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記得之後電梯門有冇有打開過了,就知道在我快要淪.陷的時候,顧霆琛一把托住我的腰,他在我的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說:“今天先放過你,晚上你要好好的補償我。”

我看的出來他忍的很辛苦,但是卻不心疼,聽到他的話我還有些不樂意的癟癟嘴,“這回你可不能怪我。”

“怪他,怪他讓你看起來更誘.人了。”他輕輕的撫.摸著我的小.腹,稍不注意,他的大手就想要向下滑,嚇得我一把抓住。

他笑得更得意了,”放心,我說到做到,回家再收拾你。“

我半信半疑的跟他上了車,心裡還有些害怕。

醫生說過,我這個階段因為激素的改變,浴望也會很強烈,剛纔在電梯裡隻是一個熱.吻,我就差點淪陷,真怕之後在地下車庫,會控製不住自己。

要說起來,顧霆琛纔是那個小.妖.精纔對。

車子駛出車庫,我的身心也慢慢平靜下來,剛好一拐角,我看到了阮心恬的影子,“往人行道上靠靠,把阮心恬叫上。”

“叫她乾嘛?”顧霆琛有些不情願,車子並冇有按照我的預期往邊上靠。

“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說,你快往那邊靠。“我有些著急了。

見我有些發脾氣了,顧霆琛纔不情願的往去了。

“心恬,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阮心恬見到我這般熱情,滿臉狐疑,瞧她的那眼神,估計是在懷疑我是不是又中毒了?

“怎麼?在公司糾纏還不夠,還要叫我單獨去看你們繼續膩歪?”阮心恬再一次搬出之前那副嫌棄的眼神。

“不是,是顧霆琛要和你討論一下選人的事情。”

“現在是下班時間。”阮心恬拒絕的很乾脆。

“那就下次吧,我轉告給林總,一切要求以林總轉告給你的為準。”車內的顧霆琛先我一步開口。

我回頭瞪了他一眼,這傢夥,車子都聽我的開過來了,還非要在這個時候反悔嗎?

“也好,那我就在上班時間,等林總的通知就好了。”阮心恬的重音放在了“上班時間”四個字上,讓我無法反駁。

這時剛好紅綠燈亮起,阮心恬抬頭看了一眼,“我就先走了,二位好好用餐。”

這話聽起來在覺得怪怪的。

不過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顧霆琛在想什麼?“你乾嘛不讓她和我們一起去吃飯,正好我有事情要和她說的。“

顧霆琛調轉車頭,“你真的有事情要和她說,那乾嘛打我的名號?”

一個問題,問的我啞口無言。

“這又不重要,關鍵是以後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一起做呢,你們兩就這樣了?“

顧霆琛沉默不語,車內安靜下來。

我轉頭看向顧霆琛,“其實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擔心她,雖然他之前做了很過分的事情,但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你不用這麼緊張,我相信你,也相信心恬,你也應該相信她,她已經長大了。”

顧霆琛看了看我,伸過一直手,拉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