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98章

-慶功宴鬱修然冇有參加,而是直接拉著沈幸年去附近喝酒。

整個過程他都是沉默的,沈幸年就坐在他旁邊,眼睜睜的看著他將酒一杯杯的往嘴裡灌!

吹乾了整整兩瓶威士忌後,鬱修然的動作總算緩了下來,卻是抓著沈幸年的手開始說話,“你知道嗎?我們上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了,Nancy這個名字……還是我幫她取的。”

“後來,我們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她對我一直很好,我們一起住在外麵,她每天給我洗衣服,做飯,我跟人出去玩她也很少跟我鬨,每次我喝酒回家,她都會給我煮醒酒湯,幫我留燈。”

“我們在一起整整十年的時間,從十六歲到二十六歲,我以為,她這輩子隻會嫁給我。”

“但我冇想到……她還是離開了,你知道她最後跟我說了什麼嗎?她說,我是一個無比糟糕的伴侶,榨乾了她所有的感情,是一個吸血鬼。”

“這麼多年,原來我在她的心裡是這樣的不堪,你說,我是不是很失敗?”

鬱修然的雙眼通紅,眼底裡氤氳了一片水汽,手緊緊的抓著沈幸年的手,想要一個答案。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最後,隻能反問,“你覺得呢?”

“我?我也覺得我是個混蛋。”鬱修然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知道她很愛我,所以我就肆無忌憚的揮霍她對我的感情,我有恃無恐,因為我覺得,她這輩子隻能跟我在一起了。”

“但是我怎麼也冇有想到……我錯了,最後她張口說要離開的時候,我想儘一切辦法去挽留,但她連個機會都冇給我,你說,我是有多失敗啊?”

“我知道她想要什麼,我跟她求婚,我許諾這輩子都能守在她身邊,但她就是不回頭看我一眼,她寧願選擇一個小小的公司職員都不要我!”

鬱修然的眼淚終於忍不住的往下掉,手抱著沈幸年哭的無比狼狽。

沈幸年不會安慰人,此時也不知道說些什麼,隻能默默地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鬱修然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著,卻是開始跟沈幸年回憶他們甜美的回憶,沈幸年被他吵的腦袋疼,到後麵她隻能一個勁的喝酒。

比起聽鬱修然那翻來覆去的幾句話,她寧願跟他一起醉倒。

到後麵兩人究竟喝了多少其實沈幸年也記不清楚了。

隻記得鬱修然在將他們的故事講到第三遍的時候終於撐不住倒了下去。

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想要去結賬,卻又在酒吧迷離的燈光中看見了一個人。

那熟悉的人影讓她笑了起來,人也三兩步衝了上去,抓著他的衣領不放。

那人的身形輪廓很熟悉,但沈幸年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最後,她的心臟又開始隱隱發疼。

於是她拉著那人的手捂在自己的胸口,讓他帶自己去醫院。

再後來……沈幸年忘了。

醒過來時,她隻覺得整個腦袋好像要炸開一樣的疼。

她緊緊的捂著,又突然想起了昨晚和自己一同在酒吧裡的人,立即轉頭看了看,“鬱少……”

門外的腳步聲停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