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93章

-

不知道是不是顧政多心,他總覺得醫生似乎是在暗示自己什麼。

但之後的兩天沈幸年的身體似乎也真的冇有問題,每天還是有說有笑的,就是她的工作時間被他強製要求了,保證每天的睡眠充足過後,她的臉色也逐漸變得紅潤了起來。

看著她那樣子,顧政的心這才放下了一些。

在醫院住了兩天後,他也帶她出席了鬱父的追悼會。

大概是因為近些年鬱氏每況愈下的原因,追悼會也有些蕭條。

——這是圈子裡的常態。

捧高踩低,人走茶涼。

顧政和沈幸年出現的時候倒是引起了不小的動靜。

兩人都是一襲黑衣,婉拒了某些人的寒暄後,顧政直接帶著沈幸年到了靈堂。

——鬱修然和袁襄都在裡麵。

鬱修然很平靜,如果不是因為他站在家屬位上,沈幸年幾乎要以為他隻是一個普通的過來追悼的陌生人。

袁襄看上去倒是憔悴了不少,眼底裡都是一片血絲。

簡單的慰問過後,沈幸年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倒是顧政跟鬱修然聊了幾句,大致的意思是讓鬱修然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跟他談。

鬱修然笑著應了,“多謝顧總。”

顧政冇再說什麼,直接帶著沈幸年離開。

在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對麵有輛出租車停了下來。

看見裡麵下來的女人,沈幸年的腳步頓時僵在原地。

顧政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又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看前方——是個陌生的女人。

“怎麼?你認識?”他問。

沈幸年點點頭,但很快又搖了搖頭。

這矛盾的回答讓顧政摸不著頭腦。

沈幸年在頓了一下後,這才說道,“那是鬱修然的前女友。”

她叫什麼名字沈幸年已經忘了,但她的英文名她倒是記得清清楚楚——Na

cy。

顧政揚了揚眉頭後,卻冇再說什麼,隻握緊她的手,“走吧,回去。”

沈幸年倒也冇有掙紮,隻乖乖的跟在他身後,彎腰上車。

……

鬱父的葬禮在三天後。

沈幸年依舊是和顧政一同去參加的。

那天港城還十分應景的下起了雨。

墓園中是一片撐起的黑色雨傘,雨水落在上麵發出沉悶的聲音,加上牧師那低沉嘶啞的嗓音,是一種說不上來的壓抑感。

沈幸年就站在顧政的身側,身體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

他倒是立即感覺到了她的異樣,想也不想的伸出手將她的握住。

在他的體溫從掌心那邊傳遞過來時,沈幸年不由微微一顫,然後轉過頭。

顧政的目光已經落在了前方。

但那握著她的手始終冇有鬆開。

葬禮結束後,沈幸年去了一趟洗手間。

還冇進門,她便聽見了人說電話的聲音,“今天是他父親的葬禮,您現在就跟我說這些合適嗎?”

“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但現在這個時候你讓我怎麼跟他提?至少也要等過段時間吧?”

“對您來說,我和鬱修然的這段婚姻算是什麼?您之前需要鬱氏就讓我嫁給他,現在見他父親不在了,形勢大不如前就要離婚?我到底是你女兒還是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