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7章

-自從和顧政分手後,沈幸年已經闊彆這種宴會許久了。

身上的裙子還是胡尚婭給她的。

——紅色的吊帶長裙,後背裸露了一大片,屬於沈幸年之前怎麼也不會選擇的款式。

胡尚婭還給她配了對閃亮的長耳墜,誇獎她將會是今晚最亮眼的女人。

零度以下的天氣,當沈幸年穿著這身裙子站在宴會廳門口時,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如何亮眼。

相反,寒風吹的她就好像是一個傻子。

距離宴會開場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就在沈幸年不願意再搭理那個鬱大公子準備自己進去的時候,一輛藍色的超跑在門口停了下來。

門童立即上前將車門打開。

沈幸年也見到了那張無數次出現在港城花邊新聞的臉。

深色的西裝,冇有係領帶,襯衣上麵的兩顆釦子被隨意解/開,桃花眼微微向上抬起,神情慵懶。

他自然是不認識自己的。

所以沈幸年隻能自己上前,“鬱少您好,我是沈幸年。”

吹了半個小時的冷風,沈幸年不知道自己的妝容有冇有花,但聲音卻是明顯在打顫,咋一聽,還有些咬牙切齒。

鬱修然轉頭看了看她,“so?”

沈幸年深吸口氣,“是尚婭讓我來的,她身體不舒服。”

“哦……尚婭又是誰?”

沈幸年突然有些無語了。

不過很快的,他便擺手,“算了,不重要,你是我今晚的女伴是吧?剛說叫什麼名字?”

“沈幸年。”

“哦,我就叫你nancy吧。”

他似乎根本不在意沈幸年回答了什麼,話說完,手已經將沈幸年的肩膀摟住。

又很快皺起眉頭,“你身體怎麼這麼涼?”

“我在這裡等了您二十分鐘。”沈幸年咬著牙笑。

“是麼?怪不得這頭髮跟瘋婆子一樣,去,先去洗手間把自己捯飭像樣了再過來。”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入了宴會廳,在有人上來寒暄之前,鬱修然已經將沈幸年推開。

那嫌棄都直接寫在臉上了。

沈幸年反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後,這才勉強按下心底的怒火,轉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廳內開著地暖,沈幸年的身體倒是很快暖和起來。

但等她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鬱修然身邊已經多了個女人。

兩人正說著什麼,笑得十分開心。

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尷尬的僵在了原地。

這什麼情況?

她應該上去把人搶過來麼?

但萬一人家是認識的,自己上去不是更尷尬?

左右都是錯。

沈幸年扯了扯嘴角,確定笑容冇有任何問題後,這纔拿了兩杯酒上前。

“鬱少。”

她將一杯酒遞給了鬱修然。

後者瞥了她一眼後,終於將身側女人鬆開,接過了她的酒杯。

“鬱少,這位是?”

女人有些不滿的打量了沈幸年一番後,問。

鬱修然喝了口酒,漫不經心的回答,“nancy。”

“又是nancy啊?”女人立即笑了出來,“這到第幾個了?”

鬱修然打了個哈欠,“冇數過,不知道。”

女人臉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幾分,而那個時候,沈幸年突然朝她伸出手來,“你好,我不叫Nancy,我叫沈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