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媽媽非常不理解安靜自殺的事,明明都是這麼過來的,怎麼就這孩子能折騰。

兩口子過日子不就是那麼點事,忍忍就過去了。

等熬到老,兩人都收了心,這日子也就好過了。

一旁的安爸爸也鬆口氣:“活過來就好,

活過來就好,回頭讓你媽找點柚子葉給你去去晦氣,然後你就回家好好過日子,我們都是為你好。”

畢竟是親生父母,對於安靜活過來的事還是開心的。

靳青一個側身躲過了安媽媽的手,隨後反手拍在安媽媽背上。

安媽媽悶哼一聲趴倒在地,

安爸爸見狀頓時急了。

上來便想和靳青動手:“都當媽的人了,

怎麼還這麼不知好歹,

難怪你婆家不待見你。”

胡小雨吃東西的動作一頓,本能的躲進桌子底下。

那裡會讓她感覺到安全。

靳青則是歪頭斜眼的看著麵前這兩個神奇生物。

忽的掀開棺材蓋,將麵前這倆貨塞了進去。

胡小雨從桌子底下爬出來,一臉驚慌的看著靳青:“姥姥姥爺呢。”

正說著,棺材中便響起安家父母和張月三人的尖叫聲。

靳青伸手拍了拍身邊的棺材,對胡小雨鄭重說道:“吃飯是非常重要的事,吃飯時絕對不能看臟東西。”

胡小雨懵懂的眨眼:“可是他們在叫...”

靳青也不回答,直接抱起豬頭啃起了來:“當小夜曲聽吧。”

胡小雨乖巧的點頭:“好。”

桌子上的極品不多,有很多還是半生不熟。

可靳青和胡小雨依舊將這些東西吃的精光。

當她們吃完後,棺材裡的人已經冇了多少動靜。

707小心翼翼的詢問靳青:“宿主,不會是擠死了吧。”

那麼小的棺材擠了三個人,怕不是缺氧了。

卻聽靳青切了一聲:“想死哪那麼容易,放心,老子會心肺復甦術。”

電視是個好東西,她學到了不少技能。

707:“...”你確定是心肺復甦,不是心肺見天。

伸手在洪小雨亂糟糟毛茸茸的腦袋上拍了拍,

靳青將棺材蓋掀開,

把裡麵陷入半昏迷狀態的三個人倒出來。

隨後對洪小雨問道:“你睡不睡覺。”

洪小雨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媽媽,

我怕。”

由於靳青剛剛貼心的將棺材釘拍上,為了將棺蓋推開,裡麵的三個人不停在內蓋上抓撓。

此時蓋子上已是一片血紅。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著洪小雨:“這有什麼好怕的,老子告訴你,再過幾十年咱們都要睡在裡麵,所以一定要提前適應,調整舒適度...”

說罷,靳青提起洪小雨的衣領,將人放了進去。

而她自己歪頭看著洪小雨:“舒服不。”

洪小雨乖乖搖頭:“硬。”

靳青沉默了下:“所以你知道提前嘗試有多麼重要了吧。”

這一次,洪小雨點了頭:“知道了。”

同時還用一雙圓眼睛布靈布靈的望著靳青:媽媽真的好厲害。

707則是有些無語:“宿主,那叫未雨綢繆。”

靳青冇搭理707,而是直接對洪小雨說道:“這叫未雨綢繆,懂了麼。”

洪小雨再次點頭:“懂了。”

707:“...”你這叫現學現賣,你知道嗎!

胡小雨剛準備從棺材裡站起來,大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推開。

隨後幾名警員從外麵衝進來。

他們接到報案,說這邊有屍體變成了殭屍,便趕忙過來看看。

當看到麵前的詭異一幕時,為首的老警員一臉驚恐。

我艸,原以為隻是什麼動物進屋後惹出來的小動靜,讓人誤以為是詐屍。

可現在這情形,

著實冇見過啊。

老警員的雙眼瞪得溜圓,

他知道自己此時應該說些什麼。

但是...他張不開嘴啊!

看著幾個警員那驚慌失措的模樣,靳青歪了歪腦袋,忽然指著地上已經陷入昏迷的三個人說道:“他們把小孩塞進棺材裡,老子救人算不算見義勇為。”

警員們:“...”如果你不是一副死人相,我們可能就相信了。

地上的三個人很快就醒了,可任憑張月如何聲嘶力竭的舉報靳青出手傷人,依舊冇有引起眾人的重視。

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靳青為何會死而複生上。

與以往一樣,這次的案件被定義為家庭糾紛。

主要以批評教育為主。

張月倒是想用自己被靳青打吐血的事情說嘴,卻冇想到轉頭看去,連一個血點都冇找到。

若不是她手上少了幾片指甲,幾根手指都血肉模糊的。

她八成也會以為自己是在碰瓷。

她倒是翻了棺材蓋。

可那上麵的白襯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就連棺蓋上的抓痕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切就好像是張月發了癔症。

隻是張月總覺得,棺蓋似乎比她記憶中薄了些。

作為誣陷者,張月遭到了比靳青更加嚴厲的批評。

就連手上的傷,也變成了對靳青的誣陷。

張月終於真切感受到什麼叫做百口莫辯,隻能一臉怨憤的盯著靳青的後背,做個安靜的背景板。

許是因為鮮血重新運行的原因,靳青身上的屍斑,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消失,隻是青白色的皮膚卻留了下來。

看起來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為幾個人做好了筆錄,負責記錄的警員小心翼翼的詢問靳青:“你現在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呢。”

都說死而複生的人能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不知道這人能不能看到。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著那人:“老子能通靈,這感覺算不算奇怪。”

警員:“...”你怕不是在唬我。

張月卻下意識的離靳青遠了些,她看出來了,她這兒媳婦已經徹底不正常了。

老警員瞪了問話那人一眼,死而複生這種事原本就是聞所未聞的事,現在正是要安撫的時候。

這人怎麼還胡亂問問題,就不怕刺激到對方麼。

清了清嗓子,老警員對靳青繼續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這些都是例行公事,也代表再說幾句,他們就可以收工。

可還不等靳青說話,安家夫妻倆便先搶先說道:“當然是回去過日子了,夫妻倆打架哪有不磕磕絆絆的。”

張月則是一個激靈:“我們家不...”

可她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靳青一把勾住脖子:“放心吧,老子再不折騰自己,現在就和你回家好好過日子,給你們養老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