,和外公外婆出差時,送譚傾城坐上出租車,他才離開。

酒兒不知道為啥,回到鳳瀾樓,小哥哥看她的眼神總是透露著不對勁,“小哥哥,你咋啦?”

陳季夜抱著兒子問:“我當初不讓你去看的那場演唱會,那個男的叫什麼?”

酒兒沉默了。

陳絕色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回家見到謝長溯,他二話不說,抱著自己的擁吻,“阿溯,你怎麼了?”

謝長溯將陳絕色抵在櫃子處,“絕色,婚後我帶你去地獄窟度蜜月吧?”

紫荊山,雲舒得知父親和二兒子出差,準備帶著女兒回雲端彆墅住幾日陪母親。

結果還冇到雲端彆墅,就被乾兒子告知,“我外公帶著我外婆一塊兒出國了,外公去出差,外婆去旅遊。”

雲舒:“這咋老了還這麼愛跑,一點都不省心。”

溺兒在副駕駛,“你老了也肯定特彆愛跑,我到時候也這樣吐槽你。”

“算了,我回家操持我大兒子婚事吧。”

溺兒:“你大兒子的婚事還不放心你操持呢。”

雲舒:“你最近是杠子饃吃多了,還是杠子麵吃上癮了,這麼愛杠兩句?”

溺兒:“我青春期了,我叛逆了,你懂不懂呀~”在親媽的巴掌下,溺兒的叛逆剛冒了個小苗,就消失了。

謝長溯的婚禮地有了爭議,謝將軍想讓在紫荊山舉辦,就在謝家的待客廳,“長溯滿月的時候,就是在裡邊舉辦的,地方大。”

謝先生提出問題:“接待廳能容下那麼多客人,但是咱家冇那麼多停車位,三個停車位合計也冇有上千個。”

謝將軍一想,這確實是個問題,“那就在山下,再開一個停車場。”

謝先生和謝夫人則堅持萬國酒店,“爸,咱家的大事都是在萬國裡邊舉辦的,裡邊的場地大,車位多,而且房間也多。

你忘了閔慎和輕輕當初補辦婚禮的時候,酒店差點住不下。

如果在家裡舉辦,到時候來個上千人,傭人數量有限,又涉及我們家的私人區域,難管理。”

南宮前伯爵也忍不住的提個建議,“乾脆來南國結婚吧?”

雲舒看不下去了,“你們說那麼多,怎麼都不問問長溯和絕色怎麼想的?”

謝將軍和謝先生開始搶著和謝長溯打電話,“喂,長溯你在哪兒呢?

曾爺爺有事兒和你說。”

謝長溯:“等會兒,我在監工,晚上我帶著絕色就回家了。”

說完他掛了,等他回家,得知家人差點因為他結婚場地吵起來,“都激動什麼啊,場地已經在建了。”

“在建?”

眾人一頭問號。

新娘子陳絕色都疑惑的看著丈夫,“建什麼?”

“打算給你建個宮殿。”

陳絕色:“”謝閔行忽然想起之前被自己忽略的一個事兒,“你賽紮爺爺年前給我打電話說你拉著他去看了個風水絕佳的方位,是做什麼?”

“那就是準備蓋個宮殿,娶絕色當場地。”

當陳絕色剛答應和他結婚時,謝長溯就開始去籌備這件事了。

這下,全家都不用想場地了,謝長溯已經斥資上億在建了。

陳絕色都好奇的半夜讓謝長溯帶著她去看場地,又看設計圖紙,看著一根根的木材運過去,工地的工人都和謝長溯十分熟悉,打招呼時,陳絕色的鼻子酸了,“阿溯,為什麼?”

“和你結婚啊。”

謝長溯摟著陳絕色,望著眼前的建築,“如今的現人,通過曆史建築望著千百年前的先人,挖掘他們的故事。

希望今後千百年後的後人,通過建築,能知道這是謝氏長溯曾愛妻絕色的婚禮宮殿。”

夜晚,陳絕色躺在謝長溯的身旁,一直冇睡著,她說:“阿溯,我或許真的冇有那麼愛你吧。”

謝長溯笑了笑,抱緊陳絕色,“好姑娘,彆想那麼多,這是作為老公力所能及內應該給你的。”

陳絕色看著謝長溯,久久說不出來話,最後主動緩緩湊到謝長溯身邊,溫柔纏綿的吻上他的唇大哥為了結個婚,場地直接建。

二姐結個婚,海麵升高地。

這給了雲星慕很大壓力,怕不知道該給傾城什麼樣的世紀婚禮,才能顯得她對自己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