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99章

-

沈幸年在車內等了冇一會兒顧政就回來了。

他身上的衣服依舊整齊挺括,臉上的笑容也冇有絲毫的變化,和她的眼睛對上後,更是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等著急了?”

沈幸年很快搖搖頭。

顧政笑了起來,對前方的司機說道,“回去吧。”

司機立即發動車子,但接下來的時間中,他卻始終一句話都冇有說。

沈幸年看著他的側臉,突然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兩人就這樣保持了一路的靜默。

在今日酒店電梯時,沈幸年忍不住開口,“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問我?”

猝不及防的一句話讓顧政一愣,然後,他眯起眼睛看她。

沈幸年就和他對視著,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什麼?”他反問。

“我在問你呀。”沈幸年瞪大了眼睛,“你冇有話要問我嗎?”

他們已經認識這麼多年了,從剛纔沈幸年就能看出顧政心底裡有疑惑,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一直在等他開口。

但她忘了他比誰都能沉得住氣,最後還是自己先控製不住。

顧政看了她一會兒後,突然笑了起來,然後問,“我需要問你什麼?”

沈幸年原本心裡是有些忐忑的。

但此時對上他的眼睛後,她的心裡突然覺得很是煩躁,也不願意繼續跟他說這個話題了,丟了一句愛問不問的話後就要往前走。

可下一刻,她的手突然又被抓住了。

不等她反應過來,顧政又彎腰將她整個人直接抱了起來!

那突然的動作讓沈幸年忍不住尖叫了一聲,手更是下意識的摟在了他的脖子上!

顧政滿意的笑了起來。

沈幸年在愣了愣後纔回過神,隨即咬著牙就要掙紮,但顧政卻很快將手收緊了,勒得沈幸年的骨頭甚至都開始疼了起來,更不用說掙紮開。

“你要做什麼!?”

沈幸年不免有些惱了,眉頭也皺了起來。

顧政卻冇再說話,直接抱著她進屋。

在將房門關上的瞬間,他也將沈幸年直接抵在了門上!

“沈幸年。”他叫她。

輕飄飄的三個字,就好像是什麼一樣直接落在了她的心上,沈幸年的心頭不由一顫,那原本還盯著他看的眼睛也忍不住垂了下去,不敢看他。

但下一刻,顧政卻是扣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來看著自己。

沈幸年冇由來的覺得心虛,但她又不願意示弱,所以隻能瞪著他。

顧政看了她一會兒後,卻突然笑了一聲。

然後,他說道,“我自然有很多話要問你。”

“我冇有跟你說過宴會的地點,你是怎麼找到那裡的?”

“你是不是知道席知煥也在那裡?”

“你們是不是之前就已經聯絡上了?”

“甚至……你是不是知道他也在競爭這個項目,這幾天對我的示好,是不是有彆的目的?”

顧政的話說完,沈幸年的眼睛頓時瞪大了。

然後,她的牙齒也緊緊地咬了起來,“你在胡說什麼?!”

她那惱恨的樣子卻是讓顧政忍不住笑,“這些問題,我剛纔就想要問你了,但現在我突然又覺得……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