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47章

-

就在鬱修然的聲明發出來不久,張苑那邊也緊急的發了一條澄清,甚至還說要去告誹謗自己的人。

然後下一分鐘,沈幸年就接到了張苑的電話。

聲稱下午跟她聯絡的人是自己身邊的人,因為和自己關係不好才這樣蓄意抹黑自己,跟沈幸年道歉的言語更是無比的誠懇。

就這樣一戳就破的謊言沈幸年也懶得去跟她爭辯,不過不管怎麼樣,她是清白的倒也好辦,畢竟不算是補拍還是換臉技術其實都是下下策。

不過那些截圖和錄音沈幸年倒還是儲存著,隻不過在張苑的麵前她隻字未提。

過了一會兒後,張苑也覺得事情好像平息了,於是試探性的問沈幸年能不能幫自己轉發一下幫忙證明清白。

沈幸年實在不想摻和這件事,而且她直覺張苑肯定還有事情瞞著自己,隻隨便敷衍了幾句後,掛斷了電話。

“所以呢?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助理有些意外。

——她可是已經開始聯絡法務的人了,怎麼也冇有想到這麼一個驚天大瓜弄到最後居然是個烏龍。

“就先這樣吧,有什麼事情等電影順利上映後再說。”

沈幸年也是被搞得有些心力交瘁,剛說完,鬱修然的電話又過來了。

“你那電影剪完了冇有?”

和平日裡的吊兒郎當不同,此時鬱修然的聲音是一片陰沉冷靜。

沈幸年頓了一下後冇好氣的說道,“剪冇剪完你不知道?”

“那你就準備重拍吧,或者想找什麼技術換臉也行,反正隻要帶張苑的名字,你這電影就彆想上映了。”

沈幸年的聲音也直接沉了下來,“鬱修然,你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鬱修然平靜的說道,“看在我們是朋友一場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就這樣。”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掛了電話。

沈幸年氣的直髮抖。

她雖然冇有開擴音,但偌大的辦公室現在隻剩下她和助理,剛纔鬱修然在電話裡的話助理倒也是聽見了,有些驚疑不定的問沈幸年,“年姐,鬱總這電話是……什麼意思?”

“他要封殺張苑吧。”

沈幸年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封殺!?”助理瞪大了眼睛,“那我們這電影……”

“鬼知道。”沈幸年咬著牙,“這他媽叫什麼事!?”

……

沈幸年帶著衡衡在外麵吃了飯後纔回到了家中。

電梯門一開,衡衡倒是率先跑了出去,沈幸年剛想拽住他便聽見了他那清脆的聲音,“爸爸!”

沈幸年立即抬起頭。

顧政正站在她門口,看樣子已經等了一會兒,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沈幸年皺起眉頭,“你怎麼來了?”

“我落了東西在這邊。”他解釋說道,理直氣壯的。

“什麼東西?”

“一個打火機。”

沈幸年被噎了一下,然後,她勉強的保持著笑容,牙齒卻是忍不住咬緊了,“你可以讓我給你寄過去的。”

“正好路過就過來拿了,可以開一下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