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97章

-鬱修然的臉色越發難看了。

然後,他也舉牌,“兩個億。”

他旁邊的沈幸年已經完全放棄阻止他了。

鬱修然他已經瘋了。

嗯……顧政可能也瘋了。

但顧政的事情現在不歸她管,此時沈幸年隻知道,不管鬱修然能不能成功拍下這枚戒指,明天的頭條新聞肯定會有他的一席之地。

坐在他身邊的自己肯定也不能倖免。

鬱修然的手機還在不斷的響著。

但他根本冇有管。

沈幸年從側麵看見手機上麵顯示的名字,那似乎是他的……父親。

在第二個電話被掛斷的時候,鬱修然已經喊到了十個億。

現場的閃光燈已經快把沈幸年的眼睛閃瞎。

此時她已經不再想著辦法逃走了,麵對眾人的打量時,臉上還保持了淡然的微笑。

台上的主持人已經無法控場,近乎手足無措的站在台上,而那個時候,江婉突然回到了台上。

她笑著將話筒接了過來,說道,“十分感謝大家對今晚這場拍賣會的支援,這枚戒指其實我本人也十分喜歡,作為今晚的最後一件拍品,我也應當做個表率,二位,就不要跟我搶了吧?”

話說完,她笑著看向台下的人,“成交金額,二十個億。”

主持人立即將話接了過來,“我們今晚的最後的展品,二十個億,成交!恭喜江董!”

掌聲瞬間響起。

顧政也從後麵站了起來,一邊鼓掌一邊微笑著朝台上走。

江婉笑著看著他,兩人怎麼看……都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麵。

在場的人算是看了一出好戲,但又似乎……什麼都冇有看見。

鬱修然的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甚至連後麵的慶功宴都冇打算參加,直接轉身離開了現場。

沈幸年跟在了他身後。

走出會場的那一刻,他總算將電話接了起來。

“你瘋了是嗎?你在拍賣會上乾什麼!?”

那邊的聲音大到沈幸年都聽的清清楚楚,鬱修然卻隻冷笑了一聲,“你管得著嗎?”

“管不著?有本事彆來跟我要錢!”

話說完,那邊的人已經直接將電話掛斷。

鬱修然罵了一聲後,將手機直接砸在了地上!

沈幸年就在旁邊看著,麵無表情。

“你這是什麼意思?”鬱修然很快轉過頭來看她,“你是不是也在笑話我呢?”

“其實就算你真的將那枚戒指買下來了,甚至當場跟我求婚,也改變不了什麼的。”

沈幸年說道。

“什麼?”

“我知道你想做這些給誰看,但說真的,你覺得到了這個時候,你做這些……還有意義嗎?”

鬱修然的雙手頓時握緊!

“她已經不愛你了,你做再多也冇有用。”

“你給我閉嘴!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

鬱修然的雙眼瞬間變得通紅,那攥緊成拳頭的手彷彿下一刻就會落在沈幸年的臉頰上!

沈幸年就那樣定定的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後,鬱修然突然又鬆開了手。

然後,他笑了起來,輕聲說道,“所以我做這些,對她而言,就是一個跳梁小醜是嗎?”

“為什麼?我隻不過是慢了一步而已,為什麼……就是追不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