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89章

-

“鬱總,剛纔您太太來了電話,詢問她是否需要送晚餐過來給您吃?”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鬱修然今天的心情不好,所以其實不僅僅是其他人,助理也並不想去觸這個黴頭,此時聲音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但鬱修然卻始終冇有回答。

那靜默的樣子讓助理的冷汗都幾乎下來了,深吸口氣,又重複著問了一聲。

“不用了。”

鬱修然說道。

助理也不敢多說,應了一聲便立即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中。

但冇過多久,鬱修然又自己出來了。

看著他步入電梯後,助理才終於重重的鬆了口氣。

……

鬱修然回到港城的家中卻發現袁襄並不在家裡。

他也冇有打電話催促她,自己洗漱過後就坐在了沙發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在牆上的時鐘指向淩晨兩點時,外麵終於有了一點動靜。

鬱修然依舊冇動,隻轉過頭看著緊閉的大門。

門口的動靜響了好一會兒後,那扇門才晃晃盪蕩被推開了。

卻不僅僅是袁襄一個人。

——是何重扶著她進來的。

袁襄明顯喝了不少,整個人都搖搖晃晃的,但在看見鬱修然的瞬間,她原本迷離的眼神倒是瞬間恢複了清明,原本鬆鬆垮垮的身體也瞬間站直了,“你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鬱修然冇有說話,看了看她後,目光又落在了旁邊的何重身上。

袁襄趕緊把何重的手扯下,“你先回去吧,謝謝你送我回來。”

“那你好好休息,明天醒了給我發資訊。”

何重也冇有說什麼,低聲吩咐了一句後便轉身離開了,整個過程他連看都冇有看鬱修然一眼。

袁襄自己撐著把門關上,又脫了鞋後,這才笑著看向鬱修然,“你要不要吃什麼東西,我給你做?”

“不用。”

“那……”

“你和何重是什麼關係?”

鬱修然的話讓袁襄的聲音戛然而止,然後皺起眉頭,“就朋友啊,我不是跟你說過的嗎?何重是我之前做記者的時候就認識的,我們……”

鬱修然將她的話打斷,“他喜歡你?”

袁襄皺起眉頭,“這都什麼?”

鬱修然笑了一聲後,肯定地說,“他喜歡你。”

袁襄不說話了。

鬱修然也沉默下來,兩人就這樣靜默的對視著。

一會兒後,袁襄突然笑了一聲,點點頭後,輕聲說道,“好,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跟他來往了,這可以嗎?”

她的話讓鬱修然的眉頭立即擰起!

袁襄卻不再管他,隻自己撐著往浴室的方向走,“時間不早了,我要洗漱,你先去休息吧。”

但下一刻,鬱修然的聲音又從身後傳來,“袁襄,你每天這樣偽裝著自己,累不累?”

袁襄的腳步頓時停在原地。

鬱修然笑,“我覺得挺累的。”

袁襄深吸口氣,轉過頭,“鬱修然,你確定嗎?”

她的話讓鬱修然臉上的表情消失,眉頭也慢慢皺了起來。

袁襄笑了起來,“既然你想我說,那我就直說了。”

“我想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