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清歌這番話,的確是說到了他的顧忌

宋金素和厲卿川關係惡劣的根源,就是她認為厲卿川的手上,沾染了兩條人命,那兩個人,都是對她而言最重要的人。

現如今,這個趙清歌雖然不算什麼。

但是,宋錦書已經表明瞭,這是她的人。

她要護著的人,厲卿川做事之前自然是要好好的衡量一番。

厲召暗暗咬牙,都讓趙清歌給說中了。

“你說的也冇錯,不過,趙醫生,你最好想清楚一件事,我雖然不能現在對你動手,但,我隨時可以給你製造一起意外,讓你死的連警察都查不出來,到時候,夫人就算是懷疑,可她有證據嗎?”

趙清歌的手抖了一下。

她故作鎮定。

“我知道你當然能做得出來,可是現在問題是。這麼做值得嗎?為了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破壞了厲先生和夫人的感情,值得嗎?我覺得你要是做這件事情,最好還是先問一下厲先生,他願不願意,他有多在乎和厲夫人的感情,你難道不知道嗎?”

厲召狠狠冷笑。

“趙清歌你不要以為不拿捏住了這件事,就可以無所顧忌,我既然已經抓住了,那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們都已經清楚了,昨天晚上你救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趙清歌皺眉道:“我救那個人,不就是一個普通的,現在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在我麵前說這些謊話有意義嗎?我既然敢把你控製起來,就已經查清楚,你是今天一早纔回的,並不是你跟裴修年說的,回來了幾天,你回了老家之後也冇有在這裡救人,更冇有把人給治死,所以那個人到底是誰。”

趙清歌慢慢握緊手,厲卿川的人果然已經查清楚了這件事情,隻是他們還不知道他救治的人到底是誰。

他吞嚥了一下口水,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如果懷疑,那你就自己去查啊,把證據拿出來,反正你們財大勢大,如果想查肯定能查出來,不要問我,我真的不清楚。”

趙清歌已經打斷破罐子破摔。

她很清楚,自己現在唯一的依仗就是宋錦書。

隻有宋錦書能救她,所以。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冷靜,不能因為害怕就選擇背叛,如果說出來,他自己就真的完了。

趙清歌提議:“不如,你去跟厲先生商量商量,你們放了我,大家就當這件事冇有發生,我出去之後也絕對不會告訴夫人,大家依舊相安無事怎麼樣?”

厲召鄙夷。

“跟我談判,趙清歌,你也配。”

趙清歌聳聳肩。

“隨你們吧,不過,我還是希望厲先生不要因為憤怒就衝昏了頭腦,他和厲夫人能有今天多不容易,不要因為我一個小人物會破壞掉好不容易得來的生活。”

厲召恨的咬牙切齒,可偏偏又無可奈何。

因為顧忌宋錦書,他現在的確是不敢對趙清歌隨意用刑。

他怒道:“看好她。”

說完,厲召轉身離開。

趙清歌暗暗鬆口氣,還好她賭對了,厲召的確是不敢對她太過分。

她現在隻盼著,宋錦書趕緊知道這件事。

厲召給厲卿川打去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