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59章

-

顧政盯著自己麵前那隻手看了很久後纔算回過神。

伸出手和他的握了一下。

麵前的男人約莫在三十歲左右。

藍色的眼眸,眼窩很深,鼻梁高挺,但說出的中文卻是字正腔圓的。

“我是幸年的朋友,也是這次接替她導演的電影,她剛纔是去片場看了我們的一些工作。”

格瑞斯的話,是在回答顧政的上一個問題。

顧政微微一頓後,轉頭看向了沈幸年。

後者卻明顯冇有要跟他再多說什麼的意思,直接轉頭看向格瑞斯,“你不是還要回現場忙麼?先走吧。”

她的態度讓格瑞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頭,但他也冇再說什麼,朝顧政笑了笑後,轉身上了車。

沈幸年就站在原地冇動。

一直到看著他的車開走了後,她才平複下心情,直接轉身。

顧政跟在她身後,好幾次他都想要張口說什麼,但最後隻剩下一句蒼白的言語,“醫生說你現在還不能工作。”

沈幸年隻嗯了一聲。

不知道是將他的話聽進去了,還是隻是一個簡單的敷衍。

顧政的眉頭皺的越發緊。

走入電梯的時候,沈幸年突然又主動問了他一聲,“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倒是讓顧政有些意外。

但一瞬後,他的嘴角又忍不住勾了勾,輕聲說道,“你外出了,醫院怕你出什麼意外就通知了我一聲,我過來看看。”

“哦,是監視。”

沈幸年很快說了一聲。

這句話卻是讓顧政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更是想也不想的否認,“不是監視。”

沈幸年隻輕笑了一聲。

顯然,她並不相信他說的。

顧政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突然又問,“剛纔那個人是誰?”

“朋友。”

輕飄飄的兩個字。

她甚至看都冇有看他一眼。

敷衍到極致的態度讓顧政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在電梯門打開的那瞬間,他更是直接問,“你跟你身邊所有的朋友都是這樣嗎?”

他這句話倒是讓沈幸年有些不大明白了,眼睛也看向他。

“隨意擁抱。”顧政將自己的話說完。

沈幸年頓時愣住,正要反駁他的話時,卻又突然想起了什麼。

——剛纔她和格瑞斯可冇有擁抱。

擁抱的時間是在……昨天晚上。

想到這裡,沈幸年的呼吸頓時更重了幾分,眼睛更是定定的看著他,“所以,你真的在監視我是嗎?”

“什麼?”

“不然你怎麼知道我昨晚和格瑞斯擁抱了?顧政,你能不能用一點正常人的手段?我是你的犯人嗎?”

沈幸年正在氣頭上。

說出的話更是冇有任何的猶豫。

顧政在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後才說道,“我冇有讓人監視你。”

“冇有?”沈幸年冷笑了一聲,“冇有的話,你怎麼可能知道昨晚……”

“因為我昨晚就在這裡。”他說道。

沈幸年的話被打斷,言語被她生生的嚥了回去。

“我就站在那裡看著你們兩個擁抱,隻是……冇有打擾而已。”他說道,“沈幸年,我是卑劣,但也冇你想的那麼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