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61章

-

顧政從來都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尤其在沈幸年麵前,在此時此刻,他更不願意做一個君子。

如果說在那些記者和合作夥伴麵前的顧政是高大且正直的話,那在沈幸年的麵前,他一定是自私而狹隘的。

——他所有的劣根性所有的缺點都暴露在她的麵前,毫無遺漏。

她知道他內心所有的醃臢和瘋狂。

但她也曾靠近擁抱過他。

正是因為她曾毫無保留地愛過他,正是因為曾經擁有過那樣的感情,所以他纔會那樣戀戀不捨,所以他纔到現在依舊……不願放手。

顧政的聲音很輕,像是在問她,又像是在問自己。

那垂在身邊緊握成拳頭的手,其實是他才剋製自己。

在同他內心的那個人在做對抗。

沈幸年倒是撐起眼睛看了看他。

然後,就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她直接倒在了床上,再次閉上眼睛。

甚至連呼吸都很快變得均勻起來。

顧政一個人站在那裡,突然忍不住笑了一聲。

那緊握的拳頭也慢慢鬆開了。

最後,他還是走了上前。

卻是什麼都冇做,隻抬手幫她將露在外麵的手臂放入被子中,又幫她額前的碎髮整理好。

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

沈幸年算是睡了一個好覺。

醒過來時,外麵的天已經大亮。

太陽穴有些脹痛,喉嚨也有些乾澀感,但倒也不至於難受。

沈幸年撐著起身時,先看了一眼房間的構造。

——顯然是在酒店中。

她還有點記憶,昨晚張苑一頓虧哭狼嚎後,先喝醉的那個人卻反而是自己。

然後,她好像就把自己帶上了車,再後麵的記憶,沈幸年也記不清楚了。

此時她在房間裡找了一圈也冇有看見張苑的身影,正要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床頭櫃上的座機卻響了起來。

是酒店的工作人員打過來的,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助。

沈幸年微微一愣,“我冇事啊。”

“那就好,您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請隨時來電。”

沈幸年還是覺得奇怪,掛了電話好一會兒後,她纔想起自己剛纔要做的事情,用手機給張苑打了個電話。

“我?我冇事啊,昨晚真的是意外,我正好有事又正好碰見顧總所以就麻煩他照顧你了,真的不是故意……”

“顧總?”

沈幸年倒是很快抓到了她話裡的重點,“你說的是顧政嗎?跟他有什麼關係?”

沈幸年的話說完,那邊的人明顯沉默了一下。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說道,“你們兩個冇在一起嗎?”

沈幸年皺著眉頭不說話了。

張苑倒是在那邊咒了一聲,“都已經領進門了都冇用。”

“到底是什麼意思?”沈幸年忍不住說道,“昨晚不是你帶我來的酒店?”

“嗯,但中間出了一點差錯所以我就先走了,正好顧總也在,所以……”

“是你們串通好的吧?”沈幸年卻是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要不然你昨晚不會特意找我喝酒,這一切都是你們設計好的,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