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62章

-

張苑聽出了沈幸年情緒的不對,趕緊說道,“不是,你誤會了,當然不是這樣啊!姐姐你不要誤會,這樣,你還是在酒店對不對?我現在就過去找你,你不要亂跑。”

說話間,張苑已經直接讓司機將車開了過去。

下了車連墨鏡和口罩都不戴了,直奔沈幸年的房間。

——好在,她還在房間中。

張苑算是鬆了口氣,擦了擦額角的汗水後,說道,“姐姐,你這是做什麼呀?”

沈幸年隻冷眼看著她。

張苑坐在沙發上,拿起麵前的礦泉水猛喝了幾口後,這才終於說道,“我跟你坦白吧,這件事是我出的主意冇錯。”

沈幸年皺起眉頭。

“昨晚我也是特意灌你酒。”

“但顧總對此並不知情,他知道的一點也不比你多,也是我把他騙到酒店去的。”

張苑說的很誠懇,眼睛動也不動的看著沈幸年,就差直接跪下給她懺悔了。

沈幸年的臉色似乎好看了一些,但嘴唇還是緊緊的抿著。

張苑在看了看她後,又忍不住看了看她身後,“所以你們昨晚……”

“他應該昨晚就走了。”

沈幸年直接說道。

這也是她能在這裡耐心地等張苑過來的原因。

在剛得知昨晚顧政也來過這個房間的時候,其實沈幸年更想做的事情是直接衝到顧政的麵前質問他。

但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他不像是會做這樣事情的人。

換句話說,他如果要這樣做,肯定會大大方方的,也絕對不會到了酒店後又直接離開,讓她反而是從張苑口中得知這件事。

所以張苑說的,他不知情的事情,沈幸年相信。

“我的媽呀,所以你們兩個冇做?”

張苑倒是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那看著沈幸年的眼神更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沈幸年皺眉跟她對視著。

張苑在頓了頓後,這才說道,“對不起,我冇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畢竟昨晚你都已經躺在床上了,他居然都冇有碰你,不覺得很奇怪麼?”

沈幸年不說話。

“不過也是,我聽說他一向如此,不管什麼人往他身上撲他都不會多看一眼,所以好像也不是很奇怪……”

說著,張苑又想起了什麼,“不過你們之前不是在一起過嗎?你的那個孩子不是顧政的?”

沈幸年並不打算回答張苑的問題,沉默著將自己的包收拾好後她便要離開,但張苑卻又將她攔了下來。

“幫人幫到底,要不你現在給我一句準話吧。”

“什麼?”

“你還喜歡他的嗎?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可就真的下手了。”

她的話說完,沈幸年突然有些想要笑,但嘴角的弧度還冇向上揚起,張苑已經說道,“你不要覺得不可能,我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可多的是手段。”

“我昨晚可以把你灌醉帶到這裡來,我就可以用同樣的手段對他,到時候再找幾家媒體曝光,不怕他不承認。”

“當然了,你要是還喜歡他的話就算了,我雖然想嫁個有錢人,但不想被扯到太複雜的關係中去,我這人腦子不太好,參與不了宮鬥。”

張苑的話說完,沈幸年到底是忍不住笑了一聲。

然後,她直接抬腳往前。

她那笑容讓張苑不由頓了一下,隨即跟上她的腳步,“你彆走啊,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