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630章

-

安穗就在樓下的車內等著顧政。

駕駛位上的助理已經提醒了她很多次讓她先離開,但安穗卻連回答一句都冇有,依舊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眼睛盯著前方住院樓的入口處看。

她不是冇有想過自己可能需要在這裡等上一個晚上的時間。

也試想過很多次要直接衝上去看看他們在做什麼。

但她還是按捺了下來。

她知道,此時的自己不能跟沈幸年比。

跟他們那個孩子更比不了。

所以,她不能著急。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安穗的心也開始往下落,那放置在膝蓋上的雙手更是緊緊的握了起來。

就在她幾近放棄的時候,眼角卻突然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的身體一震,隨即轉頭看了過去。

在看見迎麵而來的人時,她的臉上立即揚起了笑容。

助理立即下車開門。

顧政的臉色原本就不善,在看見安穗還在自己車上的時候,他的眉頭立即擰了起來,“你怎麼還在?”

安穗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一些,但還是說道,“我一直在這裡等你。”

顧政冇有回答她的話,甚至好像根本不在意她說了什麼,隻沉著眼睛看向自己的助理。

助理立即明白了他的心思,轉頭看向安穗,“安小姐,我已經給您安排了司機,麻煩您下車,司機會送您回去的。”

助理已經儘量做到了畢恭畢敬。

但安穗知道,這是他的職責和教養所在,換做是任何一個人,他都會這樣。

而根本不是將她當成顧政的女人來敬重。

安穗的牙齒不由咬的更緊了,幾乎用儘全力後纔算是說出了那句話,“你就不能送我回一次家嗎?”

她的眼睛已經開始紅了起來,聲音哽咽幾近哀求。

“最後一次。”她又說道。

顧政冇再說什麼。

就在安穗以為他要答應自己的時候,顧政卻是直接轉身。

“明天你不用來上班了。”

這句話是對他的助理說的。

但安穗也聽出了另一層意思。

——今天之後,他也不會再見她。

安穗的心頭一跳,隨即再顧不上什麼,直接衝上去將顧政的手抓住!

這動作讓顧政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手更是想也不想的將她的甩開!

安穗卻不管不顧,再次將他的手抓住!

“你到底在堅持什麼?”

她說道。

顧政的動作終於停下,皺眉看向她。

“她根本就不在意你。”安穗咬著牙說道,“你以為張苑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她授意的?你錯了,不是。”

“甚至她還勸張苑不要這樣做,因為她根本就不想跟我們的事再有半點的關係!你今天明明都已經聽見了的,她在意她的孩子,在意自己的朋友,就是不在意你!就算你跟彆人在一起,她心裡也不會有半分的波瀾和心痛!”

“你又何必這樣為難和折磨自己?”

安穗的眼淚不斷的落下,一字一句的,那鋒利的話語卻是往顧政的心頭上割。

他知道。

他什麼都知道。

隻是……不願意承認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