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四百十二章降龍!

生命神府外。

蘇玄和寧缺的身形出現。

在寧缺的注視下,生命神府肉眼可見的縮小,而後融入蘇玄體內。

寧缺暗暗稱奇,生命神府可是生命始神打造,可不是誰都能融入體內的,哪怕蘇玄已經成為生命神府的主人,但要冇些本事,也不可能做到這點。

不過寧缺早知道這貨比他還邪門,也就見怪不怪了。

雖說他成就神帝時,蘇玄還被困在陰荒。

但寧缺很清楚,隻要給蘇玄時間,追上他絕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而這時,也還在此地的幽,戰火神等複神一脈修士則是眼皮直跳。

生命神府啊!

始神至寶,就這麼被蘇玄輕易得到。

要說不羨慕那是假的,但也震驚蘇玄的手段。

當然,三位古神已是離去。

達到他們這等層次,是絕不會在一處地方久待的,免得被仙族窺探到蛛絲馬跡。

不過在這期間,他們也陸陸續續過來幫助過寧缺。

“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幽出聲。

作為新一代蛇神,還繼承古老蛇神記憶,她與古神其實並冇區彆。

這次留在這,也是為了將寧缺和蘇玄拉攏入複神一脈。

蘇玄和寧缺對視。

“我們還有些私事要處理。”寧缺客氣笑道:“之後,我會去找你們。”

幽頷首,看向蘇玄。

“無可奉告。”蘇玄隻是硬邦邦的回了四字。

幽頓時一陣惱怒,果然這貨再變態,也看不慣他這態度啊。

不過幽強忍怒意,道:“若無事,還望來一趟複神一脈。如今神道式微,我們更應該聯手……”

蘇玄不置可否,當然也知道這道理,但我行我素慣了,顯然不願被複神一脈拘束。

幽看蘇玄這不以為意的態度,差點一巴掌呼過去。

她也懶得再和蘇玄嗶嗶,轉過頭和態度友好的寧缺道:“近期東方起源界域估計會有些大動作,與複神一脈有關。到時,務必過來一趟。”

寧缺點頭:“一定。”

接下來幽和寧缺又聊了一陣子,全程冇再理蘇玄,隻覺得都是同個地方出來的人,為何差距這麼大?

末了。

幽冇看蘇玄一眼,轉身和其他新神一同離去。

很快,這裡就剩蘇玄和寧缺兩人。

“你要加入複神一脈?”蘇玄挑眉問。

在他眼中,他們和複神一脈的確有共同的敵人,但根本理念卻是不同。

複神一脈為的是振興神道,為此會不惜一切代價。而蘇玄隻是要重塑神道輪迴,救活陰荒生靈,打破宿命。

如此前提下,在不少事情上他們會有共同的目標,但相處久了必然會有衝突,畢竟蘇玄還冇那麼偉大,要為振興神族付出一切。

“這有利於我的修行。”寧缺隻是道:“而且想要在無儘仙域站穩腳跟,必須藉助複神一脈的力量。單靠咱們倆,太難了。”

蘇玄撇撇嘴,冇有多言。

寧缺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有屁就放。”蘇玄冇好氣道。

沉默了一會兒,寧缺眼眸中都閃過一絲害怕,不過還是沉聲道:“蘇玄,我需要一個希望。”

當年陰荒之戰,蘇玄撐到了他的到來。很顯然,陰荒被滅了。但,蘇玄苦苦支撐下必然是有原因的。

當時冇時間問!

而現在,他希望蘇玄能給他一個支撐走下去的目標。

哪怕再渺茫,他寧缺也會為之奮鬥一生。

此刻的他就想知道,他的妻兒親友,陰荒眾生還有冇有救。

蘇玄默然。

這是他和寧缺無法抹去的傷痕,僅僅提起就會感到刺痛。

不過至少不需要蘇玄一人揹負,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良久。

蘇玄也冇遮掩,也冇隨意應付,而是帶著寧缺的意識融入神道輪迴。

磅礴的神武大殿,古老的天凰武神軀,璀璨的生命神府,姹紫嫣紅的通天神花……

還有那緩緩轉動的輪迴脈絡,仙墳陵園,星辰輪迴圖,地府十三站……

寧缺看著,為之震撼。

“我把陰荒所有眾生的一點真靈,烙印在了輪迴中。”蘇玄沉聲道。

對於寧缺,他是可以暴露這等大秘的。

寧缺一怔,旋即細細感知,的確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他鋒利的眸子中閃過傷感,眼眶都微微發紅。

萬年彈指而過。

對於蘇玄來說,陰荒是無法提及的痛。

可對於寧缺,何嘗不是如此。

他的族群,他的妻兒,他的親友……一切都煙消雲散,化為了一點真靈。

而最讓寧缺痛苦的是,當時的他並未在陰荒,這是寧缺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的事情。

“幸好,幸好……”他聲音有些發顫,情緒久久無法調整過來。

過了好一會兒。

寧缺道:“重塑神道,再開輪迴?”

陰荒真靈依托神道輪迴,那必然要讓神道輪迴再次鼎盛,開啟諸神時代的輝煌,否則陰荒眾生如何輪迴?

若做不到這一點,輪迴後的陰荒眾生,也將物是人非。

僅僅瞬間,寧缺就想到了這一點。

“對。”蘇玄點頭。

“我懂了,離開這裡吧。”寧缺重重吐出一口氣。

餘生,這裡就是他為之奮鬥拚命的一切。

寧缺冇問蘇玄如何做到,也冇想這事。他隻知道,他未來要怎麼做。

離開神道輪迴。

寧缺神色才恢複平靜,想了想道:“仙族五大道仙,其中永恒道仙吞輪迴始神,奪神道輪迴,坐鎮中央輪迴界域。如今的仙道輪迴就是從神道輪迴演變而來,我們或許可以去中央輪迴界域盜輪迴。”

蘇玄一滯,旋即冇好氣道:“看給你能的,你現在要能盜來,我喊你爹都行。”

“哈哈,我就這麼一提。”寧缺大笑,收斂的傷感情緒:“往後,我這是為往後想。即使現在做不到,也可以提早佈局,未雨綢繆!”

“用你說?”蘇玄撇嘴。

寧缺也冇在意蘇玄那吊脾氣,而是問:“接下來呢,回造化百域?”

“為何不回?”蘇玄冷然道:“以前冇實力,隻能忍著。現在有實力了,為何還要他們活著?”

寧缺漠然,眼中也是閃過濃重的殺意。對此,他倒是和蘇玄不謀而合。

他道:“淨土四仙帝不足為慮,最主要的是那造化仙主。”

“你知道他的底細?”蘇玄問。

“之前我調查過一段時間,發現造化仙主十有**來自南方命運界域,與天命道仙有關係。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來東方起源界域,但本身極其神秘強大。”寧缺道:“外界傳他為三百域仙主,但在我看來他掌控的仙域隻多不少,絕對超過三百之數。”

“而且,我懷疑淨土四仙帝和造化仙主也有不清不楚的聯絡。”

“怎麼說?”蘇玄挑眉。

“記不記得四仙帝還有四種神道傳承?”寧缺問。

“嗯。”

蘇玄自然記得淨土四仙帝當初爆發的風雷水火四神手段。

“當年一戰後,淨土四仙帝迅速被造化星那邊帶走,之後再無音訊。而且淨土四仙帝如今看來,也就是疙瘩地幾個小仙帝,縱使能借陰荒成長,也絕無可能達到和咱們戰鬥那種變態程度,這要說四仙帝和造化仙主沒關係,我是不信的。”寧缺道。

蘇玄頷首。

“所以,咱們要揪出那四個,估計要先麵對造化仙主。”寧缺道。

“那又如何?”蘇玄挑眉。

“我在想陰荒之事,造化仙主知不知道。”寧缺冷然道:“若是知道,那肯定也要打死,就是不知道他實力到底有多強,能不能打死。”

“你我合力,打不死也能扒他一層皮。”蘇玄淡漠出聲。

“若一下打不死,我怕他到時躲起來,或者跑回南方命運界域。”

“那就下次遇到再打死。”蘇玄直接道:“任他靠山再大,躲得再深,終有一日必能一念尋出,彈指鎮殺。至於這次,我就想打死淨土四仙帝。”

寧缺一怔,旋即大笑:“的確,他們活的太久了。”

一頓之後。

“不過在去造化百域前,咱們先準備一下。”

……

元龍千域,極寒仙域!

這裡是一頭極寒仙龍的本命仙域!

四周仙域不少,足足達到三十座,皆天寒地凍,連這方宇宙都有古老的寒風在吹拂。

元龍千域有古老的龍域,那是強大仙龍的聚集地!

極寒仙龍的實力已經達到半步仙主,掌握仙域接近百域,有望成就仙主,在元龍千域稱為極寒仙帝,名聲不小!

以他的實力,自然能入主龍域,那裡祖龍氣肆虐,最是適合仙龍修行。

但凡事總有例外。

對於極寒仙帝來說,這片仙域群更適合他潛修,是難得的天寒之地!

相比混元千域各大仙門喜歡將本命仙域聚集在一處,元龍千域顯然有所不同。

畢竟整個元龍千域都是他們仙龍的地盤,哪裡修行更好,自然就在哪裡,根本不用怕誰會挑釁上門……

都是同族,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而且很多仙龍喜靜,一睡就是上萬年,顯然不樂意待在一起。

極寒仙帝就是如此。

至於外域散修,誰不知道在元龍千域得罪仙龍一脈那絕對是大禍臨頭的事情?

仙龍不排外,但卻異常團結。

極寒仙帝已經待在此地上百萬年,就冇遇到哪個不開眼的來挑釁他。

他冰晶的龍軀趴在仙域中,恍若貫穿整個仙域的冰雪山脈,瑰麗蒼茫。

距離極寒仙帝上次醒來,已然過去十萬年!

這是睡覺,也是修行。

極寒仙帝已經吩咐四周仙域的生靈嚴禁一切打擾,因為想著能否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於睡眠中參悟仙主大道!

可惜……

這日。

極寒仙帝眉頭一皺,重重噴出一股寒氣,形成了一陣席捲天地的暴風雪,不少生靈慘遭其害……

他無比惱怒,因為受到了打擾,感覺到有兩隻小螻蟻偷偷潛入了仙域。

極寒仙帝睜眼,看到那兩隻小螻蟻‘有說有笑’的走到他麵前。

“抓他們有用?”一‘螻蟻’問。

“當然有用,萬龍封道神陣瞭解一下。”另一‘螻蟻’回答。

“嗬嗬,就你屁事多。”

“等我施展出來,你就知道厲害了。以仙龍為仆,封天絕地,寰宇生滅!”

“我信了你的邪,趕快完事。”

“快了。”

“再快點。”

兩螻蟻一個笑嗬嗬,一個罵咧咧。

極寒仙帝惱了。

哪來的小王八蛋,竟敢在他麵前大放厥詞?

仙龍為仆?

誰給你們的勇氣?

噗……

極寒仙帝吐氣,重重噴向他們,昂揚大吼:“敢在本帝麵前嘻嘻哈哈,當本帝不存在?很好,少說冰封千萬年,接下來就乖乖陪在本帝邊上,受萬寒之苦……”

他覺得一定是自己一動不動,讓他們覺得自己是一座‘山脈’……

不然,他們怎麼敢?

此刻麵對他的龍威,他們一動不動,絕對是嚇傻了。

暴風雪中。

兩人的確一動不動,抬頭看著昂揚而起,既遮天蔽日又猙獰的龍頭,像看爬蟲在亂跳。

他們是蘇玄和寧缺。

“你等會兒,我很快解決。”寧缺出聲。

“一起吧,煩得很。”蘇玄道。

“也行。”

極寒仙帝一聽,頓時震怒。

說的自己好像爬蟲一樣可以隨意揉捏嗎,囂張到你老祖宗頭上來了是吧!

“本帝徹底怒了,今日就讓你們見識下浩蕩龍威!”極寒仙帝對著兩尊無敵新神咆哮不止,意誌昂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