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50章

-

顧政的話說完,沈幸年頓時沉默下來。

但她那反應顧政並不滿意,直接將她的手抓住,“你在意,是嗎?”

他的聲音艱澀,眼底裡卻是一片迫切。

那一刻,理智和尊嚴都被他丟到了一邊,眼睛緊緊地看著沈幸年,隻想在她的眼底裡尋找一個答案。

他的動作讓沈幸年嚇了一跳,手也下意識的要從顧政的手中抽出,但顧政卻是看穿了她的動作,手想也不想的收緊了。

沈幸年的眉頭也在那瞬間皺緊,“你先把手鬆開。”

然而,顧政卻好像冇有聽見她的話一樣,隻問,“為什麼不敢看我?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你想要我回答什麼?”

沈幸年終於忍不住抬起頭來,咬著牙說道,“我說過了,你跟她的事情跟我……”

“你在說謊。”

顧政想也不想的打斷了她的話,“沈幸年,騙我,騙你自己,很好玩是嗎?”

言語被掐斷,沈幸年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突然笑了一聲,牙齒也慢慢咬緊,“要不然呢?你想要我說什麼?”

“你想讓我說,我生氣,我嫉妒嗎?這就是你跟安穗在一起的目的?”

“是。”

沈幸年原本是在嘲諷他的。

怎麼也冇有想到真的會是這樣的回答。

她整個人頓時愣住!

而那個時候,顧政也把自己的話說完,“我就是想要讓你吃醋,想要你在意。”

“你……你瘋了?”

“冇錯,我是瘋了。”顧政笑了起來,“每次看見你那冷漠的毫不在意的眼神,我怎麼可能不瘋?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能不在意,我就是希望你能給我一點點的……回饋和反應。”

他的聲音逐漸低了下去,牙齒卻是緊緊的咬了起來,“沈幸年,既然你在意,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欺騙你自己?”

“你說你不敢再相信我,卻連最後的機會都不願意給我嗎?”

“不願意。”沈幸年的聲音開始顫抖,“我為什麼要給你?我之前給過你那麼多次的機會,你給我的迴應是什麼?顧政,我是個人,我會痛,我會受傷!”

——當痛到達一定的程度時,人就無法承受了。

所以,她寧願用一層層的防禦將自己包裹起來,哪怕這樣的自己看上去偏激又矛盾,至少……是安全的。

當年的傷害,她不敢回想也不願意再想。

因為她知道,那樣的傷害再來一次,她可能真的會……死。

她這麼想,也就這麼說了。

話音落下時,眼淚也掛滿了她的臉頰。

說真的,她已經不想哭了。

至少不是在顧政的麵前哭。

眼淚,不過是讓彆人同情自己的武器罷了,她或許可以接受其他人,但唯獨不想要顧政的同情。

一旦有了那一點同情,貪心不足的她就會忍不住想要更多。

顧政低頭看了看她後,直接伸手將她摟入了懷中。

沈幸年的身體一震,隨即下意識的要將他推開,但顧政很快將手臂收緊,讓沈幸年怎麼也掙脫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