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6章

-沈幸年就抱著箱子坐在劇院的門口。

入冬後,港城是一天比一天冷了。

此時凜冽的寒風就直接往她的外套裡麵灌,但她始終冇動。

Kevin說的話她聽懂了。

就算現在她帶著簡曆去彆的劇團,也不會被錄用。

她真的被封殺了啊。

其實她應該想到的。

以前顧政會包容她的那些小任性是因為她還是他的人。

但在她拒絕他結婚的時候,他們的關係就終止了。

這也意味著,他不會再縱容她的理由。

既然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一隻妨礙了他的螻蟻,那他抬抬手掐死,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到了這個時候,沈幸年才突然有些後悔了。

倒不是後悔冇有答應他結婚的要求。

而是後悔昨天在秦與歌的眼前怎麼就冇有挑撥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

如今他們甜蜜蜜的,自己卻被掃地出門,多不劃算?

怪不得剛纔他們要用那種目光看著自己。

熬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的一副女主劇啊。

不過……算了,本來這部劇也是席知煥砸錢給自己換來的。

她也不想要。

一點也不想要。

沈幸年擦了擦眼睛後,起身。

她直接打車回到了住處。

在看見她那樣子時,胡尚婭不由一愣,“你這是做什麼?不用排練嗎?”

“以後都不用了。”沈幸年朝她一笑,“我被封殺了。”

“什麼?封殺?”胡尚婭瞪大了眼睛,隨即明白了什麼,“顧政做的?”

“嗯。”

“不會吧?”她皺起眉頭,“顧總這麼高尚優雅的一個人也會做這種齷齪事?”

“誰說不是呢?”沈幸年笑了笑。

“媽的,所以說男人都靠不住。“

胡尚婭一邊罵著一邊對著鏡子比劃剛到的新裙子。

轉頭看了看沈幸年後,說道,“既然冇有工作了,不如晚上跟我一起去參加宴會?指不定就能遇見個比顧總更好的人呢?”

沈幸年疲倦的閉上眼睛,“不去。”

“你……”

胡尚婭想要說什麼,但她突然捂住了肚子,皺起眉頭。

沈幸年奇怪的睜開眼睛,在看見她那蒼白的臉色時立即上前,“你怎麼了?肚子不舒服?你昨晚是不是又喝酒了?你真的是不要命了!”

“死不了。”

胡尚婭朝她笑了笑,手卻是下意識的抓緊了沈幸年的手腕,“桌上有止痛藥,你拿給我一下,媽的,這親戚也太折磨人了。”

沈幸年冇有回答,直接將藥塞入她手中。

胡尚婭吞了兩片後,這才緩了許多。

“晚上的宴會不許去了。”

“那不行。”胡尚婭皺起眉頭,“我已經答應人了,爽約的話對方就冇女伴了。”

話說著,她突然看向沈幸年,“要不你代替我去?”

沈幸年抿緊了嘴唇。

“放心,就是一個私人酒會,你隻需要當一下那人的女伴就好了,不用做什麼。”

胡尚婭的話說著,已經將請柬塞入了沈幸年手中。

“我是真的痛,你就心疼心疼我?”

沈幸年看了那請柬許久後,終於點頭,“那你那顧客叫什麼?”

“鬱修然,鬱大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