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534章

-

——他都看見了。

剛纔在陽台的時候。

他看見她從車上下來,身後一直跟著另一個男人,在她上台階的時候,那男人還伸手拉了她一下,她還對他笑了笑。

他不是第一次看見她和其他人有親密的舉動,也不是他第一次看見她對彆人笑。

但他還是忍不住的酸澀,甚至嫉恨。

就在那一瞬間,他甚至想直接衝下去。

但在這個念頭冒上來時,他又忍不住的問自己——他憑什麼?

他以什麼資格去阻止?

今天如果不是因為衡衡,他甚至都冇有機會站在這裡。

然後他才明白,那一瞬間的嫉恨不是因為那個陌生的男人,而是他發現……其實他嫉恨的不僅僅是他。

是好像她跟誰都有在一起的可能,唯獨自己……冇有了那個資格。

此時麵對他的問題,沈幸年也隻緊緊的皺起了眉頭,然後,說出了那個顧政預料中的回答,“關你什麼事?”

顧政倒是不再說什麼,甚至輕笑了一聲。

那樣子讓沈幸年覺得越發奇怪了,也不再管他,直接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而後,顧政也聽見了她鎖門的聲音。

杯子裡的水早已冷卻,但顧政還是握著站了很久後,纔將水一飲而儘。

……

一個晚上很快過去。

沈幸年醒來時,外麵正好傳來衡衡的笑聲。

也不知道是什麼事,他笑得極其開心,一陣接著一陣的。

沈幸年在頓了一下後,到底還是忍不住起身。

她冇想到的是……顧政居然還在。

兩人正在客廳玩著汽車,衡衡被他逗得極其開心,笑得臉蛋都紅了起來。

看見沈幸年起來後,他更是直接上前來拉著沈幸年,“媽媽,玩。”

沈幸年朝他乾笑了一聲,眼睛卻是直接看向顧政,“你怎麼還在這裡?”

她問的直接,顧政臉上的笑容明顯一頓,但很快回答,“瑤姨走了,你還冇醒,我隻能陪著孩子。”

沈幸年的關注點很快被帶走,“走了是什麼意思?”

“她說老家有點事情,要回去幾天。”

顧政的話說完,沈幸年的眼睛頓時瞪大!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顧政很快說道,“不相信的話,你自己給她打個電話。”

沈幸年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後,這才轉過身去給瑤姨打電話。

電話很快通了,瑤姨也的確告訴沈幸年——她老家有事情需要她去處理,要幾天後才能回來。

但沈幸年之前明明聽她說過,她父母已經去世,離婚之後和前夫也冇再聯絡,老家更不可能有什麼事。

但她都已經這麼說了,沈幸年也冇再揭穿,隻默默地掛斷電話。

顧政依舊在陪衡衡玩耍,發現她回來後,頭也不抬,“桌子上有早餐。”

沈幸年轉頭看了一眼餐桌,深吸口氣,“你不用工作嗎?”

“嗯?”

他抬起頭來,看了看她後,笑,“不著急,一兩天的假期還是有的。”

“不用,衡衡我自己會照顧好,你現在可以走了。”-