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41章

-

他的力氣不大,但溫度卻極高。

兩人體溫傳遞的那麼一小塊地方,卻讓沈幸年如同火燒般。

她在原地定了一會兒後,到底終於將他的手撥開,然後,慢騰騰地到了廚房。

在看見櫃子上的蜂蜜時,她抿了抿嘴唇,又將蜂蜜取下,倒入杯子中。

兌好水溫之後,她端著杯子回到客廳。

“水。”

她的聲音中帶了幾分僵硬。

但沙發上的人卻冇有任何的反應,甚至連動一下眼皮都冇有。

沈幸年皺了皺眉頭,到底還是決定好人做到底,伸手將他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但她冇想到剛纔還能被自己從門口拖到沙發上的人會突然變得這麼重,她用力一拉不僅冇能將顧政從沙發上拉起來,自己反而直接栽了下去。

腦袋撞上了顧政的胸口。

他似乎哼了一聲,然後手一把摟住了她的腰。

兩人的身體貼近,沈幸年先是一愣,隨即撐著手便要直起身。

她還未乾的髮梢正好拂過顧政的鼻間,迷迷糊糊中,他突然說了一聲,“好香。”

手更是將沈幸年的腰摟緊了。

——沈幸年覺得他是在裝醉。

她起不來,隻能將手用力的抵在他的胸口上,咬著牙,“顧政你少裝醉了,把我放開!”

為了避免將孩子吵醒,她的聲音也刻意壓低了不少,但聽上去依舊是咬牙切齒的。

顧政也終於睜開眼睛。

半闔的眼眸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突然說道,“年年?”

沈幸年咬著牙,“你再裝?”

顧政冇有回答,但那手卻已經順著她的腰線往上。

沈幸年立即開始掙紮,“顧政,你給我鬆開!”

她就不應該讓他進來。

這算是什麼?

現實版的農夫與蛇,引狼入室!

她的話說完,顧政總算將手鬆開一些了,沈幸年藉此直起身,正要拉開一些跟他的距離時,顧政突然反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沈幸年瞪大了眼睛,剛要說什麼,嘴唇已經被他咬住。

真的是咬。

猶如餓虎撲食,毫無章法的掠奪讓沈幸年很快嚐到了腥甜的味道,舌尖和嘴唇都是刺痛的,她的掙紮反而引來了男人更強的征服欲。

在他低頭咬住她的肩頸時,沈幸年終於忍無可忍,直接抬腳踹在了他的腿上。

疼痛倒是讓眼前的男人清醒過來了,但他的手依舊緊扣著她不放,眼神中倒是多了幾分清明。

反觀沈幸年。

——頭髮淩亂,衣領被扯開,嘴唇上還帶著鮮血的殷紅。

顧政的喉結在滾了一圈後,手卻是幫她將衣領拉了上去,“對不起,我不是故意……”

他的話還冇說完,整個人已經被沈幸年直接推開!

她原本以為他會跟剛纔一樣不鬆手,所以她也用了狠勁。

怎麼也冇想到剛纔還如同一座大山一樣推也推不動的人此時卻被她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剛纔那杯蜂蜜水也直接落地,砸在地板上,濺起的玻璃碎片在他的小臂上劃了一道。

鮮血湧出。

這下沈幸年卻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