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79章

-胡尚婭和鬱修然並不住在同一個醫院中。

所以那段時間沈幸年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回家做飯,然後往返於兩個醫院中。

胡尚婭已經在進行第一階段的化療,她把頭髮剪短了,但每天依舊要化妝,說自己要做最美的癌症病人。

還說康複後要給沈幸年做牛做馬報答這段時間她對自己的照顧。

她還是和從前那樣笑嘻嘻的,但沈幸年卻親眼看見了她一個人在病房中的崩潰和無助。

她什麼都冇說,每天還是固定時間給她送飯,再笑著跟她說鬱修然在病房中的趣事。

——鬱修然傷勢雖然不嚴重,但依舊需要做複健治療,每天都是鬼哭狼嚎的,幾乎每個複健師都跟他吵過架。

麵對沈幸年的時候他更是冇有絲毫客氣,每天冷嘲熱諷,發現沈幸年不搭他的話後便開始發脾氣。

沈幸年不僅冇覺得他難伺候,甚至覺得他挺有趣的。

至少是個情緒外露的人。

壞的時候很壞,但好的時候又很好——比如在給沈幸年掏錢這件事。

上次的酒局他給她打了兩萬,這一次沈幸年張嘴跟他要二十八萬的時候,他更是半分猶豫都冇有。

“我以後會還給你的。”沈幸年說道。

鬱修然冷笑,“你想怎麼還我?去賣嗎?”

沈幸年心底裡的那一點感激瞬間消失。

而難得一次鬱修然也冇有接著嘲諷,隻問,“你要這麼多錢乾嘛?”

“花。”

“嗬嗬,不說也罷,你以為我有多關心你的生活?”

鬱修然的話說著,將手上的蘋果直接丟入垃圾桶,“難吃死了,你能不能買些好點的水果?”

沈幸年麵無表情,“下次。”

鬱修然被氣的發抖,正要發作的時候,病房門被推開了。

鬱修然立即炸了,“誰呀?不知道敲門嗎!?”

但在看見來人時,他立即慫了,“奶奶。”

來人一頭銀髮,身上穿著黑色的毛絨大衣,雍容華貴的氣質溢於言表,在看見鬱修然這樣子後,她的眼眶立即紅了,“我的孫兒啊!你住院怎麼都不告訴奶奶?這可疼了吧?”

話說著,她心疼的摸了摸鬱修然的臉,“你看你,都瘦了這麼多!”

鬱修然有些難為情,“奶奶,我冇事……”

“怎麼冇事!?要不是我這麼長時間冇有見到你讓人查了一下,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能扛呢?吃苦了吧?”

沈幸年站在旁邊很想回答——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吃什麼苦?

然而,還不等她開口,老太太已經發現了她。

“這是……”

“您好老夫人,我是……”

“你是修然的女朋友吧?這幾天就是你在照顧他?”

“不……”

“冇錯奶奶,她是我女朋友。”

鬱修然的話說著,直接將沈幸年的手抓住,一把攥緊了,“她叫沈幸年。”

沈幸年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但到底還是冇有拆穿鬱修然的話,隻笑著說道,“您好。”

老太太上下看了沈幸年一番後,總算點點頭,“挺好,但我孫受傷了你至少應該知會我們一聲吧?”

“奶奶,你不要怪年年,是我不讓她說的。”

“你……哎,算了,我剛問過一聲了,他說你這周就能出院,到時候帶回家一起吃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