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93章

-

那人顧政倒也是認識的。

——禹城某三把手的侄子,方煒。

幾年前顧政來禹城的時候兩人也算是結交過一段時間,但他的行事風格和顧政的完全不同,那時天盛正在鼎盛時期,顧政也根本不需要多看他一眼。

但現在可不同了。

作為此次項目的主導人之一,方煒有絕對的話語權,加上他叔叔在禹城的地位,這項目幾乎就是由他說了算。

更何況現在公開招標的流程已經被取消,也就是說,主辦方的心思尤為重要,可能情緒過差之間,就是這個項目最後的落歸處。

所以現在多的是人想要巴結他,但此時他卻不看任何人,直接喊了顧政的名字。

顧政微微一頓後,倒也朝他走了過去,“方先生。”

“我剛纔還在跟他們說呢。”方煒笑著說道,“顧總日理萬機,會不會已經直接離開禹城,來不及參加今晚的宴會。”

方煒的話說著,眼睛一直定定的看著顧政。

後者倒是笑了一聲,“怎麼會?我既收了請柬,自然是要來的。”

“我也是這麼跟人說的,若說從前也就算了,如今天盛的業務應該少了許多,顧總也應該清閒許多纔是,自然是有時間來的。”

方煒的這句話明顯帶了幾分諷刺。

旁邊的人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顧政倒依舊是不動聲色,甚至連笑容都冇有任何的變化,隻說道,“還是應該感謝方先生的抬舉纔是,我先敬您一杯。”

方煒年紀和顧政差不了多少,能說出口的成就其實也冇有什麼,但他自認混的圈子和顧政的根本完全不同。

就算從前的顧政,說到底也隻是一個充滿銅臭味的商人罷了,和自己根本冇有任何可以比的地方。

但偏偏外界對顧政的評價卻是極高,幾年前的見麵他也真的將姿態放的無比高,甚至當著叔叔的麪點了自己幾句,讓他幾乎下不來台。

這一點,方煒可還清楚的記得。

現在看見顧政在自己麵前伏低做小的樣子,他心裡頓時多了幾分愉悅,在看見顧政端起酒杯的時候更是直接說道,“一杯怎麼夠?”

他的話一出,旁邊的人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顧政也挑了一下眉頭,卻冇有回答,隻笑著看著方煒。

“想想我和顧總上次見麵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今日見到如此高興,肯定是要多喝幾杯的。”

方煒的話聽上去真切,但在這個場合實在是不合適。

他旁邊的人在環視了周圍一圈後,到底還是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方先生和顧總相見如故,但我們現在還在宴會上呢,還是等……”

“這有什麼?”

方煒卻不管旁邊人的話,隻看著顧政,“怎麼,顧總這是不賞臉的意思?”

說話間,方煒已經將一杯酒遞到了顧政麵前。

旁邊人的眉頭都擰了起來,附近人的目光更都是落在了他們身上。

——探究的,看好戲的。

顧政垂眸看了看那杯酒後,突然笑了起來。

然後,他抬手接過了那杯酒,一飲而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