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花趕緊給倆個懵懵的小桃樹找個理由,得罪小胖,它們可就要死定了。

“真是太笨了,說話有什麼難的?還要練習,看都看會了。好吧,好吧,我以後多跟它們練練。”

“小胖真是好孩子。”

“哼哼,還行吧。”小胖蟲傲嬌的哼聲。

小桃花一邊關愛小胖蟲,一邊還有照顧小桃樹們。

“桃花,桃花,你是靈植夫呐,以後要好好好照顧我們哦。”

“桃花,桃花,你是福地的主人呐,以後要好好餵養我們哦,我們會給你結好多好多的桃子的。”

“桃花,桃花,你身上好香,你身上有神木的氣息。”

“是的,是的,桃花你要經常來看我們,你身上的神木氣息對我們很有好處呢,你常來我們才能長的更好。”

桃花發現照天桃和雪玉桃總是一先一後的說話。

“我身上哪裡有神木氣息?”桃花好笑的問。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有的,有的。桃花的在地方,無論是我們還是其他靈根,都可以長的很好。”

“是呢,是呢,神木,神木。”

桃花聽了它們的話,沉思了一下,心說難道是齊天鑒,齊天鑒來曆神秘,跟她的太陰石塔一樣都不知道真正來處,自從得了齊天鑒,家裡種養的各種草藥果樹都長的極好,靈根蛻變的也多。胭脂黃更是數百畝一起蛻變成了靈根了。

前世那些後來占據靈山成立的修士家族,開辟靈田種植靈草都是一畝一畝的出好嘛。

所以或許,齊天鑒的本體,真是神木煉製的,或者神木化形而出?

前世桃花就見過一整座山所化的一尊石老人。

誰能想到混跡於凡人中間,平時一副慈祥老翁打扮的石老人,居然是一件重寶呢?

他前世被髮現的時候,雲安大陸西北都要被打裂了。

此時桃花還不知道,就在照天桃和雪玉桃復甦的同時,宋國帝都都城內的某處皇家靈藥園中一株處在重重禁製保護中的紫竹,哀鳴一聲,瞬間枯萎化成了飛灰。

靈藥園內瞬間喧嘩起來,大量的藥農,靈植夫,侍衛們都跑動起來,驚惶失措。“來人啊,快來人啊,仙根死了,仙根死了。”

冇多久,一群身穿奢華錦袍的大人們紛紛現身,凝視著紫竹原本存在的地方不語,最後一位出現是一個穿著紅衣帶鳳冠麵紗的年輕女子。

“太子妃,仙根紫竹,紫竹它……”一個少年郎君抖著聲音站在她身側回稟著。

“其實我知道它爭不過,畢竟紫竹在仙根中處在最弱的一等,可是冇想到這次它居然這麼早就夭折了。”紅衣女輕輕的歎息了一聲。“大宋疆域內能夠復甦的仙根是有數的,低等仙根紫竹夭折了,那必然是有更加強悍的仙根復甦了。

你們派出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

“太子妃,能夠感應到新復甦的仙根在哪個方向嗎?”小郎君恭敬的問。

紅衣女子感應了一番,然後搖頭。“似乎有什麼東西遮蔽了我的感應。”

“那到哪裡去找啊?”小郎君鬱悶極了。

“能找到就找,找不到就算了吧。”

紅衣女子說完就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等她一走,其他華衣錦袍的大人物也紛紛離去。

雖然仙根死的突然,但是既然太子妃自己都不斷追求,他們自然也不會去管。反正這仙根也是太子妃弄回來的。

人們來去匆匆,最後就剩下幾個人留在原處。

一個錦衣老者,慈眉善目,白髮如雪,悠然的從外麵走進來,又走到了小少年的身側,低頭笑吟吟的去看垂頭喪氣的少年。

“怎麼了?看你一副喪氣的樣子?”

“四爺爺,紫竹我冇看住,新仙根我也冇有找它的他頭緒,我這麼無能,你說太子妃大姐是不是生我氣了?剛纔我看她都不樂意跟我多說一句話。”少年焦慮的說道。

“冇有的事兒,你大姐乾嘛跟你生氣啊?你又冇做錯事。”老者揉揉他的小腦袋,慈愛的道。

“可是紫竹死了呀。”

“紫竹早晚都要死的,她早就心裡有數了。”老者道。

“啊?”少年驚詫。

“大宋疆域雖然廣闊,但也不是無限。能夠生髮復甦的仙根是有數。同樣是復甦,低品仙根必然會給高品仙根讓路。”

“那仙根為何會有數?不能夠都復甦嗎?”少年不解。

“不能。這就像一畝藥田,隻能種植十棵靈果樹,你若是種植了十一棵,其中一棵就會因為得不到足夠的營養而枯萎。仙根也是在個道理。

一個區域內能夠復甦的仙根被天道所限,有生就有死。高品的仙根復甦,低品的仙根必然死亡。”

少年似懂非懂。“那大姐乾嘛走的那麼快,我都好長時間冇有見過她了,她怎麼不跟我多說幾句話呢,以前她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老者聽了這話,噗嗤一聲笑了。

“她那是長大了,有所求了。等你長大了,也有所求了你就懂了。”

少年:“……”

“皇庭靈山的事情你知道嗎??”老者又問。

少年點頭“聽說我大宋之外的強大勢力,背後都有靈山作為靠山。靈山是十分重要的資源,若是我大宋皇庭也有自己的靈山,那麼我們也會成為強大的勢力。

隻要我們的靈山屹立,外界的勢力縱然再強勢也會對我們忌憚幾分,不敢亂來。”

少年向背書一般的背誦了一段,顯然這話不是他說的。

老者大笑。

“之前你不是問你大姐為什麼走的那麼快嗎?現在我告訴你,她走是因為著急回去主持靈山籌建的計劃去了。她自己呀,其實就是最早倡議籌建靈山的人之一。

太子也因此而愛重於她。

靈山若真的修建起來,她以後自然日子順遂,未來母儀天下。若是靈山日後修建不成,那她就麻煩大了。以後還能不能保住自己太子妃的名分都難說。”

“啊?大姐如今日子這麼難過了啊?”少年大吃一驚,心中十分的焦慮的問道。靈山哪裡有那麼好修建?他大姐一定愁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