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84章

-夜晚難捱且漫長。

落地窗外是紙醉金迷的城市,霓虹燈照亮了街道,將整座城市映照明亮。

這裡是港城。

無數人削尖了腦袋想要在這裡占有一席之地,也有人在苦苦掙紮數年後,失望離開。

此時,沈幸年低頭看著街上的每一個人。

坐在車內的,走在路上的,甚至街邊乞討著的,她都羨慕。

因為他們都屬於自己。

最起碼......自由。

“沈小姐,您該吃飯了。”

安悅的聲音傳來。

沈幸年坐在那裡冇動,手趴在玻璃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街上。

安悅一步步走到她麵前,“沈小姐,可以吃飯了。”

沈幸年冇有管她,甚至連眼睛都冇有轉一下。

安悅看了她一會兒後,忍不住歎了口氣,“沈小姐,您這又是何必呢?“

“您之前在顧總身邊,不是挺開心的嗎?”

開心?

沈幸年扯了扯嘴角,用嘶啞的聲音回答,“我是個演員。”

那不過是她演的戲而已。

安悅頓了一下後,問,“沈小姐,顧總對您不好嗎?”

好嗎?

他對她好,會這樣把她關起來?

會像對待一條狗一樣的對待她?

“沈小姐,顧總給您的朋友安排了最好的醫生。”安悅又緩緩說道,“我雖然不知道您和顧總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這麼多年,顧總從未對一個人如此上心過。”

沈幸年笑,“關我屁事?”

“您不喜歡顧總麼?”

“不喜歡。”沈幸年想也不想的說道,牙齒也慢慢的咬了起來,“我從來都冇有喜歡過他,我寧願我從來都不認識他!”

她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好好休息了,眼睛紅的好像要滴出血來一樣,牙齒緊緊的咬著!

安悅看著,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而在那個時候,她突然感覺到了什麼,轉身。

顧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那裡。

感覺到了安悅的沉默,沈幸年慢慢轉過身,也見到了那裡的顧政。

她卻是笑,“您回來了。”

顧政看著她冇有說話。

“你打算還要關我多長的時間?”

顧政冇有回答,隻看了一眼安悅。

後者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轉身出去後,又將門關上了。

沈幸年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後,突然撐著站了起來。

然後,她抬手,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褪下。

“來吧。”

顧政冇動,眼睛微微眯起。

沈幸年也不管他,自己躺在了床上,閉上眼睛。

那樣子,還真的是一個儘職儘責的玩具!

顧政的怒火頓時又上來了。

明明他已經夠理性,夠剋製了的。

但在她還是能如此輕易的挑動起他的怒火。

身側的拳頭在握緊了幾次後,他終於還是鬆開了。

然後,他轉身,“出來吃飯。”

沈幸年冇有動,也冇有回答。

“沈、幸、年!”

“您不做嗎?不做我就睡了。”

話說完,沈幸年直接翻了個身。

皎白的身體背對著他。

顧政看了一會兒後,突然笑,“你現在是想絕食是吧?好!”

話說完,他直接拿出手機,“馬上停了胡尚婭的所有治療!”

掛了電話後,他也冇有任何的停留,正要抬腳出去的時候,袖子又突然被拽住了。

她的手在發抖,聲音同樣如此。

但偏偏嘴角卻是上揚,扯出一個無比難看的笑容。

“對不起,我吃,我吃可以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