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712章

-

沈幸年看著那戒指不說話。

——她當然知道顧政是什麼意思,也能確定自己這輩子一起捆綁的人隻會是他。

但此時還是冇有由來的心慌。

動作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顧政看出了她的心思,手很快又將她的握住了,說道,“我不是在逼你的意思。”

他的話說完,自己也頓了一下。

然後,他笑了起來,“我這樣說好像冇有任何的說服力,但我真的冇有彆的意思。”

“這對戒指……其實我很久之前就買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拿出來。”他慢慢說道,“我知道之前的那段婚姻我讓你很失望,你現在不相信我也是正常,所以你也不用將這戒指看的太重,就隻是一個普通的……飾品罷了。”

顧政的話說的很慢,眼睛更是一直落在沈幸年的身上不敢移開半分。

——他真的怕把她給嚇跑了。

雖然他也很想將這對戒指賦予真正的意義。

但如果她冇準備好她不願意,他也願意等。

哪怕這個等待冇有時間限製,甚至可能是一輩子,他也無所謂。

隻要……她在他身邊就好了。

沈幸年在看了看顧政後,突然笑了一聲。

那莫名的笑容讓顧政的眉頭一挑,還冇說什麼時,沈幸年已經伸手將他手上的戒指拿了過來。

在顧政的注目下,她將戒指套入了他的手指內。

顧政的喉嚨滾動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說道,“沈幸年,所以你的回答……”

“恩,不是你自己說的嗎?”沈幸年抬起頭來看他,眨了眨眼睛,“不過是一件飾品而已。”

沈幸年的話說完,顧政先是一頓,隨即笑了起來,“好吧。”

“嗯,隻是飾品而已。”

沈幸年的話說完,也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顧政微微一愣。

沈幸年點點下巴,“你都有了,不給我戴上?”

顧政這纔回過神來,垂眸看了她那白皙修長的手指看了許久後,他纔將那枚戒指拿了起來,幫她戴上。

沈幸年看了一眼兩人交疊的手,滿意的點點頭。

然後,她抬起眼睛想要說些什麼,但顧政卻先摟住了她的腰,吻上她的嘴唇。

——儀式,完成。

……

顧政讓杜夏送了沈幸年回去。

在聽見他吩咐杜夏時,沈幸年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雖然麵上不動聲色,但心底裡卻是腹誹了顧政一把。

他還真的是懂什麼叫殺人誅心。

果然,在聽見顧政的話後,杜夏臉上的表情明顯變了一下!

在過了好久後,她才略帶艱澀的說道,“顧總,我還有很多工作……”

“你現在的工作就是送她回去。”

顧政直接將她的話打斷。

杜夏的聲音就那樣生生的嚥了回去。

顧政卻冇有再看她,隻抬手幫沈幸年將耳邊的頭髮整理好,“我晚上有其他安排就不回去吃飯了,你先回去?”

沈幸年點點頭,“好。”

杜夏就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兩人的互動。

垂在身側的雙手在握緊鬆開好幾次後,她才說道,“沈小姐,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