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那個祝煒是誰?”嶢山郡王驚懼的問。

“那個大海賊翻海王祝煒呀!”趙茹想了想確定的道。

“遭了,咱們不知道招惹上什麼神秘勢力了,這次可麻煩大了。”嶢山郡王臉色變得慘白。

“什麼神秘勢力?”趙茹不解。

“茹兒你想想萬寂山脈的地下航道,還有橫跨倆陸的海上商路,你再想想那個龍山坊市,那個龍鱗地,這明明一套局啊。人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早就打算把這條黃金商路給攥在手裡了。

那朱永年不過人家手裡的一顆棋子而已。

咱們傻乎乎的就給付鐘毓當了刀子了!我就說付鐘毓怎麼會想到找我來對付朱永年和楚時年呢!

那怪,難怪那龍山坊市冇了朱永年立即就有祝煒頂上。隻怕是即使再冇祝煒他們也還有人頂上。那個楚時年隻怕也是他們那個組織推到台前的棋子!

難怪那個楚時年那麼凶,那麼橫。分明是背後有靠山!”

趙茹聽了這話,恍如遭遇雷擊!

難怪前世朱永年死活都不敢背叛,這還是靈氣復甦的早期,人家就敢支這麼的盤子謀劃陸路海上商路!

“父王,那我們立即找人把整個組織給查出來吧,他們……他們……”趙茹一時間腦子發脹,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什麼了。

“茹兒。”嶢山郡王重重的叫了她一聲。“大宋隱秘組織不知道有多少,插手西北的勢力我們也不能確定他們到底跟那些大貴族勢力到底有冇有勾結。

查,就你父王我手裡這點人,怎麼查?

隻要我們稍微有點異動,人家隻怕就先發現了。

朱永年的事情,已經讓我們雙方交惡了,我們再這麼不知死活的調查人家,隻怕咱們父女倆都要走不出澄陽城了。就算是查也不能動用我手上的那點力量啊。這個事情,咱們還得找付鐘毓。畢竟當初找我對付朱永年的也是他。”

趙茹被父親的重喝叫的清醒了幾分。她也知道朱永年的死到底是對她造成了影響!讓她最近有些不鎮定容易激動。

桃花手裡捏著筆,不斷的在鏈接修改海圖上的線路,實線虛線都有,線路足足畫出了五六條。每個線路上都有一些島嶼和備選的暗礁區域。

桃花默默的將他們鏈接起來,然後沉思比較。

除了這些路線,她還給某些特殊地點標上了各種顏色的小符號。

楚時年走進來的時候也刻意壓低了腳步聲,他不打算打斷桃花的沉思,不過他對桃花畫上各種小符號的區域也十分的好奇。

“這些小符號都代表什麼?”楚時年問。

“物產。”桃花回神,蹙眉道。

“今日收到了府丞的公函,說是讓我們攻打附近山脈之中的妖族。家主你怎麼看?”楚時年問。

“機會來了?”桃花笑道。

楚時年再次僵硬的勾勾嘴角“確實早就等著他了,要是冇有這個公函,我想要調動整個長陽力量,大規模的清繳西鳳山的上的妖族還冇有好藉口!”

“西鳳山可不是一個好對手。”桃花道。

“放心,這個大資源地,我可冇有一下子就把它給清空的想法。”楚時年信心滿滿的說道。

桃花無語,心說等你真正對上西鳳山你就懂了,西鳳山後來演變成眾多妖族的大本營那絕對是有原因的。

“時間你打算選在什麼時候?”桃花問。

“秋收後,兵強馬壯,糧食多。”楚時年道。

桃花心說那她也應該回家看看了,她都出來好一陣子了。

跟三哥說好這邊的幾家店鋪的事情,尤其是那個專門收買古物的鋪子,桃花還特意多提點了三哥幾句,這才安心的傳送回了楚家山穀。剛回來桃花就發現自家山穀的地火洞府區域居然熱鬨起來了,已經有不認識的散修開始租借洞府煉丹煉器了。

等到她尋了一個守護地火洞府的護衛一問,才知道這些散修都是二姐結交的。

青梅帶著護衛軍跑到楚家山穀外麵曆練,順便也結識一些散修朋友,自家的地火洞府的租借營生就二姐這些好友和他們的朋友發展起來的。

為了接待這些散修壕客,楚大山還讓人修了好大一片客院,都是連片的精緻宅院,以滿足客人們自己和帶來的門人弟子們的各種食宿要求。

反正他們家地火洞府修建的也不多,即使有人來,一次也不過是幾個人,或者十幾個散修結伴過來。

要不是他們的花錢太豪爽,楚大山也不會修了那麼大的一片客院。

修了客院還招了一大批雇工,又是後廚又是收拾房間的仆婦什麼的,雇傭了一大批楚氏家族的人。

桃花回來的時候正好又趕上了一波五六個人前來客院找房子住,另外讓人給他們安排地火洞府的租借事宜。雖然地火洞府少,但是也不是每間都有人在用,正好最近幾天還有倆三間地火洞府冇人用,租給他們正合適。

這群人中的煉丹師是個年輕女子,還順便在楚家采購了一大批的凡俗草藥。

煉製低階靈丹的時候,很多凡俗的草藥隻要年份夠也是可以入藥的。

桃花冇有多看人家就趕緊回家,回到自家房裡收拾收拾房裡的東西,桃花就趕緊去了煉藥房檢視。這煉藥房她有一陣子冇過來了,不過大家乾的還都挺不錯,各種藥材處置的挺好。

桃花順便又交了他們幾種凡藥的新處置方法,另外還教了三種藥粉的配比。

一種是淨水的藥粉,一種是驅蟲的藥粉,一種是驅蛇的藥粉。

雖然隻是最簡單的藥粉配方,但是也讓大家如獲至寶,一個個都異常精神抖索的學習著。

“這三個藥方是常用藥方,不少藥鋪都用的這套方子。但是咱家藥材好,隻要你們處置方法嚴格按照我提出的要求,按咱家製成的藥粉藥效就是會比同類的藥粉高上一倆成。

都是同類藥,咱們家的藥粉要是藥效更好,那指定是咱家的藥粉更好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