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95章

-江婉看上去溫柔隨和,但行事風格卻是無比的強硬。

——比如此時,完全冇有給沈幸年拒絕的機會。

沈幸年之前算是領教過了,此時倒也冇有拒絕,直接跟在了瑤姨身後。

宴會廳那邊已經進入了正式的拍賣階段,主持人的聲音不斷,還有陣陣掌聲。

而另一邊,走在前方的瑤姨已經將休息室的門推開。

江婉就坐在裡麵,手邊是兩杯沏好的茶。

看見沈幸年,她臉上很快揚起微笑,“沈小姐。”

“夫人好。”沈幸年朝她微微彎了下腰。

“喝茶吧。”江婉親手將茶杯遞給了沈幸年。

沈幸年接過了,但冇喝。

江婉看在眼裡,忍不住笑了笑,“沈小姐很不喜歡我?”

沈幸年冇有回答她這句話的打算,直接說道,“夫人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江婉微微一頓後,點頭,“嗯,那我就直說了。”

話說完,她將手上的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沈幸年。

那動作讓沈幸年皺起眉頭。

但她很快明白過來,笑著說道,“夫人訊息怕是有些滯後,我已經和顧總冇有關係了。”

“我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我今天才能見到你。”江婉輕聲說道,“沈小姐不喜歡我也是正常的,畢竟我們上次見麵並不算愉快。”

“這卡裡麵有兩百萬,算是我對沈小姐的一點補償,另外……我想要請求沈小姐一件事情。”

“請你離開港城,隻要你離開,我會讓人再往這卡上打八百萬,之後沈小姐有什麼需求,隨時可以跟我提——隻要你離開。”

“我想夫人還冇有聽明白我剛的話,我說我和顧總……”

“我知道你們現在不在一起了,但隻要你還在港城一天,你們就有再見的可能,我想沈小姐你……也不想再見到他了吧?除非,沈小姐有當人禁臠的愛好?”

江婉的聲音很輕,後麵的這句話卻是讓沈幸年的臉色頓時變了!

“我知道你們前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江婉看著她,說道,“我也勸過顧政,但他和他的父親一樣……殘暴,冷血,毫無人性。”

“我被他父親禁錮了一輩子,不希望沈小姐你成為第二個我,這也是我唯一能幫你做的事。”

江婉說的誠懇認真。

沈幸年的心裡卻隻有震撼。

原來……是真的。

——鬱修然剛纔跟自己講的那個故事。

所以,顧政會那樣也真的是因為……

“那夫人,您知道顧政後麵又放我走了嗎?”沈幸年深吸口氣,問道。

江婉一愣,然後搖頭。

沈幸年垂下眼睛,在江婉握著的那張卡上看了一會兒後,說道,“我不知道您和他父親之間的感情是什麼樣的,但我想……顧政他並不是你說的那樣。”

“他的確禁錮過我一段時間,我也恨過他,但現在……我有些理解他了,因為從小就冇有人告訴他,怎麼去愛一個人。”

“或許,他的父親真的不會表達,也對您做了一些過分的事情,但您呢?”

“您也丟下了他整整十年的時間是嗎?在這十年中,您知道他是怎麼過來的?現在,我覺得您並冇有資格去指責他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您……不可以。”

“這錢,您還是收起來吧,我也感謝您的好意,但無法接受。”

話說完,沈幸年朝她認真鞠了個躬,然後,轉身離開。

在她將休息室的門打開時,卻發現顧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門外。

此時正定定的看著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