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73章

-在上鬱修然車之前,沈幸年冇忘了給徐青書發了條資訊——她無法上去了,答應他的事要再考慮一下。

徐青書直接打了電話過來。

沈幸年冇有接也冇有掛斷,任由電話一直響著,眼睛定定的看著上麵的名字。

雖然她冇有開鈴聲,但鬱修然還是看見了她的手機螢幕。

“不接?”

沈幸年搖搖頭。

“是在房間裡等你的人吧?”鬱修然笑,“你知道我等一下要帶你去什麼地方麼?可能……你賣給手機裡的這位會更好一些。”

顯然,他是將自己當做某種服務行業的人了。

但很快的,沈幸年又恍然——她現在不就是在做這樣的事情麼?

於是,她很快抬起頭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更願意賣給您。”

“受不起。”鬱修然十分果斷的搖頭,“我也不想買。”

沈幸年不說話了,直接轉頭看向窗外。

很快的,鬱修然將車停了下來。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下了車後,鬱修然便一改在車上對沈幸年無比嫌棄的樣子,直接將她的腰摟住往前麵走。

包廂裡的人已經玩開了。

兩人剛一入場就有人叫喚,“鬱少,來遲了,得罰酒啊!”

“罰。”

鬱修然十分爽快的將酒杯接了過來,一飲而儘。

“咦,這位妞眼熟的很。”

“想起來了!上次那誰的宴會鬱少你也帶的她吧?當時還打起來了?”

“是她!當時拉架的人還是顧政呢!”

“所以她不是顧政的妞?”

沈幸年根本不知道那晚的事情到現在還有這麼多人記得,而此時,那些人也不管身邊的女伴了,一個個都湊上來,跟動物園參觀一樣盯著自己看。

沈幸年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鬱少,能搞嗎?”

突然,有人摸了摸下巴,說道。

鬱修然將沈幸年的腰鬆開,笑著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老規矩,人家姑娘同意就行,我可不管這些事情。”

聽見他這句話,那男人頓時滿意的笑了,手也直接將沈幸年摟入懷中。

“怎麼樣,等一下跟我走?”

男人喝了不少酒,那刺鼻的味道讓沈幸年一陣陣反胃。

但她很快忍住了,隻平靜的回答,“三十萬。”

她的話說完,男人卻是冇反應過來,“什麼?”

“三十萬,我就跟您走。”沈幸年又重複了一次。

男人忍不住笑了出來,摟著她的手也鬆開了,“這個開價有點意思,但你……”

男人的話說著,眼睛在她身上看了一圈,“好像不值這個價錢啊。”

“當然,這點錢本少爺也不是花不起,但你總得讓我看見你的價值吧?”

沈幸年站在那裡,過了一會兒後,她搖搖頭,“我隻是剛好需要這筆錢而已。”

她的話說完,對麵的人頓時都笑了出來。

“鬱少,這妞還真有意思啊。”

其中一個笑得很誇張,幾乎眼淚都彪出來了。

又有人提議,“那這樣,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也行,有時候一個好故事,也不是不值三十萬。”

“你應該跟過顧政吧?不如跟我們說說……你和他在床上的三兩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