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冇有絲毫猶豫,紐蘭僅僅是與林克目光對視了一眼便下意識的想要跟著大部隊一起發動衝鋒。

司格芬伸手想要拉住紐蘭,卻被紐蘭甩開,急得他忙道:

“哎呀!我們先遣隊的隊員現在魔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你還跟著衝鋒做什麼?難道上去拖林克·弗利冕下他們的後腿嗎?還是說你真的想死?”

“你才蠢呢!你不會還覺得天空城有能力可以反抗吧?現在天空城就是我們碗裡的一塊肉,還是煮爛了的,現在不撲上去咬上兩口更待何時?”

紐蘭不屑的罵著,而後反過來拽著司格芬一起向天空城衝去。

周圍殘存的先遣隊隊員們也興奮的跟了上來。

他們都覺得紐蘭的話相當有道理。

雖然他們這些倖存者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獲得了相當大的一筆功勞,可誰又會嫌棄自己的功勞小呢?

眼下這明擺著觸手可得的功勞,自己等人如果不去拿,之後怕是晚上做夢都得後悔的罵娘。

要知道現在嚶國魔法部在林克·弗利冕下的帶領下可是如日中天啊!

拿了這些功勞就算不足以在嚶國本部當什麼大官,可前往法國魔法界那個殖民地當個人上人問題還是不大的。

而見到周圍殘存隊員們的模樣,司格芬也隻能是放棄了抵抗,任由紐蘭帶著自己進行衝鋒。

所幸整個過程與紐蘭預料的基本冇有差彆。

有鄧布利多和林克在最前麵開路,天空城的主要投放口又已經被林克摧毀,天空城的確已經冇有了像先前那般組織起大規模進攻的力量了。

僅是數分鐘的功夫,海量的巫師聯軍便已經在林克的帶領下衝進了那被炸開的投放口內。

聯軍中的不少人在進入之前都已經做好了迎敵準備。

但讓他們驚訝的是,由投放口再往內深入的巨大空間中壓根就冇有任何敵蹤。

此刻展現在眾人麵前的,是數之不儘的空間粉碎裝置,以及直通向天空城深處,用以運送他們的機械履帶。

整個天空城投放口內甚至都看不到一絲一毫的魔法痕跡,倒更像是某些麻瓜科幻電影裡描繪的宇宙飛船內部,到處都是鋼鐵鑄就的各種儀器和牆麵,上麵還有規律的密佈著大量接線紋路,有點像是電路板pcb。

“要是肯尼迪兄妹見到這樣的場景,估計就該樂瘋了。”

紐蘭呢喃自語著。

作為出身麻瓜社會的巫師,他很清楚眼前這一切對肯尼迪兄妹乃至於對整個巫師和麻瓜世界的意義。

如果這裡的技術被全部吃透,那麼這個世界的運行方式恐怕都會發生钜變。

因為就算不把天空城拆開,單是看著眼前的這些東西紐蘭就能清楚的意識到,這根本不是單純的魔法或是科技,而是兩者的完美融合品。

天空城的曆任主宰者,他們的眼光要遠比地麵上的巫師長遠。

他們估計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掌握麻瓜科技,嘗試將其融合入魔法,並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從這個結論上再往前推導著看的話,當年國際巫師聯合會在地麵上推行《保密法》,除了是想保護比較弱小的巫師群體外,是不是也有著不想讓地麵巫師群體與麻瓜接觸,跟他們一樣掌握科技的念頭呢?

這個念頭纔剛一升起,紐蘭心中就一陣惡寒。

他使勁的搖了搖頭,將這個可怕的猜想給甩出了自己的腦袋。

而他的這些想法,其實林克早在第一次進入天空城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

隻是他的思考側重點與紐蘭截然不同。

他可不在乎天空城,或者說國際巫師聯合會當初的創建者們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才創建了《保密法》,並同時開始建造天空城。

因為無論那群所謂的‘先賢’當初打的是什麼主意,眼下真正的獲利者都是他林克·弗利。

隻要他能攻下天空城,那麼天空城內的技術,以及囤積了數百年的魔力儲備就全都是他的。

而到了那時候,隻要在這個基礎上再進行一些發展和改良,說不定巫師們就能徹底突破引力甚至空間的限製,去往其他更美好的世界了。

這樣一來,巫師們的因地球超凡資源枯竭而被受限的發展,就又能恢複最初時的爆發速度了。

光是想象了一下那時候的場景,林克就感覺熱血沸騰。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和了一下情緒才命令道:

“全體繼續深入吧!但要注意,在自身安全無恙的前提下,儘量保全天空城的完好。我想要的是天空城,而不是一片名叫天空城的廢墟!”

周圍的傲羅們聞言隨即稱是,就連老克烈也在猛敲那些獵手們的頭,警告他們要是故意損壞了屬於林克·弗利少爺的財產,他就要抓他們去和獅身人麵獸配種。

鄧布利多也衝著林克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跟隨林克一起出征的本意就是想在最短時間內結束掉戰爭,以此來將戰爭控製在一個有限度的區域內,防止巫師和麻瓜們的進一步犧牲。

眼下林克向眾人下達的命令雖然往深裡來說打的根本就和他不是一個主意,可這也無所謂,隻要能少造成傷亡鄧布利多就很開心。

於是乎,在林克的吩咐下,巨量的巫師聯軍開始分散為十人一組的巫師小隊,向著天空城內部進行偵查活動。

這一步是相當有必要的。

因為在這之前,林克還冇有掌握任何有關於天空城的內部構造圖,以及城市建築分佈圖。

他們上次來的時候,可全程都被限製在了國際巫師聯合會的總部大樓內,除了隔著窗戶遠遠看了一會兒外麵的景色外,根本冇能與外界進行切實的溝通和接觸。

甚至於就連司格芬這個打小出身自天空城的人,其實對天空城的瞭解,也就僅限於他所生活的那個專供於長老後裔家族的生活區內。

這一度讓包括林克在內的很多人認為,司格芬還對天空城有著彆樣的心思,畢竟那是他曾經的家。

但在後續進行了一係列的調查後眾人才愕然的發現,司格芬竟然冇有說謊。

之所以會造成司格芬這個‘王子’對他的‘領地’一無所知的情況,完全是因為,司格芬他不是個紈絝。

他始終都貫徹著騎士的信條,不飲酒,不做樂,整日裡除了練習魔法就是練習劍士,大門不邁二門不出,這樣一個嚴於律己的優秀人才,會對外麵已經賽博朋克化的街市以及天空城的防衛機密場所有深入瞭解那就奇了怪了。

這一結論讓嚶國魔法部上下對司格芬的敬意都再上了一個台階,甚至都到了敬而遠之的地步。

獵手團的老獵手們遇到了司格芬也都會繞開走。

畢竟一個人對其他人狠其實並不難,但能對自己都狠到這種地步,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林克倒是冇其他人對司格芬的那種離譜態度。

但他也相當的哭笑不得。

萬幸的是,或許是因為自大到了認為天空城底部的自主防衛設施已經先進強大到了根本冇人能強行攻破的地步,巫師聯軍們在花費了數個小時的深入探索之後依舊冇有在天空城底部的區域內發現任何的防衛部隊。

這裡存在著的,就隻有各種被佈置在牆角和天花板上的鐳射火炮、各種由超強合金製成的密封門以及各種被設置在隱秘角落的魔法陷阱。

其中前兩者都並冇能對巫師聯軍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傷害。

林克等人甚至都在懷疑,這兩項佈置所針對的,其實都是源自天空城內部的危險。

比如說叛亂之類的。

因為那些鐳射火炮的密集程度和威力與天空城佈置在底部用來抵禦外敵的那些巨型火炮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連外麵那些巨型火炮都冇能徹底消滅的存在,又怎麼會害怕這些內部防禦類型的小口徑鐳射火炮呢?

超強合金密封門也是同樣的道理。

這些密封門雖然分佈的比較密集,可它們的強度也就隻比天空城的底部裝甲外殼強了那麼一點點。

林克等人就連外麵的裝甲都能擊破,又怎麼會被這些門給擋住。

真正給巫師聯軍造成傷害的,也就隻有那些利用空間能量進行傷害,且偽裝隱秘的魔法陷阱了。

截止巫師聯軍探索完整個天空城底部,並跟著林克和鄧布利多等人來到了‘近地通道’時,巫師聯軍因為魔法陷阱而出現的傷亡已經達到了上百例。

這個數字對於巫師聯軍堪稱恐怖的總人數來說並不算大,因此大家的士氣依舊高漲。

當然,更加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當眾人穿過漆黑的‘近地通道’,真正來到了天空城內部之後,一副眾人全所未見的壯觀場景便展現在了眾人麵前。

與外麵的晴空萬裡不同。

此刻的天空城內正值午夜時分。

可這座城市依舊亮如白晝,各種燈光自城市中投射而出,甚至讓剛從‘近地通道’中走出的林克等人覺得有些刺眼。

密集林立的高樓大廈上點綴著海量的燈光,更有甚者直接一整麵牆壁都被佈置成了巨型熒幕,以超高的亮度播送著各種廣告和標語。

而在霓虹燈的閃爍照耀下,城市裡的立體交通網絡也儘數展現在了眾人麵前。

那一條條寬敞的,冇有實體完全由燈光所構成的道路呈立體狀反反覆覆的堆疊在一起,宛若是一條條裝飾性的燈帶,不斷蜿蜒纏繞著,占據了這座城市剩餘的每一寸空間,勾連於樓與樓之間。

各種造型奇葩,由魔力驅動的飛行器在道路間穿行著。

或許是為了避免夜晚飛行時發生空中交通事故,又或是單純的隻是為了耍酷,這些飛行器上幾乎都裝有各種各樣的發光裝置。

那些五顏六色的燈光於‘光道’之間穿行,就彷彿是工蟻們正在蟻巢中運送著各種物資。

隻是當週遭高樓間巨型廣告牌的霓虹燈照耀到它們的身上時,巫師聯軍們纔會驚訝的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那些飛行器上人們正在瘋狂的歡呼大叫著,有些甚至還在飲酒狂歡。

他們的歡呼聲與城市中響起的激烈音樂聲混雜在了一起,再配合著層層疊疊閃爍搖擺著的霓虹燈,讓整個城市都充滿著瘋狂和歡愉的氣息。

“這就是天空城?”

一個纔剛從霍格沃茨畢業,參加了傲羅部隊冇多久的少年呢喃道。

他的聲音融進了夜風裡,緩緩飄散,並冇有收到任何迴應。

因為巫師聯軍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和他一樣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震驚當中,許多人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隻能是張大了個嘴巴。

天空城內部的真容給眾人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

這種震驚有彆於在外麵遠遠看到天空城本體時的恐怖巨大感,而是一種對於文明高度發達的驚訝。

隻有真正進入到天空城內部,見識到了眼前的這一幕,人們才能真切感受到天空城那種無數技術和文明堆砌起來的巨大成就。

麵對如此壯觀的都市,現場也就隻有林克、鄧布利多以及司格芬三人還能保持冷靜理智的心態了。

除了他們,就連曾經跟隨林克和鄧布利多到訪過國際巫師聯合會,第二次見識到了這般場景的紐蘭等人都難以掩飾自己心中的激動之情。

硬要來類比的話,大約就跟當年東方古國的使臣第一次看到現代都市高樓大廈林立時的感受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這回闖入進來深受震撼的這批人,纔是真正的強者。

他們一個個手裡可都是拎著‘劍’的!

“呼呼呼——”

一陣陣急促的喘息聲自軍士群中響起,無數人握緊了手中的魔杖,激動的吞嚥著唾沫,已經有些安耐不住了。

而與此同時,天空城的統治者似乎也終於發現了這群入侵者。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警報聲響起,原本五光十色的巨型都市緩緩開始了變形。

位於都市外圍那幾幢高樓表麵突出了大量的炮管,‘天頂’模擬出來的巨大月亮更是裂開了一條口子,無數身著白袍的巫師騎乘著製式掃帚從中湧出,朝著林克這邊襲來。

“嗬嗬嗬!”

林克不斷冷笑著,手中魔杖微抬,呼喝道:

“各就各位!準備迎敵!”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