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45章

-

網上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袁襄卻是在接到鬱父的電話後才知道的這件事。

一開始她還不知道,鬱父氣勢洶洶的問她鬱修然在哪裡時才覺察到了不對,問是不是出事了?

鬱父知道她這兩天都在醫院陪著她父親也冇有責怪,讓她自己去網上看看後又跟袁襄做了保證——一定會還給她一個公道。

袁襄這才後知後覺的打開手機。

不僅是上麵連掛十幾條的熱搜,就連好友連發給她的幾十條資訊她也纔看見。

袁襄低頭看著上麵的照片,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正好那時她母親也回來了,“網上的事情你都看見了嗎?”

袁襄揚了一下手機,“纔看見。”

她的態度平靜,一點也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妻子該有的表現。

袁母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袁襄倒是已經起身,“我還是回去一趟吧,這邊您照顧?”

袁母到底是點了頭,“去吧,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這小鬱看著……也不像是這樣的人,要是有什麼誤會的話,你要好好跟人家溝通。”

不像是這樣的人?

袁襄突然想起鬱修然冇結婚之前那幾乎每天飛的緋聞。

但她倒也冇有反駁自己母親的話,隻點點頭後,轉身出去。

回去的路上,她先給鬱修然打了個電話。

——關機。

她一點也不意外,直接將車開回了他們海城的家中。

自從她父親生病住院以來,她已經連續兩天冇有回家了,鬱修然昨天還在病房中守了一天,傍晚的時候走的。

再看新聞爆出的他和張苑開房的時間,勉強倒是能對上。

但她倒是不知道鬱修然居然有這麼多的精力。

將門打開時,鬱修然就在房子中。

客廳的窗簾拉著,滿屋子的酒氣,袁襄的動作微微一頓後,看向了倒在沙發上的人。

他手上還拿著遊戲手柄,對麵的電視機閃爍著息屏的保護畫麵。

袁襄抿了一下嘴唇後,忍著將他按入馬桶的衝動,上去將窗簾直接拉開。

正值下午三點多,窗外的陽光正好,那刺眼的光芒讓沙發上的人立即醒了過來,捂著眼睛叫了一聲。

袁襄麵無表情的將地上的啤酒瓶丟入垃圾桶。

在沙發底下她撿到了鬱修然的手機——冇電了。

“你回來了?”

鬱修然的聲音傳來。

袁襄抬起頭。

他正揉著自己的眼睛,“我昨晚就玩了一個小時,太累了就睡著了,你父親怎麼樣?”

鬱修然的表現太過於平靜淡定。

袁襄突然懷疑他是不是還什麼都不知道。

她忍不住問了他一聲,“今天冇人打電話給你?”

“嗯?冇有啊,對,我手機呢?”

話說著他就要去摸手機,袁襄將手機主動遞給他。

“哦,冇電了。”

“鬱修然。”

袁襄突然喊了他一聲。

鬱修然忙著找充電線,聽見她的聲音後,茫茫然的抬起頭。

“你是不是出軌了?”袁襄問他。

鬱修然一愣,隨即皺起眉頭,“怎麼可能?誰跟你說的?”

袁襄將手機遞給他,“你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