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8章

-港城酒家。

顧政到的時候,滿桌的人紛紛站了起來。

——包括沈幸年。

“顧總,您這邊請。”

“顧總能來真的是我們的榮幸啊!”

“抱歉,來晚了。”

顧政臉上是淡淡的笑容,身側的女人倒是一聲的驚呼,直接走到了沈幸年眼前,“你就是剛纔在台上的女主演吧?演的真的太好了!我都看哭了!”

女人嬌俏活潑,和以往沈幸年瞭解到的他身邊的女人完全不同。

當然了,沈幸年知道自己不配評價什麼,隻笑著端起酒杯,“您好,秦小姐,多謝誇獎。”

“不用這樣客氣,叫我與歌就好。”

秦與歌笑著說道,“當初我看到這個劇本就很喜歡,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勸我爹地投了這個,現在看來,這個決定真的相當明智了!”

“多謝您的支援,我敬您一杯。”

Kevin已經在旁邊示意了,沈幸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立即開始敬酒。

“唔,喝酒我就算了,以茶代酒可以吧?”

秦與歌笑盈盈的端起了茶杯。

她是投資方,自然不會有人說什麼,沈幸年和她碰了一下杯後,倒是十分痛快的一飲而儘。

“顧總,我們也敬你一杯。”

Kevin很快幫沈幸年的酒杯滿上,陪同她一起端起酒杯,“感謝顧總對我們話劇團的支援。”

說話間,沈幸年已經被他推著走到了顧政眼前。

那時,他的目光也終於落在了她身上。

兩個月不見,他幾乎冇有任何的變化。

西服襯衣依舊是整齊挺括,五官也依舊俊美無隅,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到好處,看向她的目光,陌生而剋製。

沈幸年也冇有多看。

在他身上停留了兩秒後,她便笑著自我介紹,“您好顧總,我是沈幸年,感謝您的支援,我敬您。”

端起的酒杯就停在半空中等著男人的迴應。

其實在這之前,沈幸年也曾經想過他們再見麵時會是怎樣的一副場景。

畢竟港城就這麼大。

她也想過離開這裡,但到底還是留下了。

是捨不得這個城市,還是捨不得這城市裡的誰,沈幸年自己也不知道。

但她知道,此時她的心臟那股鈍痛的感覺又回來了。

不是心臟病,而是心理導致的生理疼痛。

甚至連視線都彷彿有些模糊了。

那端著酒杯的手也微微顫抖了起來。

好在,在她失態之前,男人已經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沈小姐客氣了。”

沈幸年笑。

然後仰頭,一飲而儘。

酒局依舊在繼續。

飯桌上除了顧政秦與歌和他們話劇團的人外,還有凱進投資組的那群人。

酒過三巡後,他們也逐漸放開,沈幸年的酒杯基本就冇有空過。

Kevin幫她擋了兩杯,但他酒量比她還要差,最後沈幸年便自己一一招架下來。

顧政隻是一個陪同的,秦與歌是凱進的小公主,自然不需要迎合這樣的酒桌文化,於是在那些人提議玩第二場的時候,她便提出了先走。

顧政跟著起身,“我送你。”

“好呀。”女人笑著看向他,手挽住他的手臂後,笑盈盈的看向那邊的同事,“張經理,那你們慢慢玩,我們先走了。”

張經理立即起身,“顧總您慢走。”

顧政朝他微微點頭,目光連側過來一分都冇有,直接攬著女人離開。

沈幸年也冇有看他,隻笑,“張經理,我再敬您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