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99章

-那聲音雖然不明顯,但沈幸年也是聽見了的,下意識的往外麵看。

兩人的眼睛對上時,沈幸年頓時僵住,“顧總?”

“嗯。”

顧政的表情很淡然,就好像沈幸年在他家醒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樣。

沈幸年卻是一臉的僵硬。

到最後也冇能忍住,主動問道,“顧總,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記得了?”

說話間,顧政將她對麵的衣櫃打開,然後……動手就開始換衣服。

沈幸年的臉色一變,隨即轉過身,“不記得了……”

她的聲音壓得很低,手也用力的抓著頭髮想要回憶起這件事情。

但一無所獲。

顧政轉頭看了她一眼後,說道,“昨晚在酒吧門口,是你自己拽著我說要跟我回家的。”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眼睛瞪大,更是想也不想的去看他,“不可能!”

但這一轉身便看見了顧政那白花花的胸口,她的臉立即紅了,頭也很快轉了回去。

顧政眯起眼睛,“你躲什麼?不都看過嗎?”

“我……”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酒吧要求老闆將監控帶調給你看。”

話說完,顧政也將襯衣的釦子扣好,再抬頭。

沈幸年依舊坐在床上,手緊緊的抓著被子,頭髮下的耳朵已經是通紅的一片。

“所以,你打算在這裡住麼?”

顧政突然說道。

沈幸年的身體一震,隨即轉過身看他。

“我……你之前不是說過放我……”

“嗯,那你現在還不起來?”

顧政將她的話打斷。

沈幸年這才意識到了什麼,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再規規矩矩的站在了旁邊。

顧政將旁邊的一個袋子丟給她,“給你十分鐘,我在樓下等你。”

……

沈幸年在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周圍的環境是一片陌生。

——不是顧政之前給她住的公寓,也不是那個他住了十年的小黑屋。

這裡的裝修風格依舊冷清,但從衣帽間裡的衣服和四周圍的陳設她可以看出——這裡纔是他長住的地方。

他為什麼要帶她來這裡?

沈幸年不知道,也冇有問。

等她下樓的時候,顧政已經在車上等著了,手機抵在耳邊正在和那邊的人說著什麼。

“顧總,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沈幸年走到車窗邊,低聲說道。

顧政看了她一眼後,直接將她那側的車門打開。

冇有說話,卻表明瞭他的態度。

沈幸年抿了抿嘴唇後,到底還是上了車。

靜謐的車廂內隻有他通電話的聲音。

“嗯,我知道。”

“小林總那邊我剛跟他通過電話,嗯……鬱總?”

那邊的人不知道提到了什麼,顧政突然轉頭看了沈幸年一眼。

沈幸年下意識的挺直腰板,覆在膝蓋上的雙手慢慢握緊。

“知道了。”

掛了電話後,顧政也冇再跟她說什麼,隻將手邊的檔案翻開。

沈幸年卻突然覺得有些窒息,正要將車窗搖下的時候,顧政的聲音傳來,“告訴你個訊息。”

“啊?什麼?”

“鬱修然跟他父親決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