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紹祺冷哼:“打贏我三師弟算什麼本事?看招!”五火劍刺向武高遠咽喉。

武高遠將中孚劍一掃,把五火劍擋開,和徐紹祺殺在一處。

徐紹祺修為在蕭經國之上,武高遠應付起來略微吃力。

二人鬥了十五合,各自後撤一步。

武高遠瞪眼側目:“你們太玄宮惹錯人了!”

徐紹祺獰笑:“今日風雨珠我太玄宮勢在必得!”

郭楚秀、潘小星等人這才明白為什麼打起來,原來雲悟子是衝著風雨珠來的。

眾人不禁大怒,潘小星叉腰昂頭瞪眼,高聲罵道:“你們太玄宮真是不知死活!敢打風雨珠的主意?”

郭楚秀跺腳挺身怒喝:“你們好大的膽子!還敢明搶不成?”

石萍英罵道:“你們也不怕林長老找你們算賬?”

蕭經國抱臂撇嘴,輕蔑道:“你們靈泉派指望著林曉東活著,可林曉東已經撇下你們,自己上天去了!”

郭楚秀紅顏大怒,喝道:“林長老上天,是為了大禮國道門!”

蕭經國昂頭大笑:“這種鬼話你們也信?林曉東上了天,就是不想管你們的意思!”

潘小星指著蕭經國踮腳罵道:“你放屁!林長老臨走之前說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去雲嵐山找他!”

蕭經國笑得更為大聲:“人家跟你客套客套,你還當真了?”

曾俊民陰沉道:“王掌門先後兩次去雲嵐山,林長老都下來了,可不是你說的客套客套!”

蕭經國嘴硬冷哼:“那又如何?等我老師神功大成,林曉東親自下來也不是對手!”

臨泉道人嗤笑問雲悟子:“你不會真以為拿了風雨珠,自己就可以一飛沖天吧?”

雲悟子攤手歪頭:“你們靈泉派可以靠著林曉東當人上人,我為何不能憑一件靈寶煉成神功?”

臨泉道人搖頭:“彆說是神功,便是一夜之間就能修成百年道行的邪法,也不是林長老的對手!”

雲悟子突然攤手伸脖瞪眼,咆哮道:“林曉東在哪?林曉東人呢?”

曾俊民道:“便是林長老不在,重湘真人、瑩華真人、太平令,都不會讓你們得逞!”

雲悟子閉目搖頭:“要是林曉東還在地上,山南道、太平令也許還可以團結一心。”

“可現在林曉東遠在天上,大禮國道門是天高皇帝遠,大家各懷鬼胎,未必會如你說的一般!”

臨泉道人獰笑譏諷道:“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以為林長老不在地上,就可以為所欲為?”

徐紹祺五火劍豎起,再向武高遠殺去:“老師,不用跟他們多言語,慢慢他們就知道,什麼叫做人走茶涼!”

武高遠中孚劍架起,和徐紹祺又戰在一處。

二人再殺五合,徐紹祺一招順水推舟,五火劍驟然發力,將中孚劍順勢一挑。

武高遠收不住力道,身子一扭,中孚劍飛了出去。

徐紹祺忙跟上一招才下眉頭,五火劍從下往上一挑,直奔武高遠咽喉。

武高遠身子往後仰過去,後撤三步,躲過了這一招,但是手上冇有了兵器。

徐紹祺收劍歪頭,挑釁地問武高遠:“還要再鬥麼?”

武高遠拿出了清靈珠:“當然!”

徐紹祺點頭:“那就給你看看我太玄宮妙法!”手伸在腰間,摘下一枚透明璽,名失魂水晶璽。

武高遠一看此物折射著七色光芒,頗為怪異,不敢輕視,將清靈珠頂在頭上,垂下一片白光。

徐紹祺把失魂水晶璽托在手心,端詳了一番,高高舉起,在太陽下放出七色光芒。

武高遠以為徐紹祺要出招,深呼一口氣,準備施法加持清靈珠,卻不知道自己已經中招了。

武高遠隻看了那失魂水晶璽一眼,眼中七色光芒就縈繞不散,突然眼皮一翻,便仰翻在地。

“武師叔!”郭楚秀、潘小星等人急忙上前,將武高遠拖了回去,悠悠轉醒,才知道自己已經中了招。

徐紹祺大笑:“你靈泉派冇有了林曉東,在山南道隻能算是個三流門派!”

曾俊民沉著臉走上前來,眯著眼睛不屑道:“花裡胡哨,不是正道!”

徐紹祺將失魂水晶璽高高托起,微微旋轉,七色光芒往曾俊民臉上照去。

曾俊民側頭閉眼,不去看,道:“此物破之何難?”

徐紹祺大怒,把失魂水晶璽收起,五火劍出鞘,向曾俊民攻去。

曾俊民踏雪琉璃劍錚然一聲,把五火劍穩穩架住,一口氣和徐紹祺殺了十合。

如今曾俊民便是靈泉派門中之長,得到了臨泉道人悉心培養,修為並非徐紹祺能比。

徐紹祺漸感吃力,後退三步。

曾俊民蔑笑:“你太玄宮使些左道之術,成不了大氣候!”

徐紹祺心中火起:“找死!”五火劍一震,再向曾俊民殺去。

曾俊民踏雪琉璃劍上下翻飛,滴水不漏,徐紹祺連出五招,都被穩穩防住。

徐紹祺心中焦躁,漸露破綻。

曾俊民抓住一個機會,使出一招鐵閂橫門,踏雪琉璃劍橫向一劍,向徐紹祺胸前掃去。

徐紹祺急忙將五火劍豎起,擋在胸前。

隻聽一聲刺耳金鳴,徐紹祺擋下了這一招,但是五火劍卻被打偏。

曾俊民趁機跟上一招風捲荷葉,踏雪琉璃劍將徐紹祺和五火劍隔開,往外一彆。

徐紹祺一個趔趄,身子差點撞在踏雪琉璃劍上,急忙鬆手後撤,被逼得五火劍落地。

曾俊民抿嘴冷哼:“你們太玄宮這點本事,你敢來我靈泉派丟人現眼?”

徐紹祺看了一眼地上的五火劍,咧著嘴張開鼻翼,將失魂水晶璽重新托起,放出一片七色光華,向曾俊民眼睛掠去。

曾俊民閉目側頭,將髮髻一推,頂上現了玄微鐘,道:“看我把你這水晶璽砸個粉碎!”

徐紹祺兩眼冒火:“那你就試試!”將失魂水晶璽高高舉起,向曾俊民頭頂狠狠砸去。

曾俊民抬手一指,玄微鐘迎著失魂水晶璽飛去。

一道七色光和一道白光撞在一處,發出一聲鐘響,光芒四射。曾俊民修為略勝徐紹祺一籌,失魂水晶璽也不比玄微鐘堅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